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87章 耍她

时间:2018-07-10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盛浅予去蓉城之前没有跟关彧打招呼,因为下飞机已是晚上,虽然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可能,但无畏的牺牲不可以。

    期间关彧发短信问她什么时候来,盛浅予看到却没回,在酒店住了一晚,她强迫自己睡觉,睡好才会有精神周旋,可是陌生的城市,一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人和事,盛浅予闭着眼睛,忍不住揪紧被角,不让眼泪流下来。

    若不是乔治笙叫人把她抓起来羞辱,若不是亲耳听到他伤人的话语,怕是她现在还会做梦,也许她去求他,乔治笙会心软。

    但是现在,她宁愿去求关彧,因为恨极了乔治笙,哪怕羞辱自己十分,也要波及他三分……虽然,她猜他不会再有心疼的感觉。

    别人睡不着是一夜辗转难眠,盛浅予一夜没睡,却连身体都没翻动一下,隔天早上十点,她拿出手机给关彧发了条短信,说她到蓉城了,她查过,这个时间是早班从夜城飞蓉城的第一班。

    以她近期对关彧的了解,他大多数时候对她爱答不理,发信息总要晚几个小时才回,但这次她失算了,没想到关彧很快把电话打过来,盛浅予还在酒店房间,赶紧调整一下状态,接通道:“喂。”

    关彧说:“下飞机了吗?”

    盛浅予道:“还在跑道上,估计要等一会儿。”

    关彧说:“我来接你。”

    盛浅予说:“不用了,你约地方吧,我待会儿先去趟酒店,把东西放下就去找你。”

    关彧说:“我已经在路上了,你出来等我一下。”

    盛浅予没想到关彧起这么早还要来接她,心想谎言不能戳穿,心底着急,面儿上还得不动声色的说:“别折腾了,我这边马上下飞机,自己打车就行。”

    关彧翻脸似翻书,前一秒说话还挺正常,这一秒忽然沉声道:“你什么意思,不想让人看见我们在一起,还是觉得我去接你排场不够大?”

    盛浅予何时被人这么噎过,关键这人还是从前追在她屁股后面跑的人,没有马上接话,她沉默。

    几秒之后,关彧道:“不高兴?用不用我帮你订回夜城的机票?”

    盛浅予暗自调节呼吸,出声回道:“那你路上小心点儿,蓉城这边温度高,我下飞机先去换身衣服,你要是先来了,等我一会儿。”

    关彧笑了,“打扮漂亮点,我记得你二十岁的样子,这么多年不见,可别让我失望。”

    两人都心知肚明此次碰面的意义,但他光明正大的讲出来,当她是上赶着送上门的女人,这份羞辱……盛浅予咬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

    电话挂断,她赶紧换了身衣服,一夜未睡,她脸色苍白,在化妆的时候,盛浅予好几次都想将口红按断,将细长的眉笔戳进某人的心脏,可是不能,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像关彧说的那样,打扮的漂亮点儿,这样才有谈判的资本。

    换了身裙子,盛浅予戴着墨镜,拖着行李箱从酒店打车去机场,她没忘记任何细节,包括刚刚从机场出来,总要带着行李箱。

    一路上确认万无一失,还特地让司机把车停在其他出口,避免跟关彧碰上,她算了下时间,从关彧打电话给到她出现在机场,前前后后也快一个小时,当时关彧说已经在路上,她就怕半路接到他电话,可他这会儿还没打来,她反而有些奇怪。

    人站在机场出口,盛浅予打给关彧,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她只好作罢,等了二十分钟,她又打了一个过去,对方还是没接,盛浅予发了条短信给他:我在3号出口等你。

    电话打都没人接,跟何况是短信,一样石沉大海。

    五月底的蓉城已是非常热,外面气温高达三十四度,盛浅予返回机场大厅,里面的空调又调的很低,二十度左右,一冷一热,人都是虚的。

    等的时间越久,盛浅予越觉得关彧是在耍她,明知她带着求人的心态来,不敢跟他怎么样,所以越发的得寸进尺。

    最可恨的是,她明明看透了一切,却又无可奈何,她不能走,因为不知道关彧是不是派人躲在某个角落里,只等着她前脚一走,他后脚马上要找机会损人。

    机场中人来人往,但却没有一个人是漫无目的的,盛浅予找了机场内最贵的店坐下,外人眼中的她衣着光鲜长相漂亮,也不缺钱,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如今的盛浅予,尊严尽失,家族命运前途未卜,当真是一无所有。

    在机场从上午坐到下午,又从下午坐到晚上,久到连店员都开始私自议论,盛浅予点了一桌子东西,消费过千,她保证那些人议论她,也绝对不会是跟物质有关。

    晚上七点,盛浅予给关彧发了条信息,言简意赅:你要是没空过来接我,我就先去酒店了。

    她是来求他的,可她也有自己的底线,如果关彧真的没有想合作的必要,她也不会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短信发过去没多久,关彧电话打过来,说:“你还在机场?”

    “嗯。”

    “我以为你不愿意让我来接,自己先走了。”

    盛浅予面无表情的道:“关彧,我带着自己全部的诚意,以及盛家和方家的诚意而来,如果你确定不想谈,可以直说。”

    关彧轻笑,“这就生气了?别,我现在过去接你,等我半小时。”

    盛浅予挂断电话,如鲠在喉,从前只听说过跪着求人,如今感受到的,却不是膝盖疼,而是头顶的王冠反着戴,扎得人头皮生疼。

    半小时后,关彧打给盛浅予,叫她出来,他在3号口等她,盛浅予戴上墨镜拎着行李箱往外走,一桌子的东西除了咖啡喝了半杯,其他的一口没动。

    刚出机场大门的时候,外面的热浪轰得人头晕,像是感冒没好,盛浅予透过墨镜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奔驰,一名司机打扮的人迈步走过来,出声说:“是盛小姐吧?”

    盛浅予点头。

    男人接过她的行李箱,颔首道:“您先上车,我帮您把行李装好。”

    盛浅予走到街边的黑车旁,司机帮她拉开后车门,她没往里看,径自弯腰跨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