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66章 往事灰飞烟灭

时间:2018-07-06作者:鱼不语

    盛浅予脸上始终罩着黑色头套,什么都看不见,喊到声嘶力竭,忽然间拽着她腿的人皆是停下动作,她惯性挣扎,慢半拍听到

    有人叫道:“笙哥。”

    没有人应声,也没人再动盛浅予,盛浅予听到了急促的呼吸和啜泣声,后知后觉,这是自己发出来的。

    浑身脱力的靠在椅子上,若不是手跟椅背绑在一起,她现在一定会一头栽下去,隔着一片不透光的黑暗,她哆嗦着嘴唇,出声

    叫道:“治笙?”

    一丝声响都没有,像是之前的一切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盛浅予前所未有的恐惧,再次颤声叫道:“治笙……”

    熟悉的声音传来,低沉冷漠,“先出去。”

    的的确确是乔治笙的声音,是盛浅予朝思梦想,在梦里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伴随着一串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随后是乔治笙拉了椅子,坐在她面前。

    盛浅予无助大哭,若不是人动弹不了,她现在一定会冲进他的怀抱。

    乔治笙不做声,但她知道他在,约莫一分钟的样子,哭声由大变小,情绪从失控到渐渐稳定,盛浅予对着面前什么都看不到的

    空气道:“治笙……我好害怕,佟昊他叫人……”说不下去,尽是哽咽。

    空气静谧了五秒左右,紧接着是乔治笙惯常冷漠的声音,“我知道。”

    盛浅予面罩背后的表情骤然一僵,她想屏住呼吸,可啜泣让她身体不停轻颤,她不说话,正对面的乔治笙说:“是我让人带你回

    来的。”

    眼泪不受控制的疯狂涌出,盛浅予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也一声不吭,她感觉不到自己在流泪,只能察觉温热的液体

    顺着眼眶滚落,似是心口流动的鲜血。

    半晌,“你骗人。”盛浅予费尽所有力气,这才从唇缝里挤出三个字。

    乔治笙道:“不是我骗你,是你自己骗自己。”

    他的声音那样熟悉,熟悉到她清楚记得同样的一张嘴里,曾经说过的温柔话语,微不可见的摇头,盛浅予低声说:“你骗我……

    如果你真的忍心看我受辱,为什么现在才来?”

    乔治笙冷声回道:“有区别吗?如果我还在乎你,我不会允许任何人这么对你。”他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种事情,无论坐在这里

    的人是谁,他都不想看。

    “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动我的人,向来不会有好下场。”

    他声音冷漠又淡薄,像极了在对一个陌生人讲话,盛浅予岂止是心如刀绞,万箭穿心也不抵一二。

    痛彻心扉,她流着眼泪,却声音平静的问道:“谁是你的人?”

    乔治笙说:“事到如今你还想隐瞒?你挑拨谭凯做了什么,心里有数。”

    盛浅予不答反问,还是那句话,“谁是你的人?”

    乔治笙说:“宋喜,她是我老婆。”

    “切……”盛浅予发出一声模糊了嘲讽和不屑的笑声。

    眼泪如开了闸的洪水,自顾喷涌而出,她却笑着道:“宋喜是你老婆?乔治笙……那我是你的谁?我算什么?!”

    她以为自己会声嘶力竭,结果却是笑中含泪,尾音哽咽。

    乔治笙丝毫不为所动,波澜不惊的声音传来,“开始我以为,我们当不了家人也能当朋友,后来发现朋友也不适合,只能当陌生

    人,现在,我们是敌人。”

    她的失态越发衬得他云淡风轻,仿佛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她一个人在自作多情,盛浅予无法形容这一刻内心里的兵荒马乱,他肆

    意践踏着她的心,没有对比永远不知道哪一种伤害最伤人,跟乔治笙的狠比起来,佟昊简直不值一提。

    他们曾是爱人,而后他想当朋友,发现宋喜不喜欢,所以连朋友都没得当,现在更是为了宋喜,他选择跟她当敌人。

    宋喜,宋喜……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为了一个宋喜!

    “她到底哪里好?”声音很轻,盛浅予把所有的恨意化作一个问号。

    乔治笙说:“我愿意把一切都给她。”人,心,所有他拥有的一切。

    盛浅予闭上眼睛,无声勾起唇角,片刻过后,她再次问:“那我算什么?曾经的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这一次乔治笙明显停顿,她看不见他脸上神色,却依旧期待自己能够牵动他的情绪。

    “做这么多,你到底想证明什么?证明我最爱的是你,还是我爱过你?”

    “如果是前者,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最爱的人是宋喜,她是我老婆,是我孩子的妈妈,是我未来后半生都要一起生活的人,

    我会用我的一切,包括身家性命去护她周全,你跟她为敌,就是跟我为敌。”

    “……至于后者,你根本无需证明,如果你来问我,无论从前还是现在,我都会坦白的告诉你,我爱过你。”

    盛浅予以为心已经死了,不会再痛了,可当乔治笙说‘我爱过你’的时候,仿佛心脏回光返照,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放肆疼痛,只为

    了告诉她,她还活着。

    她有多久没从他嘴里听到‘爱’这个字了?

    不是爱你,而是爱过你。

    她没有哭出声,只是浑身筛糠一样的发抖,乔治笙就坐在她对面,看着黑色的头套,他连她的脸都不愿见到,眼底也没有丝毫

    怜悯和动容,薄唇轻启,沉声说:“不要再对我抱有任何幻想,今天抓你过来,就是清楚的告诉你,我们之间仅有的关系是敌人

    ,不是前任,是你自己一步步败光了我对你所有的情义,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欠你什么,今天之所以没动你,不是因为你曾

    是我的谁,而是喜儿不会高兴我对你做的事儿,但我希望你记住今天的教训,我不会对任何一个敌人手下留情,包括你。“

    说罢,乔治笙站起身,盛浅予道:“临走都不敢让我看你一眼吗?”

    乔治笙说:“我不想看见你。”

    他迈步往前走,盛浅予被刺得泪如雨下,她不想哭,可是根本忍不住。

    后面有人进来,再次将她捂晕,她知道乔治笙不会要了她的命,当然也知道他‘手下留情’不再是因为爱情,而是如今形势,他不

    会冒然动高官家属,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们当真渐渐走到了敌对的立场,从今往后,爱情灰飞烟灭,战场上只讲利益,无论他

    们谁输谁赢,都会亲手为对方送葬,也好,也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