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81章 没有那么多巧合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虽然眼下已经凌晨一点多,可该走的过场一个都不能少,韩春萌关了灯,端着点亮了二十六根蜡烛的蛋糕,唱着生日歌走到宋喜面前,叫她许愿。

    宋喜闭上眼睛,第一个愿望祈求宋元青无灾无难,早日平安出来。

    第二个愿望,希望身边的所有亲人朋友,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第三个愿望……宋喜迟疑了。去年和前年,她许愿忘记一个人,可以像从前一样活得洒脱自如,无忧无虑,但是今年,纠结五秒不止,宋喜终是在心底默默祈祷,她希望未来的小三年时间里,能跟乔治笙he ping相处,不再针尖对麦芒。

    睁开眼睛,她一口气吹熄了大半的蜡烛,剩下的几个,韩春萌一张嘴帮忙灭了。

    “生日快乐。”

    “喜姐,二十六岁生日快乐。”

    前者来自韩春萌的祝福,后者则是顾东旭的。

    宋喜闻言瞥向顾东旭,半真半假的说道:“女孩子过了十八就不要再提年龄了好不好?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

    顾东旭笑说:“怕什么,大家都是二十六,我陪你。”

    韩春萌说:“我呸,二十六的多了,你算老几?”说罢,她挽着宋喜的手臂,立马变脸,亲昵的说道:“我陪你。”

    顾东旭骂韩春萌是萌狗腿,韩春萌骂他是顾肾虚,每天喝红牛。

    宋喜只要听他们吵架就已经很开心了,更何况顾东旭不知打哪儿掏出一个亮晶晶的王冠,抬手戴在宋喜头顶,对她说:“生日快乐,你在我心里永远是女王。”

    韩春萌从身后掏出一个首饰盒,盒子打开,里面有一对猫咪耳环,下面坠着漂亮的白色绒球。

    亲自给宋喜戴上,韩春萌说:“生快,你在我心里永远是小公举。”

    宋喜抬头挺胸,叉着腰在两ren mian前走了一段猫步,红唇开启,出声道:“头可断,血可流,唯骄傲与可爱不能丢。”

    狮子座的女性,注定三岁开始是女王,她可以强大到近乎霸道,也可以温柔到近乎无骨,她对人多重态度,不是她善变,而是要看别人对待她的方式。

    韩春萌跟顾东旭打着shou ji电筒帮宋喜营造台效果,宋喜终于美够了,韩春萌泄了一口气,说:“赶紧去吃饭吧,可饿死我了。”

    顾东旭道:“这是真的,我俩还以为你十二点就能过来,她十一点就把饭做好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吃上。”

    宋喜赶忙道:“别啰嗦,进军厨房。”

    到了厨房,宋喜看到一大桌子的好菜,都是平时她喜欢吃的。

    韩春萌指使顾东旭把菜拿进微波炉热一热,她站在灶台前烧水。

    宋喜问:“你还做什么?”

    韩春萌说:“给你煮长寿面啊,本来我想手杆的,后来发现他家没有面板,只能用龙须面了,好在龙须面也是长寿面的一种。”

    顾东旭接道:“其实最好就应该十二点吃,打你dian hua也打不通。”

    龙须面,十二点……

    宋喜站在原地,忽然间有些晃神,直到顾东旭侧头看向她,“想什么呢?”

    宋喜眨了下眼睛,“没什么。”

    不可能,准是巧合,乔治笙怎么会知道她今天生日,还煮长寿面给她吃?关键也不是他煮的,是他逼她自己煮的,不光煮面,还折腾她做了一桌子不能吃的菜,浪费粮食,罪过罪过。

    嘀嘀的声响,微波炉定时结束,顾东旭把菜从里面端出来,一走一过,嘴里面叨念,“咱这边儿最讲究十全十美,韩三胖本来想做十二道菜,后来我让她省省力气,做十个得了,鸡鸭鱼肉全有,五荤五素,还有一个汤。”

    韩春萌关火,盛了一大碗葱花面,里面还卧了一个荷包蛋,她端着碗走过来,笑着说:“菜都是次要的,主要是这长寿面,长长久久,寿与天齐,来来来,必须全干了。”

    把面吃完,我当这事儿过了。

    耳边回忆起乔治笙的话,宋喜心底一阵说不出是惊还是慌的感觉,就像是过了低压电,不至于死人,但却酥酥麻麻。

    三人落座,宋喜拿着筷子,韩春萌跟顾东旭都在催她吃面,她低头吃了几口,很好吃,但是先前吃了一碗,这会儿不怎么饿。

    “全吃完,不要剩,剩下的都是福根。”这是韩春萌说的。

    顾东旭似笑非笑的怼道:“你一定从小这么安慰自己,无论多少都不能剩,所以才变成今天这样。”

    韩春萌翻了他一眼,回怼道:“你一定是因为嘴巴欠,所以身边才一直留不下固定的妹子,都是报应。”

    顾东旭脸上笑容不减,“留不下固定的我也一直不缺,不像某些人,永远是空窗期。”

    韩春萌说:“轮胎跑多了会磨,人用久了也会废,担心身体,小心吃多少腰子也补不了肾。”

    顾东旭吊儿郎当,“不用你操心。”

    韩春萌更牛逼,不屑的道:“我还怕烂肺子呢。”

    两人奉献了一段日常级别水准的相声专场,平常宋喜这个免费的看客一定会起立鼓掌,并且表示还需再接再厉,然而今天她只是垂头吃面,显得格外的安静。

    韩春萌最先发现她的异样,侧头看着她问:“你怎么了?干嘛不说话?”

    宋喜心底藏着事儿,抬头回道:“我在静静品味面的美好。”

    韩春萌嘴角一抽,瞥眼道:“你别这么说话,肉麻。”

    宋喜面不改色的说:“我在想,我过生日的事儿,还有谁知道。”

    韩春萌看了眼顾东旭,顾东旭看着宋喜道:“我今年没通知其他人。”

    宋喜视线微垂,不确定今晚乔治笙的反应,到底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还是……

    她以前很自信,绝对不会这么婆婆妈妈,优柔寡断,事实上如果换成别人,宋喜也一定会肯定结果,只可惜对方是乔治笙,让宋喜肯定乔治笙会为她庆生,哈,还不如叫她相信太阳是打西边升起来的。

    暗自给了自己一记嘲讽的笑,宋喜主动开口道:“喝点儿吧?”

    平常她不喝酒,因为要上班,但今天是她生日,明天又没有手术,宋喜想放纵一下,最关键的是,她不想去胡思乱想,想某人为何突然不吃疙瘩汤,改吃龙须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