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72章 忍了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如今宋喜是怕了乔治笙,怕跟他同框出现,怕他出口伤人,怕丢面子,怕终有一天,宋元青都没办法支撑她继续走下去。

    就好比现在,宋喜生怕乔治笙出声怼她,虽然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哪儿不舒服?”

    熟悉又冷漠的声音打头顶传来,宋喜几乎是本能的摇摇头,一阵转圈转多了的眩晕感随即传来,宋喜忍不住咻的停下,微微蹙眉。

    乔治笙见状,眉头一蹙,沉声说:“有什么好逞能的?起来。”

    宋喜头皮是麻的,指尖也是麻的,她不晓得乔治笙要干什么,只赶紧撑着手臂站起来,以免他一个不高兴,又要发飙。

    霍嘉敏扶着宋喜的胳膊,眼带担忧的说:“要不要进去躺一下?”

    宋喜还没等回答,只听得乔治笙说:“我带她去趟医院。”

    霍嘉敏马上道:“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

    乔治笙说:“行了,你在家吧。”

    霍嘉敏还是想去,宋喜也出声安抚,“你在家休息,我真的没事儿,别来回跑了。”

    比起宋喜,霍嘉敏如今才是重点看护对象。

    等到常景乐跟阮博衍根本就没提要一起走,因为看出乔治笙拉着的脸,摆明了谁也别跟着我们。

    宋喜跟屋中的几人打了声招呼,总觉得少了个谁,起初还以为是元宝,可后来才发觉,是佟昊。

    宋喜跟乔治笙走的时候,佟昊去阳台抽烟了,没有告别。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门,来到电梯口,待进了电梯后,封闭的空间中只有他们两个,宋喜微垂着视线,很是安静。

    电梯右上角的红色数字从28跳到8,乔治笙才突然开口说:“有事儿不会打dian hua吗?”

    宋喜肩膀很轻微的一抖,是吓了一跳的,这样的小动作落在乔治笙眼中,看得他胸口发闷,憋得发慌。

    她没看他,只轻声回道:“忘了。”

    乔治笙沉默不语,又过了几秒,电梯门打开,宋喜稍稍往旁边侧身,让乔治笙先出去。

    出了楼下安全门,宋喜主动开口道:“你不用送我去医院,我没什么事儿,你上去吧。”

    乔治笙侧头瞥了她一眼,“难道我是专门送你下楼的?”

    声音没有明显的怒意,但却一贯的冷淡。

    宋喜想到昨晚被他当面说哭的场景,有些事,经历过一次,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未免重蹈昨晚的覆辙,宋喜不着痕迹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乔治笙的脸问:“能耽误你两分钟时间吗?”

    乔治笙对上宋喜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眸,同样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只是站在原地,不回答,却身体力行的表示,他有时间。

    宋喜是豁出去了,神色平静的开口说道:“以前我一直觉的自己为人处世还可以,但是遇见你之后才发现,可能大家标准不同,习惯不同,你说的对,在你那儿住就得守你的规矩,今天我正式跟你道声歉,为我以前所有给你添麻烦的事儿,向你说声对不起,希望日后我有哪儿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多提点,我们争取在接下来的两年十个月里,he ping相处。”

    这番话宋喜说的磕都没卡一下,要不是心中积怨已久,要不就是憋了很久。

    乔治笙觉的最刺耳的那几个字,就是两年十个月,原来她一直都在数着,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听她口口声声说着抱歉,但眼底深处分明就是记仇的倔强。

    没错,她在生气,记了昨晚的仇,说什么he ping共处,换个说法就是以后大家少往一起凑合,我不给你添麻烦,你也少来数落我。

    乔治笙很生气,他的确很生气,他应该眼睛不眨一下的狠怼她一顿,一如昨天晚上。

    昨晚他还多少带点儿欲加之罪,可就宋喜现在这番话,他完全可以给她判个死刑,但他却莫名的不想说她,因为什么……八成是觉得愧疚,也心知肚明她为何会发脾气。

    两人四目相对,气压低到一旁的树叶都不敢乱动,宋喜始终没有躲避乔治笙的注视,看就看呗,她又不是不好看。

    乔治笙透过宋喜的瞳孔,清楚看到她心底的那股狠劲儿,像是天不怕地不怕,这么久以来的忍气吞声,不过是个假象,一旦踩到她的底线,她丝毫不介意原形毕露。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最后还是乔治笙薄唇开启,不冷不热的回道:“看在你今天帮霍嘉敏的份儿上,道歉就免了,左右不过两年多,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他这个忍,自然不是叫宋喜忍,而是指自己很不痛快,他还觉得如今的生活是份折磨呢。

    宋喜唇角轻勾,淡笑着说道:“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说。”

    乔治笙面不改色,“我不会拐弯抹角。”

    宋喜笑容不减,“那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走了,不耽误你们聚会。”

    乔治笙一贯的面色冷淡,宋喜也不指望他说什么,稍微一点头,转身往外走。

    看着她的背影,乔治笙忽然有些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怼她?为什么就这样让她走?他现在快要气死了,凭什么?

    宋喜头也不回,一路走出很远,当确定乔治笙连她的样子都看不到时,她这才慢下脚步,稍微舒缓挺到僵硬的背脊,张开手掌心。

    掌心里一片滑腻,妈妈呀,吓死她了。

    宋喜刚才那一瞬间是有种大义凛然,同归于尽的决心,但这并不代表她一点儿都不会害怕,尤其是乔治笙竟然没有反击,太意外了。

    她都做好他嘴毒,她忍不住就跟他闹掰的准备,结果……险胜。

    被韩中甩了一下,头是没怎么样,心脏病都快吓犯了,宋喜边走边感慨,想到韩中,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句清冷的男声:他动我的人,你怎么说?

    那会儿宋喜已经清醒了,只是身体还不听使唤,她亲耳听到乔治笙说,动他的人。

    那一瞬间,她心中不是不感动的,只是理智很快压制了感性,乔治笙所谓的他的人,指的是他罩着的人,他那种性格,怎会允许别人在太岁头上动土?

    唇角勾起很淡的一抹轻嘲,宋喜强势将心底那份异样的感动压下。

    但她不晓得,她刚刚出门时说的那番话,也是在太岁头上动土,然而太岁,并没有翻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