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82章 兜头一盆冷水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宋喜没有把自己喝醉,毕竟明天上午还有班要上,她在这方面节制到近乎变态,不为别的,只是太要面儿,禁不起丁点儿的专业污点,尤其在自己的强项上面,要做就做到最好。

    三人吃饭聊天,转眼就三点多了,宋喜出声说:“我要走了,你们两个也早点儿睡觉。”

    韩春萌酒量不济,迷迷糊糊的挑眉问:“你还走啊?在这儿睡呗。”

    宋喜说:“不了,我没带换洗衣服,明天也不能穿这样去医院。”

    韩春萌说:“我有啊,你穿我的就行。”

    宋喜打趣道:“我最近还没想走嘻哈风。”

    韩春萌眼带疑惑,“我不嘻哈啊。”

    顾东旭忍不住翻了一眼,“你穿号的,她穿号的,能不嘻哈嘛?”

    韩春萌抬手就给了顾东旭一下子,蹙眉说:“烦人,要你说?”

    顾东旭很冤,她怎么不打宋喜打翻译?

    宋喜非要走,顾东旭送她下楼,本还想送她回去,但宋喜怎能让他送?

    站在路边拦了辆车,顾东旭打开后车门,把手中蛋糕盒递给她,叫她到家给他回个dian hua。

    宋喜跟他摆摆手,车门关上,跟司机说道:“翠城山。”

    司机扣下空车牌开车,宋喜微垂着视线,盯着腿上的蛋糕盒。蛋糕只吃了一点儿,还剩下大半,她走时下意识的说了句:“蛋糕我带回去。”

    翠城山除了她之外就只有乔治笙,等到说完这句话,宋喜才不得不承认,她是想带回去给乔治笙吃,不为别的,因为十二点那碗龙须面。

    想来想去,她还是没办法自欺欺人,觉得一切都是巧合。

    乔治笙平日里是很怪,但还不至于怪到无迹可寻,像是今晚,突然叫她做十菜一汤,还把疙瘩汤改成了龙须面,怎么看都只有一种可能,算是变相给她庆生,但又不直说。

    思及此处,宋喜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当然不会再生他的气,只是觉的……有点儿暖。

    其实她是特容易感恩的一个人,别人对她好,她一定会想办法还回去,既然他都给她庆生了,那她也别再别别扭扭,干脆大方点儿请他吃块儿蛋糕,粘粘喜气。

    心底豁然畅通,宋喜没来由的心情很好。

    计程车一路开回翠城山别墅,巧的是宋喜跟乔治笙一起回来的,私家车跟计程车隔着不远各自停好,宋喜给钱下车,迈步往前走。

    宾利驾驶席车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一抹颀长身影,却不是乔治笙,而是元宝。

    元宝转身打开后车门,乔治笙紧随其后下车。

    一抬头看到宋喜,元宝有些诧异她深更半夜竟然不在家,眼底划过一抹意外,但脸上却是神色如常,出声打招呼,“宋xiao jie。”

    宋喜勾唇微笑,“这么巧,你们也刚回来。”说着,她主动拎起手中粉红色蛋糕盒,邀请道:“一起进去吃块儿蛋糕吧。”

    元宝淡笑着说:“谢谢,生日快乐。”

    宋喜正要开口讲话,忽然听得乔治笙说:“你们要庆祝就出去庆祝,我困了。”

    此话一出,宋喜跟元宝本能的朝他看去,乔治笙背对宋喜,她看不见他脸上表情,只见他径自迈步往别墅门口走,当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宋喜心底咯噔一下,瞬间有种被人打了一巴掌的感觉,站在原地进退不得,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元宝很快反应过来,他把话接过,面不改色,微笑着说:“笙哥晚上喝了不少酒,太累了,谢谢宋xiao jie,心意我领了,你快点儿回去休息吧。”

    宋喜走上前,微笑着递过手中蛋糕,说:“今天我生日,蛋糕只动了一点儿,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带回去吃吧。”

    元宝有些意外,但也不能不要,双手接过,他说了声:“谢谢。”

    宋喜道:“是要我跟你说声谢谢,这段时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元宝道:“别客气,我帮笙哥做事儿,替你处理一些小问题是应该的。”

    两人都心知肚明,她感谢他的不仅仅是善后,而是平日里的照顾,他故意往乔治笙身上撇,宋喜也就但笑不语,点了点头,转身往里走。

    元宝看着宋喜的背影,明确的说,是看着她身上的男人外套,差一点儿就忍不住想要提醒她,再怎么说,她现在也是乔治笙名义上的老婆,两人同一屋檐下,她三更半夜回来不说,还光明正大穿着其他男人的衣服,就某人那脾气,怎么忍?

    低头看了眼手中蛋糕盒,元宝轻叹出声,算了,别馋和,以免两头不是人,反正乔治笙只是讨厌这种事情,又不是在意宋喜这个人。

    宋喜回到别墅的时候,乔治笙已经上了二楼,她一直忍着,忍到回了房间才缓缓吐出胸前郁结的一口气。

    刚刚她叫元宝进来吃蛋糕,其实主要就是想跟乔治笙分享,可他竟然当着元宝的面儿让她难堪,那种感觉不亚于伸手扇她的脸,就差清清楚楚的告诉她,这里是他家,她没什么话语权。

    元宝是很贴心,可宋喜却是真的伤了面子,她不是第一次被乔治笙挫,却是第一次有种生气到想哭的冲动。

    好心被当驴肝肺,她疯了才会以为他这种人有心善的一面!

    宋喜劝自己不哭,没必要为了不可理喻的人流眼泪,大不了以后都不理他好了。

    她最会自己劝自己,乔治笙是什么人?他俩是什么关系?她凭什么觉着他们两个可以有he ping共处的一天?

    一直以来,都是她太理想主义,对于他这种人,就该抱有最初的预判,没事儿少见面,没有期待,就没有伤害。

    坐在床边,宋喜深呼吸,努力调节情绪,压下一股股往上涌的莫名心酸。

    她以为想通了就好,但是夜里,关灯躺在床上,明明身体疲惫到不行,可神经却一直保持着亢奋,闭上眼,脑海中一直都是两人坐在厨房吃面的场景,她是真的搞不懂他什么意思,忽冷忽热,翻脸比翻书还快。

    像宋喜这种几乎沾了枕头就着的人,竟然破天荒的失了眠。

    整夜未睡,天刚擦亮,她起身收拾,出门去医院,懒得跟他同一屋檐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