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91章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宋喜急了也能上树!

    三米多高的树干,宋喜愣是自己爬上去了,骑在树杈上,她对着路灯照自己发红的掌心,眼泪汪汪,还要在心中给自己打气,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这五**多的啤酒,因为运动发热全都上了头,宋喜扶着面前树杈,身上一阵阵的发烫,脑子也一阵阵的眩晕,就像是困极了,她只要一闭眼,三秒不到就能睡过去。

    “啪啪啪!”宋喜毫不留情的抬手拍了三下脑门,疼痛让她清醒了不少,她瞪了瞪眼睛,小心翼翼的想要从骑着变成站着。

    其实爬树并不可怕,因为看不到脚下,最可怕的就是现在,她看着下面的草坪都眼晕,本就离地三米多高,她若是再站起来,整整达到二层窗台的高度。

    乔治笙被人开车送回家,今天他手气很背,一整晚都没开胡,还连着给常景乐点了四把炮,阮博衍都笑他,再这么心不在焉的,小心诈和。

    乔治笙的心思的确不在麻将上面,莫名的有些焦躁,他也不知在烦什么,强撑着打到这个点儿,他实在是坐不住了,叫元宝替他,自己先回家。

    开车的司机自然不敢随意跟他搭话,一路无言,车子开回到翠城山。乔治笙下车往院子里面走,他是特别机警的人,就连睡觉时都会因为一点儿动静被吵醒,更何况是院子里面有个大活人。

    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下来,然后侧头往右看。

    院子右侧有一颗树,挺高,却并不粗壮,此时树干分叉处正颤颤巍巍的站着一抹纤细身影,乔治笙忍不住眉头轻蹙,还以为自己恍惚了,可是定睛一瞧,不是宋喜还有谁?

    宋喜已经在树上待了四十分钟,上下不得,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费了多大的劲儿才站起来。

    乔治笙看出她哆哆嗦嗦的样,像是下一秒就会从上面栽下来,他默不作声的走过去,不是为了突然吓她一跳,而是怕贸然开口,会惊着她。

    宋喜双手扶着两边树杈,余光往下一看,脑袋嗡的一声,想闭眼,更不敢,唯有微扬着下巴,往高处看。

    光是从树杈中间转身面向二楼阳台方向,这个在平地只需要一秒钟的动作,宋喜在树上活脱用了半分钟。

    直到现在她才不得不承认,前天晚上她之所以会那么顺利,是因为乔治笙在树下,她是一直嘀咕他心狠手辣,可心底另外一个声音总在告诉她,有他在,他总不至于看着她摔死。

    可现在不同,树下没人,她就算掉下去,也没有人会接得住她。

    孤立无援,骑虎难下,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宋喜用左手扶着身后树枝,脚下踩着小腿粗的树干,右臂已经伸出去,只要快速往前大迈一步,然后抓住阳台围栏,她就算大功告成了。

    微张着唇瓣,宋喜深呼吸,还小声嘀咕,“可以的,宋喜,你可以的!”

    乔治笙站在她身后,夜深人静,她嘀嘀咕咕的声音清楚传到他耳中,眼底划过嘲讽跟不屑,唇角却是忍不住往上动了动。

    没出息。

    宋喜像是十米跳台的参赛选手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准备时间足够职业选手跳三十回。

    乔治笙难得的有雅兴,在树下一站就是五分钟,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是上还是下。

    宋喜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眼看着就要往前冲,忽然间,静谧的庭院中传来shou ji铃声。

    乔治笙一顿,伸手去掏裤袋,树上的宋喜吓了一跳,本能的闻声往下看,这一看倒好,树下不知何时站了个人,她都没看清楚是谁,只是害怕,这一害怕不要紧,腿也软了,站也站不稳了,哆哆嗦嗦不知如何是好。

    乔治笙挂断dian hua,扬着头安慰,“你哆嗦什么?扶稳了!”

    宋喜听到活阎王熟悉的数落声,心中更是没底儿,她很想回到树干中间,可是余光瞥见下面距离,眼晕。

    乔治笙见她分分钟要晃下来,已经顾不得许多,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她正下方,扬着头,蹙眉道:“下来吧!”

    宋喜紧紧捏着一边的树枝,眼带惶恐的说:“我下不去了”

    乔治笙指挥她,“跨到树干那边,顺着爬下来。”

    宋喜好想骂他,就他长嘴了?她不知道怎么下去?她要是能下去,还用得到他说?

    她站在树杈上不动,乔治笙看着来气,“你要在上面过夜?”

    宋喜也来气,忍着心慌,沉声说:“你走吧,我不用你管。”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乔治笙说话,乔治笙顿时黑了脸,就连眼底深处的隐隐担心,全都变成了被挑衅后的不爽。

    抬眼看了她三秒,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给她脸了,真当他没事儿闲的

    “啊”身后忽然传来宋喜的一声惊呼,前一秒还在盛怒中的乔治笙,忽然就转过身,快到他大脑来不及反应。

    宋喜本想先蹲下,降低一下恐高的高度,但是身子一蹲下来,重心反倒更加不稳,她在小腿粗的树杈上明显前倾,眼看着就要往前栽。

    乔治笙两个箭步冲到树下,正赶上宋喜从上面掉下来,三米多,说高不高,说矮也绝对不矮了,宋喜在身子前倾下坠的那一秒,余光瞥见乔治笙快步赶来的身影。

    她害怕摔残,摔hui rong,但是看到他又赶回来,她心底是从未有过的笃定,他会救她的,有他在,她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果然,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大腿被人用力一箍,宋喜混乱中用力抱紧乔治笙的头,乔治笙的脸埋在她身前,险些窒息,下意识就松开抱着她的手,宋喜身体再次下坠,这一回,她下巴不知撞到了哪儿,只听得面前人闷哼一声。

    宋喜双脚落地,人还是懵的,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半。

    待看清人已安全,她马上去看不远处站着的乔治笙,他眉头紧蹙,左手挡着唇边。

    愣愣的看了几秒,宋喜找回自己的声音,开口问:“是我撞到你了吧?”

    乔治笙手指在唇边摸了一下,拿开一看,刺目的鲜红。

    宋喜看到乔治笙满是血的唇瓣,也是着实一惊,美眸圆瞪,倒吸一口凉气,说不出话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