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66章 当他面流泪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宋喜回到家的时候,房门打开,客厅大亮,她心底一沉,乔治笙已经回来了。

    很不想进门,或者说是害怕进门,宋喜怕一面对乔治笙,又会是一场单方面的心灵碾压,而她今天实在是状态不佳,怕中途就抵挡不住。

    但是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宋喜跨进玄关,换鞋,往里走。

    客厅的电视没有开,一片漆黑,宋喜经过的时候,余光瞥见乔治笙坐在沙发处抽烟,摆明了一副等人的样子。

    她身上斜挎着小包,左手下意识的拉着包链,转身,面对着乔治笙,自以为态度良好,可是在他看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儿。

    微垂着视线,宋喜轻声说:“谢谢你。”

    乔治笙眸子微抬,看着她道:“谢什么?”

    宋喜说:“我看到微博了,谢谢你替赵家讨回公道。”

    乔治笙说:“想多了,不是冲你,吴家挡着我的道了。”

    宋喜面色无异,语气也是毫无波澜的,“不管怎么说,我替我同学全家谢谢你。”

    乔治笙不搭话,宋喜转身欲走,乔治笙瞥了眼她的背影,开口说:“去哪儿?”

    宋喜转头看向他,眼中有一闪而逝的迷茫,随即道:“还有事儿吗?”

    乔治笙不答反问:“是外面的日子不好过,想想还是回来了?”

    闻言,宋喜明显的表情一变,僵在原地不出声。

    乔治笙将最后一口烟抽完,把烟头按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薄唇下吐出白色烟雾,他声音不冷不热的说:“昨晚出去遛猫了?”

    宋喜脸色迅速胀红,乔治笙看见她这样,想到昨晚她站在他房间门口,耳根子都红透的模样,心中说不出的烦躁,似是特别生气她离家出走的举动,不,是反感。

    不等宋喜回应,他径自说道:“如果你有了更好的去处,我不拦你,但出于礼貌,你最少也要跟我这个收留者打声招呼吧?”

    瞧瞧,收留者。

    他就算再怎么和颜悦色,也遮不住嘴毒心狠的本质。

    宋喜脑子一片空,心中唯一的念想就是赶紧承认错误,然后赶紧逃离是非之地,她不愿也不想再面对这份尴尬。

    微垂着视线,她看似平静的回道:“对不起,昨天是我没搞清楚状况,一时冲动,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儿。”

    她在心中默念,是自己的错就要承担后果,无论乔治笙说的有多难听,她都要挺着,谁让她自己糊涂。

    乔治笙瞥见她胀红的脸跟耳根,沉声说:“不是每次都那么xing yun,能碰见帮你的人,我不在乎替你摆平一些麻烦,但你要是自找麻烦…”后半句他没往下说。

    宋喜明白,却再也说不出道歉的话来,两人相对沉默。

    乔治笙觉得她今天有些怪,往常被他数落也不见这么低沉,难道他今天说的格外狠吗?并没有吧?

    想来想去,八成只有一个可能。

    乔治笙试探性的说:“白天在奠基仪式上,佟昊认错人才会闹你,你要是觉着过不去,我让佟昊来跟你讲。”

    宋喜很快摇了下头,“不用了,过去的事儿就算了。”

    乔治笙看她哪里像是过去的样,分明就还是不高兴,他都给她台阶下,她不下是想怎样?

    周身的气压陡然降低,乔治笙阴沉了脸,刚要发难…

    宋喜抬起视线,看着乔治笙,主动问:“嘉敏现在怎么样?”

    乔治笙汇到嘴边的难听话,不自觉的就散了,冷淡的回道:“刚做完手术。”

    宋喜胸口处压了一块儿大石头,怎么都不舒服,很轻的叹了口气,她出声说:“身体恢复的还好吗?”

    乔治笙不答反问:“你不是说,出了事儿要共同承担吗?如果她以后不能生孩子,你生一个给她好了。”

    宋喜直直的看着乔治笙,顿了几秒才道:“她怎么了?”

    在宋喜心里,她特别害怕是手术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不然乔治笙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乔治笙毫不避讳的回视宋喜,两人四目相对,他薄唇开启,声音冷淡的回道:“她们家两个女儿,她姐当初就因为流产手术,再也没怀过孩子,他爸妈害怕她也是这样,所以一直都不让她做掉,你倒是厉害,三言两语就她看透红尘了。”

    宋喜脸色刷一下煞白,像是前一秒的血液顷刻间被抽走,乔治笙见状,心底说不清是泄愤还是更加泛堵。

    早前他跟霍嘉敏的家人都在纠结,怀了人渣的孩子,任凭谁的第一反应都是不要,可是不要,前车之鉴,难免霍嘉敏不是第二个她姐,霍家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乔治笙也不愿让霍嘉敏冒险。

    如今霍嘉敏还是下决心把孩子打掉,其实说白了,留与不留,全是霍嘉敏的选择,宋喜不过是其中一部分原因,但乔治笙就是故意要让她承担这份压力,本是出自对她离家出走的惩罚,谁想到……

    眼泪大滴大滴的从下睫毛处滑落,宋喜站在客厅一处,连遮掩都没有,仿佛是难过极了,整个人控制不住情绪,人都是崩溃的。

    乔治笙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眼中透露着惊讶,不解,心虚…甚至是一丝丝的懊悔。

    眉头一蹙,他没底气的道:“你哭什么?”

    宋喜终于抬起左手,用手背挡着眼睛,直挺挺的站在原地,哭得像个无措的孩子。

    自打宋喜跟乔治笙的生活有了交集,他不止一次把她弄哭,但这却是乔治笙第一次见她哭,还是哭得这么厉害,一如受了天大的委屈。

    乔治笙向来最讨厌麻烦,更是没有女人敢在他面前矫情,他应该很生气才对,可眼下他自己都没发觉,他不是生气,只是有些无措,因为自己的无措,所以生气。

    “大半夜有什么好哭的?”

    憋了半晌,乔治笙挤出这样的一句话。

    话音刚落,宋喜扭头往楼上跑去,乔治笙看着她的背影,满脑子都是她刚刚泪流满面的模样。

    宋喜一口气跑回三楼房间,房门关上,她冲到床边,用被子把自己蒙上,终于可以放肆的嚎啕大哭。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难受,像是压抑了太久的情绪,终于还是在这一刻爆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