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80章 迟来的报应

时间:2018-07-08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许顺平的确跟投毒者有过大额金钱往来,还偏巧就在最近,如果幕后主使咬死了这是买凶杀人的最佳动机,那么好人一时间也是无法反驳,不过投毒者坚决不肯指证许顺平,定罪要讲证据,许顺平目前看来只是失去了监委会中的调查权,自己的人身安全没有问题。

    不过现在上面有两种声音,一种认为许顺平‘监守自盗’,谭闫泊系列案件不能再经由他审理;另一种认为目前证据有限,不足以认定许顺平就是指使投毒杀害谭闫泊的幕后真凶,定罪为时过早。

    但无论哪一种,因为投毒案件的横空出世,导致谭闫泊案件受审被阻是事实,还有被牵连进去的盛峥嵘,总不能就这样把夜城市长一直关在监委会里面,有没有罪,什么罪,总要给个说法,上面有人带头声称,建议先把盛峥嵘放出来,夜城的工作总得正常进行。

    许顺平一走,很多人都开始掂量,看样子盛峥嵘是不会在监委会里面待太久了,毕竟上头还有方耀宗坐镇,只要方家没倒,就没人敢在这种时刻推盛家的墙,就算见风使舵,也要看好了风向。

    盛峥嵘在监委会里也从最初的惴惴不安到气定神闲,私以为出去是一定的,只是时间或早或晚的事儿,结果变化总比计划快,谁能想到宋元青实名举报盛峥嵘,并且附带相关证据。

    这一下,监委会的人彻底懵了,虽说宋元青眼下在坐牢,但就这三个字往台面上一放,谁敢掉以轻心?更何况宋元青举报的不是别人,就是在他倒台后坐上他位置的盛峥嵘。

    许顺平不在,监委会里没有敢审这种大案的人,只好如实上报,上头人闻讯,没人再敢提议让盛峥嵘提前出来,而是改了口径,重新开始讨论,在许顺平没有完全洗清嫌疑之前,是否要派一个新领导下来指挥工作,如果要派,什么人最合适。

    一些结果看似简单,可寸土必争的经过,权势倾轧的较量,天晓得在这期间,党家和方家过了多少招儿,上头早已是风起云涌,而宋元青说到做到,绝对不会再让盛峥嵘出监委会。

    宋元青入狱三年,普通人早已接受了新人换旧人的事实,哪怕官场中也有很多人认定,宋家这辈子是完了,就算宋喜嫁进乔家,乔家也不可能让宋家重回仕途,可宋元青宝剑出鞘,第一剑指向的就是盛峥嵘,直到这时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世人眼中的成王败寇,在大人物身上,不到最后一刻未见分晓,蛰伏三年,也许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较量。

    快要被人遗忘的宋元青重回官场焦点,他主动联系乔治笙,说:“从现在开始会有很多双眼睛盯着我,同样也在盯着你,以后我们之间的通话会变得很困难,我已经跟党帅说过,乔家是完全可以信任的,方家和盛家此前一直都在针对你,党帅说他知道这些事儿,往后他会派人直接跟你联系,我很信任党帅。”

    最后这句话,是让乔治笙放心,党帅也是乔家可以信任之人。

    乔治笙应声:“我知道,您在里面保重,外面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经历过这么多,宋元青现在也是完全相信乔治笙的,把亲人们托付给他,不用担心方家在外使绊子。

    宋元青在紧要关头用自己把盛峥嵘给拖住,也让盛峥嵘尝尝失去自由的滋味儿,这一天虽然来得晚了些,可如果双方赌的是将来的二三十年甚至一辈子,那么三年,真的不久。

    从前宋家经历过的,如今正在慢慢回应到盛家人头上,当初宋喜一个人的眼泪,如今换做整个盛家人来流。

    盛峥嵘是确定出不来了,方慧整日在家以泪洗面,偷偷去找过方耀宗几回,方耀宗还是那句话,会尽力想办法,可私下里早就想好紧急方案,如果一旦事情败露,盛峥嵘是无条件要一个人承担所有的,总不能把方耀宗也给咬出来,那就是损人不利己,得不偿失的糊涂人了。

    方慧恨宋元青恨得要死,虽然当初方盛合伙将宋元青推下台的事情,她没有参与,可她知道,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向来是成王败寇,她也没心疼过宋家,只不过眼下轮到自己,终于尝到了个中滋味儿,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慢刀子割肉。

    她都如此恨,更何况盛浅予?

    宋元青自己坐牢也要拉盛峥嵘当垫背,偏偏宋喜还抢走了乔治笙,家仇私怨,统统赶到一起,盛浅予恨极了,气急了,也伤极了,如果凭借一己之力就能手刃仇人,那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将刀子插进宋家人的身体,还有乔治笙,那个曾经她最爱,如今最恨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方慧在盛峥嵘关押期间犯了几次病,都是盛浅予及时打给家庭医生才没有发生大事,方耀宗最近忙得分身乏术,也知道她因何病倒,并未亲自过来看她,只嘱咐盛浅予好好照顾。

    守在床前,盛浅予拿起碗,要给方慧喂粥,方慧摇头,盛浅予说:“妈,你别这样,外公很担心,爸爸知道也会很难过。”

    提到盛峥嵘,方慧泪湿眼眶,哽咽着道:“小予……怎么办,你爸要是有事儿……”

    盛浅予私下里哭过很多回,可当着方慧的面儿,她从来不哭,因为眼泪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放下粥碗,她理智回道:“爸现在只是出了些麻烦,外公不是说了嘛,监委会还没派人正式接手,一切都有转机。”

    方慧没办法告诉盛浅予真相,真相是方耀宗那边已经透了底儿,关键时刻弃卒保车。

    在方耀宗看来,只要方家还在,方慧和盛浅予依旧有享不尽的荣华,日子还跟从前一样,但对于妻女而言,丈夫和爸爸没有了,这份感情是其他人填补不了的,盛家完了。

    盛浅予抽了纸巾帮方慧擦干眼泪,眼睛里有红血丝,却一丝眼泪都没有,冷静到近乎冷血的说:“别哭了,我来想办法,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不会让爸坐牢。”

    乍听盛浅予说这番话的时候,方慧只是难过,却并没有往心里去,如果一件事儿连方耀宗都解决不了,盛浅予又能有什么办法?

    可她不知道,眼下盛浅予面前,还真就摆着一条万分之一的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