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65章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四人一起乘电梯上楼,待回到包间,常景乐第一个看着霍嘉敏说:“都叫你不要来了,还非要跑一趟。”

    霍嘉敏不以为意的道:“我又不是腿脚不利索,怎么不能来了?”

    说着,她瞥了眼佟昊,半打趣半埋怨的说:“我要不是恰好在楼下遇见他们两个,某人八成还要欺负宋喜呢。”

    某人很冤,一根手指头没碰过宋喜,被打的人是他好么?

    佟昊丧着脸,不回答也不否认,兀自落座。

    宋喜也是,安安静静的,并不搭腔。

    乔治笙抽空看了她一眼,见她明显的气焰消散,难不成真让佟昊给收拾了?

    元宝帮霍嘉敏拉开椅子,霍嘉敏就坐在宋喜身旁,径自拿起酒杯,她边倒酒边道:“今天这么大喜的日子,怎么能少了我?来,我敬你们几个一杯。”

    阮博衍说:“喝什么酒,喝饮料。”

    霍嘉敏笑说:“没事儿的,就一杯。”

    乔治笙面面无表情着一张脸,声音低沉道:“我这儿没酒给你喝。”

    明明是好话,可是到他嘴里就会变了味道。

    好在霍嘉敏早已习惯,毕竟认识这么多年了,她只是嗔怒的瞪了他一眼,到底是放下酒杯,拿起一旁的饮料,以饮料代酒。

    宋喜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像大家对霍嘉敏的态度都像是对个病人。

    待到他们喝了一杯之后,宋喜凑近霍嘉敏,小声问:“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霍嘉敏面带微笑,小声回道:“我自由了。”

    此话一出,宋喜看着霍嘉敏的眼神中透露着不敢确定,霍嘉敏读懂她的神情,依旧微笑着说道:“嗯,我做手术了。”

    宋喜离开夜城不到一周,霍嘉敏竟然把手术给做了,即便之前宋喜毫不犹豫的站在不要孩子的一方,可眼下木已成舟,她心里还是说不出的失落跟难过。

    瞧她如此,霍嘉敏反而拉着宋喜的手,小声安慰,“没事儿的。”

    宋喜说不出来话,只本能的回握住她。

    这顿饭有霍嘉敏在,乔治笙跟佟昊都没有再难为宋喜,宋喜本就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之前是赶鸭子上架,如今身边坐了个稍微熟悉又没危险性的人,她通程都很安静,基本没再讲过话。

    乔治笙不是故意要留意宋喜的一举一动,他只是好奇,佟昊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怎么好像突然间精气神儿没了,坐在那里恨不能要隐身,生怕别人把话题扯到她身上。

    宋喜先是被乔治笙为难,紧接着被佟昊一吓,如今霍嘉敏突然说,她自由了,这随便一件事儿,她尚且还能扛,可是几件事儿堆到一起,她心里忽然特别难受,别说吃饭了,就是咽口水都堵得慌。

    好不容易熬到饭局结束,宋喜心想,如果待会儿还有人提让她买单,那她就下楼去买单,但是没有人提,无论乔治笙还是佟昊,都像是失了忆。

    她晓得这只是个调侃她的话题,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差一顿饭钱,更何况这还是乔治笙的地盘儿,赌气归赌气,她也不会再提,这事儿就算翻篇,过去了。

    楼下都是休闲娱乐的地方,常景乐张罗着下去玩儿,宋喜见缝插针,淡笑着说道:“你们去玩儿吧,我就先走了。”

    常景乐看着她说:“这么早就走吗?一起玩儿吧,晚了我们送你回去。”

    宋喜笑着摇摇头,“谢谢,不用了,我明早还要上班。”

    元宝道:“我送你下去。”

    佟昊憋了一整顿饭的闷气,此时跟着道:“去哪儿?我送你。”

    宋喜现在最怕的就是佟昊,丫就像颗不定时的炸弹,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

    “不用,我自己走。”她回的很快,眼底有一闪而逝的排斥和忌惮,偏偏这神情被乔治笙瞥见了,他心底越发的不爽,更加好奇之前佟昊追出去,对她做了什么。

    霍嘉敏也挽留宋喜,叫她留下来再玩儿一会儿,宋喜微笑着道:“以后有时间的,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改天我约你出来吃饭。”

    此前一直没出声的乔治笙,忽然开口说道:“今天折腾一天了,先散了吧。”

    在不明真相的人看来,乔治笙这话是因为担心霍嘉敏的身体,她刚做完手术没几天,管不住跑出来也就算了,没理由再拉着她熬夜。

    阮博衍也说:“昊子刚回来,让他休息一下,我送嘉敏回去。”

    常景乐说:“行吧,也不差这一天,我送宋喜回去。”

    他这话一出,急的是宋喜跟元宝,俩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想法,不能让他送啊,他往哪儿送?

    乔治笙不开口,元宝硬着头皮接道:“我送笙哥回去,顺道送宋xiao jie,方便。”

    佟昊眉头轻蹙,似是不耐烦的说:“你们谁都不用,我送她。”

    一时间众人纷纷争抢护送宋喜的主动权,她还成香饽饽了,宋喜见状,不能再保持沉默,她努力勾起唇角说道:“真的不用麻烦你们,我住的不远,自己打车就行。”

    常景乐说这话不过是为了套乔治笙,可乔治笙通程面不改色,没有心虚,更没有搀言,常景乐暗道无趣,一场现成的热闹就这么泡汤了。

    元宝不开口是碍着乔治笙,在乔治笙身边待久了,这点儿眼力见儿还是要有的,有时候少说话才是明智之举。

    果然,常景乐不争了,佟昊也被宋喜热情的拒绝掉,最终的结果就是宋喜一个人打车回家。

    坐上车,司机问她去哪儿,宋喜迟疑了三四秒,这才轻声回道:“翠城山。”

    没人知道她在这短短几秒时间里,心里经历了什么,那是不愿却无可奈何,不甘却无路可走,明知道回去那里不会开心,可她又能怎么办?

    短短数月,她已经学会了打断脊梁,向人低头的姿势。

    心酸到极处,眼泪已经涌上眼眶,宋喜赶紧张开唇瓣,悄无声息的做着深呼吸,努力压制住那股汹涌而来的委屈。

    她不停地安慰自己,人生嘛,哪有一帆风顺的,都说人是公平的,她过了二十五年的好日子,就算风水轮流转,也该轮到她遇坎儿的时候了。

    不要怕,不管前路等待她的是真阎王或是假阎王,她只管趟着往前走,如果阎王叫她三更死,她也折腾不到四五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