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77章 变相打脸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让谁?

    宋喜用充斥着怀疑,不解,外带看刁民的目光打量乔治笙,乔治笙难得的好心情,面色平静,声音淡淡的说道:“放下,你不在的时候它们玩儿的更好。”

    言外之意,她回来之后七喜才开始抑郁的。

    宋喜不确信,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七喜,七喜看到七条,并没有想象中的害怕,她想到之前宠物医生说的话,没准儿人家就是在闹着玩儿,是她大惊小怪。

    试探性的弯下腰,宋喜将七喜轻轻放下,七喜原本一路上都蔫蔫的,此时倒是站起来,踏着猫步缓缓向七条走过去。

    再看七条,原本威风凛凛的坐在乔治笙腿边,连宋喜都要惧他七分,可当七喜走过去的时候,它竟然缓缓匍匐,把长长的鼻子贴靠在地面上,只有一双棕色的瞳孔左右转悠。

    七喜走到七条身边,抬起右前爪,轻轻地拍了下七条的鼻子,然后在它嘴边趴下,蜷成一个圈儿。

    宋喜意外的看着这一幕,乔治笙向她投来一记你看吧以及鄙视你的目光。

    偌大的客厅中,一男一女,一猫一狗,没有讲话,也没谁出声,这一刻诡异的和谐。

    良久,宋喜找回自己的元神,不无尴尬的开口说道:“它们还挺好的啊。”

    乔治笙不接茬,表情冷傲又嫌弃。

    宋喜尴尬再度升级,努力勾起唇角,轻笑着道:“我能把可乐带下来吗?”

    乔治笙点了根儿烟,抽了一口,夹在修长的手指间,不冷不热的说:“还差它一个了?别再这个抑郁症刚治好,那个又犯了。”

    话说的是不中听,但宋喜明白,这是准了。

    说了声谢谢,她马上掉头往楼上小跑,乔治笙瞥了眼她的背影,欢快的跟个兔子似的。

    宋喜前脚一走,七条后脚就从匍匐变成坐着,与此同时,大嘴一张,叼着七喜的后脖颈,非把人家拎起来。

    可怜七喜貌美如花,现在一脸大写的怂。

    乔治笙见状,下意识的发出一个声音,“啧”

    声音不大,可狗耳朵多灵?七条又是平时跟乔治笙接触最多,最得宠的,当然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发出这种指令,不怎么高兴的时候。

    立即垂下头,七条松了口,把七喜重新放在地上,然后回头去看乔治笙。

    乔治笙后知后觉,他刚刚那一瞬间的反应,是在怕宋喜翻脸吗?

    怕他心底不由得冷笑一下,他怕她什么?顶多也就是怕她再当他面儿哭,烦。

    宋喜从楼上抱了可乐下来,走到最后一格台阶,她弯腰把可乐放下,可乐不比七喜,瞧见七条,整只猫都起来,咻咻咻跑到它身边,抬起爪子就往人膝盖上拍,好似在说:“嘿,哥们儿,什么时候来的?”

    宋喜算是看明白了,感qing ren家几个哥仨好,就她看不出眉眼高低,在中间横八竖档着,还强迫它们跟她流浪了一宿。

    人生第一回被猫跟狗合起伙打了脸。

    宋喜耳根子有些红,戳在一旁满脸的强颜欢笑。

    乔治笙表面神情冷淡,其实心底倍儿高兴,都懒得用他废话,事实胜于雄辩。

    原地站了能有五分钟吧,宋喜笑的嘴角都僵了,这是她第一次跟乔治笙同框出现,两人没说话,但也能he ping共处的。

    可这总不说话,光看猫片也不好,最关键的是,他坐着,她站着,两猫一狗还知道趴着舒服呢,她上了一天班,着实累。

    想了想,宋喜还是试探性的开了口,“要是方便的话,猫我先放在楼下,让它们玩儿一会儿,我先上去一趟。”

    乔治笙都没正眼瞧她,嘴也没张开,从嗓子眼儿里面嗯了一声。

    宋喜看七喜跟可乐玩儿的很好,根本不在乎她是走是留,转身,带着无以言表的尴尬跟失落上了楼。

    回到房间,宋喜洗了个澡,没有下楼,她倒在床上放松自己,本是想逃避一会儿就下去接猫,结果昨晚实在是没睡够,白天又很累,这一闭眼,竟然睡着了。

    睡得很沉,就连门外的敲门声都没听见,还是shou ji铃声把她吵醒的。

    宋喜迷迷糊糊的翻起身,摸到shou ji一看,屏幕上显示着s字样。

    乔治笙打的?

    宋喜马上清醒了一半,划开接通键,“喂?”

    乔治笙冷漠中夹杂着不耐的声音传来,“你干嘛呢?”

    宋喜,“我没干嘛。”

    “那我敲门你没听见?”

    宋喜看了眼房门方向,隐约觉着乔治笙就站在门口,一边应着,一边下床去开门,门口,乔治笙拿着shou ji,目光凌厉又不爽的看了她一眼。

    宋喜赶紧说:“我刚才睡着了。”

    乔治笙没有埋怨她,兀自道:“我饿了。”

    宋喜条件反射的点头,“好,我去给你做疙瘩汤。”

    疙瘩汤嘛,她这种手残党十分钟都能搞定,宋喜心情放松的下了楼,可等她来到厨房,看到厨房柜台上堆满的各种购物袋和成盒新鲜食材,她难免愣了一下,怎么回事儿,这么多东西,谁要过来吃饭吗?

    正想着,身后忽然传来清冷男声:“把菜做了。”

    宋喜刚睡醒,人还有些小迷糊,某人走路又没出声,她吓了一跳,咻的转过身。

    乔治笙站在她身后两米远处,许是因为她的过激反应,眉头轻蹙。

    慢了几秒,宋喜回神问道:“我做吗?”

    乔治笙不答反问:“难道我做?”

    宋喜眼底划过为难,“我不怎么会做饭。”顿了顿,她又补了一句:“你见过我做饭的。”

    乔治笙很反常,没有说难听话,反而鼓励道:“一回生两回熟。”

    宋喜不晓得他搞什么鬼,是又琢磨了一个新花样,变相整她?

    前几天的气,还没消?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男人的才是,乔治笙的心更是死海,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油盐不进。

    乔治笙撂下这句话就走了,独留宋喜一个人在厨房,面对着满长桌的食材,那股子打从心底因为无从下手而滋生的委屈感,油然而生。

    她想宋元青了,不,此时此刻,她更想韩春萌。

    如果韩春萌在就好了,别说做饭,她做完还能全吃了,绝对不给敌人留下一颗余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