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92章 怕你死我家门口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唇上某处火辣辣的,但是鲜血溢出,风一吹,又是丝丝的凉,这种矛盾的感觉一如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他对宋喜不知是该冷还是该骂。

    宋喜每天上手术台,哪天不见血心里都觉着少了点儿什么,她真的不怕血,可却是第一次,这样心惊,只因为这些刺目的鲜红是从乔治笙嘴上流出来的。

    两人目光相对,乔治笙虽然一言未发,但宋喜看出他强忍怒气的模样,回过神来,她赶紧跨步上前,从包里翻出纸巾递给他,“对不起”

    乔治笙不接,只冷眼看着她,沉声道:“不是不用我管吗?”

    宋喜眼神躲闪,面上红一阵白一阵,捏着纸巾的手指略微一紧,脑子一片空白。

    乔治笙见状,拉着脸抽过她手中的纸巾,垫在下唇上。

    宋喜看他终于接了,这才重新抬起头。

    他把纸巾拿开,白色的纸上一片鲜红,可唇上也马上溢出新的鲜血。

    眉头一蹙,乔治笙没说话,宋喜赶忙道:“先进屋吧,里面有药箱,我帮你上点儿药。”

    乔治笙转身往大门口走,宋喜忐忑的跟在他身后。

    他没问她为什么爬树,开了门,径自往里走。

    宋喜进门换鞋之后,马上快步走进储物间,不多时,手中拎着药箱出来。

    乔治笙坐在客厅沙发上,纸巾已经换了好几张,擦完就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宋喜说:“你别擦了,我先帮你看看伤口。”

    乔治笙没看她,冷淡的语气道:“不用。”

    宋喜说:“是我把你撞伤的。”言外之意就是她理应善后。

    乔治笙火气很大,抬头瞥了她一眼,“赔钱吗?”

    宋喜对上乔治笙的视线,很快又垂下眼皮,一言不发的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碘酒和棉签。

    乔治笙坐着,宋喜站在他面前,他应该让她走开的,可他却赌气,不想跟她讲话,故而什么都没说。

    这也是宋喜第一次距离他这么近,长时间的。

    她拿着棉签轻轻地擦拭他下唇处的殷红,血被棉签吸走,马上又汩汩的涌出来,她眼底透露着担忧和自责,看样子破口不浅,都是因为她。

    由一根棉签变成两根棉签,宋喜轻轻擦拭,出声问:“这样疼吗?”

    乔治笙一抬手拿起桌上烟盒,烟都已经抽出来,想起嘴坏了,抽不了,眉头一蹙,他把烟盒丢在桌上,随意哼了一声。

    宋喜看他焦躁,内心更加忐忑不安,手上动作加快,动作却更轻了。

    换了十几根棉签才勉强把血给止住,宋喜认真看了眼他下唇处的伤口,唇缝正中间破了一道口,竖着的,很深,当时她下巴都撞疼了,更何况他都是肉的嘴唇。

    用新棉签蘸了碘酒,宋喜轻声说:“会有些疼,你忍一下。”

    棉签触到他柔软的唇瓣,确是钻心一样的疼,但对乔治笙而言,小意思,不是不能忍,他只是忽然间闻到宋喜身上的酒味儿连着几晚半夜三更回来,穿男人外套,喝酒。

    脸往旁边一侧,乔治笙眉头轻蹙,眼底尽是不耐。

    宋喜吓了一跳,“疼了吗?”

    乔治笙道:“你说呢?”

    宋喜小声回道:“我轻点儿。”

    她拿着棉签往他唇边凑,乔治笙没有再躲,这回她手上动作较之前还要更轻,她是医生,做的也是细致的活儿,可是像这么小心翼翼的伺候人,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乔治笙也觉察出她的小心,甚至是屏气凝神,内心的一股邪火慢慢降下,他周身的戾气也消散不少。

    上完药,宋喜转身收拾东西,嘴上说着:“好了,你休息一晚,尽量别沾水,明天起来会结痂,过两天就没事儿了。”

    乔治笙忽然道:“备用钥匙在门口地毯下面。”

    宋喜盖上药箱,转头哦了一声,心里暖暖的,“谢谢,知道了。”

    她刚想顺势跟他聊几句,毕竟借了他的光,她才能在生日当天陪宋元青一个半小时,没有比这更好的生日礼物了,于情于理,她都要当面说声感谢。

    可是话还未等出口,乔治笙又冷声说了句:“你怎么样不要紧,别死在我家门口。”

    宋喜瞬间如鲠在喉,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像是被人定住了,视线还在他脸上。

    乔治笙特别讨厌看见她这副模样,因为他心里会堵得慌,不愿再看,他起身迈步往楼上走,宋喜缓缓垂下视线,过了几秒,平静的拎着药箱走向储物间。

    乔治笙回到房间,单手解开衬衫扣子,脱掉上衣后,他又开始脱裤子,浑身燥的不行,心烦意乱,等进了浴室,无意间一抬头,瞥见镜子中的自己。

    下唇肿了,中间一道深颜色的伤口,因为上了药,周边略微有些泛黄,脑海中不可抑制的浮现出她站在他身前,微微弯腰帮他上药的画面。

    因为离得近,他能清楚闻到她身上的酒味儿,混杂着一股香气,不晓得是香水还是沐浴液,当时他就很想抽根烟来转移注意力,可偏偏伤的是嘴。

    最近几次三番看到她的窘态,有时候不是故意的,有时候是故意的,比如刚刚,他明明可以不用那样讲话,可他还是说了,为什么因为看她不爽,白天在游戏城碰面,她竟然一声不吭,跟所有人打招呼,偏偏不理他。

    晚上回来的时候,她又作死的自己爬上树,如果他没有这么巧回来呢?如果他当时没有转身呢?如果转身却没有抱住呢?

    越想越气,气不能憋着,他总要撒出去,所以看到她明显的难堪,他心里靠,不痛快!

    乔治笙像是着了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干嘛,就是生气,就是不爽,没骂她的时候心里窝火,骂完了心里更窝火。

    打开花洒,他洗了个澡,尤其扬起脸,让密集的水珠冲刷唇上的伤口,伤口隐隐作痛,他受虐一般的觉着心里舒坦了不少。

    宋喜迷迷糊糊刚睡着,shou ji忽然响了,她疲惫的眯着眼睛,伸手拿起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着一个s的字样。

    晃了三秒,她想起他是谁,划开接通键,放在耳边,“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