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94章 她想忘的,别人记得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宋喜回到房间,动作轻缓的掀开被子,又小心翼翼的平躺上去,腰疼又犯了,整个后背像是被人上了钢钉一样僵直着。

    盖上被子,她双手平和的叠放在肚子上,闭上眼,眼前尽是乔治笙的脸,他冷漠的对她说,我怕你死我家门口,他阴沉着脸对她说,出去。

    不晓得是不是久病成医,她竟然没有预料中的那般难过,也没有想要躲起来哭的冲动,只是睡不着,疲惫到极致,可怎么样都睡不着。

    归根到底,终究还是往心里去了吧。

    睁眼到天亮,宋喜眯了一会儿,再醒已是上午九点多,今天她放假,不用去上班,一般人早就开心坏了,可她却觉着这一天特别的漫长,长到她不知道怎么去度过。

    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起来,宋喜试着动了动腰,不行,再这么下去,她明天也没办法正常工作。

    用shou ji叫了辆车,宋喜慢悠悠的洗漱穿衣,等到都收拾好下楼,司机给她打dian hua,说是已经到了。

    她没有把位置定在别墅正门口,而是定在小区门口,看到shou ji上显示的车牌号,宋喜迈步走过去,打开后车门,因为不敢弯腰,她坐进去的动作看起来无比的吃力,司机扭头看着她,试探性的问道:“哪儿不舒服吗?”

    宋喜好不容易坐进车里,轻蹙着眉头关shang men,嘴上回着:“腰疼。”

    司机道:“我看着不像怀孕嘛,你这么瘦。”

    宋喜勉强挤了几分笑容出来,“师傅,去回春堂。”

    “好嘞。”司机开车往市区方向走,路上跟宋喜闲聊,问及她的职业,马上又感慨道:“你这就是职业病,像我们这行,都是腰和脊椎不好。”

    宋喜跟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间倒也过得快。

    待车子停在路边,司机转头问:“需不需要帮忙?”

    宋喜回道:“谢谢,不用了。”

    从车里出来,宋喜关上车门,腰疼到她必须单手撑着,这样才能舒服一点儿,但这动作又会让人误会她怀了。

    回春堂就在正前方,宋喜迈步往前走的时候,忽然想到韩春萌以前闹过的一个笑话,当时她们才十**岁,有一次韩春萌去挤公交,竟然好几个人同时给她让座,她还以为自己貌美如花人品**炸,结果人家是误以为她怀胎五月,辛苦持家。

    韩春萌回来后跟宋喜叨咕,宋喜差点儿没笑死,问韩春萌当时是怎么说的,韩春萌想都不想的回道:“人家都给我让座了,我能不坐嘛,我要是解释说没怀孕,岂不是更尴尬?”

    宋喜因为这事儿笑了好多年,顾东旭知道之后,瞥眼嘲讽,“那帮人也是瞎,没看见你背着书包吗?”

    韩春萌心态好,当即回道:“没准儿以为我怀的是二胎,去学校给老大送书包呢。”

    顾东旭来气,说韩春萌想得美,别说二胎,她能不能嫁的出去还是一回事儿。

    思及过往,宋喜忍不住眼带笑意,走到回春堂大门口,门内的店员马上帮她开门,笑着说欢迎观临。

    宋喜微笑颔首,径直走向前台。

    她是这儿的老熟客了,在这家店还是个巷子里的小门面时,她就在光顾,一转眼也有小五年了,前台中的女老板看见宋喜,马上笑着打招呼,“大mei nu来了?”

    宋喜笑着回应,“今天放假,正好过来。”

    女老板看她扶着后腰,神色稍变,“怎么了?腰又疼了?”

    宋喜点头,“嗯,昨晚不小心抻了一下,睡前还没事儿,中途起来就不行了。”

    女老板道:“那我给你找个老师傅,让她帮你好好按一按。”

    两人正在这边说话,大门外又进来两个人,一个是年纪很大的老人,一个是十来岁的男孩子。

    男孩子进门就朝着前台喊:“妈,我同学打dian hua叫我出去,姥爷一个人在家我惦记,让他在这边待会儿。”

    宋喜一转头,看见熟悉的老人,唇角不自觉的勾起来。

    老人也看到宋喜,直直的盯着她,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宋喜迈步上前,笑着叫道:“爷爷,我是宋喜啊,您还记得我吗?”

    老爷子神情有些迷茫,女老板从旁补道:“爸,宋喜,以前在胡同那边的时候,她总来,你还老拉着人家下象棋,人家过年还给咱们送过大鱼头,你说那鱼头炖豆腐汤最好喝。”

    老爷子似是在努力回忆,但一时间也没说什么,女老板看向宋喜,小声道:“我爸去年得了脑血栓,出院后很多事儿都记不清楚了,估计是看你眼熟,但是想不起来。”

    宋喜心底正难过,忽然间老爷子抬起手,颤巍巍的指着宋喜道:“小喜小喜。”

    女老板马上笑说:“对,你还记着小喜呢?”

    老爷子笑的很纯真,一个劲儿的重复宋喜的小名,然后说:“我记得,她以前跟她男朋友总来咱们家,她男朋友叫沈沈”

    宋喜脸上的笑容僵着,眼底也飞快的滑过一抹受伤,不过很快便恢复正常,微笑着道:“我看爷爷记性挺好的,都记着呢。”

    女老板近几年都没看宋喜跟沈兆易一起来过,猜也猜得到是分手了,不能说老爷子说什么,唯有岔开话题道:“我爸就对你印象最深,没事儿还在家叨咕呢,说小喜来没来,怎么最近不常来。”

    宋喜脸上始终带着柔和的笑容,看着老爷子说:“爷爷,因为您现在不常来,所以我都不常来了啊,改天您备好象棋,我再跟您杀几盘。”

    老爷子一直在笑,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特别开心。

    女老板不好耽搁宋喜太久,聊了几句之后,就叫人带她上楼。

    宋喜转过身,迈步往楼上走,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殆尽。

    沈兆易原来他不仅固执的活在她的记忆里,他还强势留在那些过去的老人儿心里,如果她也能得一场失忆症该多好,记得住的就记住,记不住的就忘掉,想的起来就拎出来想想,想不起来就彻底忘记一个人。

    她总说,人嘛,最重要的就是要脸,凡事儿弄不清楚该怎么做的时候,首先想想,这么做会不会丢脸,如要会,那这事儿十有**是错的,一件好事儿,又怎么会丢脸呢?

    可她嘴上信誓旦旦的说要忘掉那个人,心里却从未忘记过,她都不如老爷子来的诚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