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90章 走霉运,忘带钥匙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宋喜原本心情复杂,突然听到身旁顾东旭借故为难韩春萌,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关键韩春萌还不觉着顾东旭是故意找茬,拿着话筒,不以为意的撇了下嘴,“切,吓我一跳,我还以为要点多高难度的歌呢。”

    说完,张嘴就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中文的唱了一遍,又唱了一遍英文的,唱完还问:“韩文的要不要来一遍?”

    宋喜余光瞥见顾东旭已经绷不住脸了,眼底带着笑意,大爷似的吩咐,“唱。”

    韩春萌到底又给唱了一遍韩文的。

    宋喜忍俊不禁,知道的是她过生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顾东旭生日。顾东旭专门爱挫韩春萌,韩春萌心情好了会顺着,心情不好立马反挫。

    多亏了韩春萌这颗巨大的开心果,拯救了宋喜跟顾东旭的不开心。

    接下来的时间里,宋喜被韩春萌拖着唱歌玩闹,倒也顾不得那些个烦心事儿,三人在包间里面玩儿到夜里十一二点,韩春萌倒在沙发上,说饿的没力气唱歌了。

    顾东旭说:“饿饿饿,天天喊饿,你对得起那一身的膘吗?”

    韩春萌抓过靠垫,吓得顾东旭本能一躲,结果韩春萌回手把靠垫放在肚子上,有气无力的道:“没力气搭理你,你等我吃饱的。”

    宋喜说:“走吧,宵夜走起,我请。”

    闻言,韩春萌一个鲤鱼打挺,立马满血复活。

    出了,三人打车去了一处夜城中很有名,但是一般人不知道的地儿王老五大饭店。

    大饭店,还叫王老五,听着就不像是正经地方,当然了,这地儿也不是什么大饭店,而是一家很火爆的宵夜店,地点很好,它对面都是五星级酒店,而它却在名不见经传的小巷子里面,不是资深的老饕,根本连门儿都摸不清。

    到了地方,店里店外都坐满了人,光门口的加桌都快数不清了,顾东旭边看边道:“估计没地儿了。”

    韩春萌说:“等着,我去里面看一圈。”

    说时迟那时快,她已经灵活的穿梭在众人之间,一眨眼就溜到店里面去了。

    顾东旭见状,忍不住笑道:“开心的像个三百斤的胖子。”

    宋喜瞥眼说:“别谎报人家体重,哪有那么沉?”

    顾东旭一本正经的回道:“她再这么吃下去,三百斤都打不住。”

    两人一个少爷一个xiao jie,站在烟火缭绕的烧烤店前面等候,不多时,韩春萌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朝着两人招手,“有地方了,快进来。”

    顾东旭轻叹一口气,对宋喜道:“我说什么了,就没有她想吃却吃不到的东西。”

    宋喜跟顾东旭走进店里,发现韩春萌正笑着跟一帮不认识的人说话,细听之下,发现她在感谢人家提前让桌。

    那桌人走后,店员手脚麻利的收拾桌子,几人坐下,顾东旭眼皮一掀,看着韩春萌道:“你是怎么跟人家说的?”

    韩春萌头都没抬,随口回道:“我说你脑子不好,就想吃口烧烤,人家一看你挺可怜的”

    话还没等说完,顾东旭立即抄起桌上筷子筒要揍她,韩春萌吓得往宋喜身后躲,宋喜挺身而出,抬手做了个压制的动作,嘴上念叨着:“好了好了,给我一个面子。”

    店员拿了菜单过来,上面烧烤海鲜什么都有,现在是夏天,季节不对,如果是冬天,还会有涮毛肚吃。

    三人点了一大堆东西,韩春萌还叫了一打啤酒,说:“明天休息,喝点儿不要紧。”

    这话自然是劝宋喜,宋喜也不想在生日的当天扫兴,没拒绝。

    吃完饭喝完酒,已是凌晨两点,三人并排往外走,在出巷子口的时候,韩春萌自己走到最前面,因为三个人挤不过去。

    看她喝的走路摇摇晃晃,宋喜跟顾东旭说:“你扶着点儿她。”

    顾东旭不走心的回答:“一身肉,摔也摔不疼。”

    正说着,韩春萌忽然被脚下很浅的一道缝给绊了一下,当即往前一个踉跄,宋喜还没等反应过来,身旁顾东旭已经一个健步冲过去,从后面拽住韩春萌的手臂。

    韩春萌吓得心直突突,连连叨咕:“唉呀妈呀,吓死我了。”

    顾东旭骂道:“还能干点儿什么,什么都干不了。”

    宋喜跟在两人身后,唇角止不住的上扬。

    等出了巷子口,宋喜主动道:“你俩打车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到家微信联系。”

    顾东旭看着宋喜说:“你一个人小心点儿。”

    “好。”

    三人在街边分道扬镳,宋喜弯腰坐进车里,跟司机说:“翠城山。”

    很久不喝酒,才喝了五**啤酒就犯困,宋喜坐在后座,强打精神浪,不能在陌生车里睡着,好不容易撑回目的地,她给钱下车,迈步往里走。

    来到别墅大门口,宋喜低头从包里翻钥匙,连着翻了好几回。

    “欸?”

    她钥匙呢?

    转过身,宋喜面朝庭院中的路灯,仔细翻找,十几秒过后,她酒醒了大半,钥匙不见了。

    她明明记着出门的时候,钥匙是放在包里的,哪儿去了?

    脑子有些晕,她实在是回忆不起钥匙的下落,关键眼下想这些都没用,最主要的是怎么进去。

    别墅里面一片漆黑,想来也是没有人,就算是乔治笙在家,她也不想喊他,这要是把他喊起来,他还不得损掉她一层皮?

    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两回熟,才刚刚经历了一次没带钥匙的窘迫,这回宋喜轻车熟路的先检查一楼窗户,发现窗户全是从里面锁上的,她慢慢悠悠来到那颗大树下,顺势往上一瞧,二楼的窗户是开着的。

    怎么办,爬是不爬?

    不爬,她进不去屋,只能原路走回去,估计xing yun的话,四十分钟之后可以叫得到一辆车。

    爬妈卖批,她这是触了什么霉头,连着几天不着消停。

    身上斜挎包往后面一甩,宋喜来到树下,熟悉的动作,先抱住。她根本就不会爬树,上次还是乔治笙把她抱起来拖上去的。

    一想到乔治笙,宋喜翻了一眼,气得牙根儿痒痒,别说他不在家,就算他在家,她也不会求他。

    求人不如求己,宋喜憋着一口气,忍着手上火辣辣的触感,一寸寸的往上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