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86章 去蓉城

时间:2018-07-10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在盛家看来,接替许顺平位置的人越晚定下来越好,这样也方便方家在外替盛峥嵘筹谋,反过来讲,党家自然希望这个人越快定下来越好,免得夜长梦多,党帅和方耀宗在上头从不公开发表言论,自有两个派系的人争吵不停。

    互相博弈过程中,这个人选默认落在无派系的关长林身上,对于这个结果,自然也是党帅和方耀宗权衡利弊后的结果,关长林在进夜接手监委会之前,还有一系列的程序要走,这个时间最短也要个把星期半个多月,在这个期间里,多方势力就得各凭本事了。

    盛浅予这几天一直跟关彧保持联系,也是听方耀宗说,上头决定用关长林,这才彻底卸下全部试探,从笼络变成实打实的攀附。

    电话打到关彧那里,盛浅予道:“听说关叔叔最近要来夜城,你们什么时候到,我这边准备一下。”

    关彧说:“我爸去,我不去。”

    盛浅予心下狐疑,面上不动声色的问:“你不来吗?”

    关彧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

    盛浅予说:“怎么了,不方便吗?”

    关彧道:“我爸去夜城办公事,我跟着干什么?”

    盛浅予说:“那我去蓉城找你?”

    如果不知道盛浅予从前有多高高在上,多高不可攀,关彧也不会觉着她此刻有多走投无路,迫不及待。

    似笑非笑,关彧说:“好啊,你敢来吗?”

    盛浅予淡笑,“为什么不敢?你是狮子还是老虎,能吃人吗?”

    关彧笑意更浓,“行,那你来吧,我等你。”

    盛浅予应声,挂断电话后马上订了当天晚上飞蓉城的机票,随后出了房间去方慧那屋。

    方慧本就身体弱,这些天再着急上火,状态一天不如一天,盛浅予特地叫了专人回家二十小时守着,就怕出什么意外。

    方慧在睡觉,说是睡觉,也只是闭着眼睛,心底都是事儿。

    坐在床边,盛浅予叫了声:“妈。”

    方慧缓缓睁开眼睛,眼底不光是红,已经哭到浑浊发黄,精神略微恍惚。

    盛浅予心底不忍,越发的憎恨宋家和乔家,唇瓣开启,她轻声说:“妈,我有事儿要去趟外地,可能这几天都不会回来,跟你说一声,你不用担心。”

    方慧问:“你要去哪儿?”

    盛浅予道:“蓉城,外公说监委会下一任主审已经定了,是关长林,他儿子关彧早些年追过我,我没答应,现在我去蓉城找他,尽量争取让他站在我们这边。”

    方慧反应很慢,直勾勾的盯着盛浅予,好半晌才道:“那你要怎么争取?”

    盛浅予面色淡淡的回道:“无论用什么方法,我要尽可能为盛家争取最大的优势局面。”

    无论用什么方法……此话一出,方慧本就浑浊的眼底瞬间蒙上一层水雾,伸手去拉盛浅予的手,她哽咽着道:“不许去。”

    “……听见没有?不许去。”

    方慧泪如雨下,像是已经墙倒众人推,穷途末路,看起来狼狈不堪。

    盛浅予心很酸,这一刹那的酸是从方慧脸上看到盛家败落的模样,她不允许,盛峥嵘的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不到最后一刻,怎能轻易言败?

    反手握住方慧的手,盛浅予一滴眼泪都没掉,冷静的说:“妈,现在不是计较面子和尊严的时候,我爸还在里面,前途未卜,多少人想让我们盛家完蛋,外公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不会为了爸牵连到整个方家,所以现在只能是姓盛的救姓盛的,只有我们才是一家人。”

    方慧看着盛浅予,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她只是看着一个虚影,盛峥嵘和盛浅予,手心手背都是肉,让她在其中做出抉择,这是拿刀子在生生剜她的心脏。

    盛浅予心底难过,但难过的同时也在庆幸,这个家里终归是有人真正在乎她,舍不得她的,这就够了。

    稍稍用力回握方慧的手,盛浅予说:“妈,我要咱们一家三口团圆,要我爸平安出来。”

    跟男人打仗时的大刀阔斧不同,有女人的战场从来都是绵里藏针,但古往今来,任何人都不敢小觑女人在一场战役中发挥的作用。

    盛浅予从方慧房间出来的时候,还是红了眼眶,回去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她出门准备去机场。

    刚走到玄关处,家里大门打开,在这个家里有钥匙的就这么几个,盛峥嵘不在,只能是盛宸舟。

    果然,房门打开,盛宸舟拎着果篮出现在盛浅予面前,看到盛浅予手中的行李箱,盛宸舟诧异,“去哪儿?”

    盛浅予说:“去外地办点事儿,妈在里面,你进去看她吧。”

    盛家出了这样大的事情,盛宸舟也只知道跟宋元青举报有关,但方家和盛家当初联手把宋元青黑进大狱的事实,他并不知情,一来盛宸舟姓盛却不是盛峥嵘的亲儿子,只是侄子,二来盛宸舟的父母,也就是盛峥嵘的哥嫂,早年间就不希望盛宸舟走仕途,觉得官场复杂,动辄就有性命之忧。

    后来盛宸舟父母意外双亡,盛峥嵘将年幼的盛宸舟接过来当儿子一样抚养,盛宸舟选择入仕途,也是想着将来可以替盛家分忧,报盛峥嵘抚育之恩,盛峥嵘对外面所有人都可以利字当头,但实话实说,唯独对这个侄子,他还是以保护为主,从来没让他掺和进官场争斗,也算对得起在天的哥嫂。

    盛宸舟对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只是本能的担心盛浅予在这样的时刻离开夜城,有些不对劲儿,所以多问了几句,“什么事儿这么着急办?我陪你一起去。”

    盛浅予说:“不用,公司的事儿,我去去就回,正好你在夜城可以照顾我妈,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聊了两句,盛浅予匆忙拉着行李箱往外走,墨镜背后的眼睛一直都是红着的,她知道此番去蓉城会发生什么,但她没得选择,好像从以前到现在,选择权从来就不在她手里,她那么努力想要权衡好一切,可结果总是要失去一方,从前她丢了乔治笙,如今再不能让人毁了盛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