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65章 如数偿还

时间:2018-07-02作者:鱼不语

    佟昊也没有再跟盛浅予讲话,而是一边往前走,一边道:“玩儿什么,带我一个。”

    白猛说:“‘跑得快’,这帮小子刚才还想合起伙来搞我,你快来治治他们。”

    某人委屈抱怨,“猛哥给我赢得就快脱|裤子裸奔了……”

    白猛说:“输了不给钱还敢告状?”

    有人说笑有人起哄,佟昊不以为意的口吻道:“一帮大老爷们儿,就算脱光了谁乐意看?好像你有的我没有似的。”

    白猛嬉笑着说:“大小不一样嘛。”

    一片属于男人纯粹又带着侵略性的笑声,直让不远处的盛浅予觉着刺耳,然而更刺耳的还在后头,佟昊说:“自己人跟自己人之间内耗没意思,这儿不有现成的赌注嘛。”

    盛浅予能感觉到很多目光一起朝她看来,神色各异,让人浑身发毛。

    白猛问:“怎么赌?”

    佟昊嘴里叼着烟,淡淡又冷漠的回道:“每人押她身上一样东西,谁输了就脱她的。”

    话音落下,男人们兴奋了,盛浅予却是心脏咕咚一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会的,佟昊一定只是吓唬她而已。

    “我押她毛衣。”

    “我押毛衣里面的。”

    “龌龊,你们这帮人,看不见人身上还有外套吗?”

    “你想押外套啊?”

    “我只是提醒一下其他人,别忘了外套,我押裤子。”

    “靠,最他么猥琐的就是你……”

    一帮男人嘴里面什么浑话都有,盛浅予这身东西都不够他们分的,她坐在椅子上,心跳加速,浑身血液往头顶冲,差点儿大声骂出来。

    他们瓜分完之后就开始打牌,打牌途中有人说:“果然有目的就有动力,我好想强子赢。”

    另一人说:“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白猛道:“强子押的什么?”

    “外裤里面那层。”

    “她不会外裤里面套棉裤了吧?”

    又是一阵哄笑,盛浅予被反绑在后背的手腕用力扭动,然而根本抽不出来,反而手腕被绳子割的生疼。

    几分钟后,随着一阵哄闹,不知道是谁赢了,一帮人闹吵吵的朝着盛浅予的方向走来,盛浅予屏气凝神,正襟危坐,她就不信佟昊真的敢动她,她是乔治笙的……

    一只手忽然扣住她的脚腕,这一刻所有的伪装尽数崩塌,盛浅予像是被夹到的猎物,反应巨大,一边抬腿反抗,一边厉声道:“放开我!”

    男人双手扣着她两只脚踝,往后站将她的腿抻平,盛浅予想回击,但马上从旁冲上来好几个人,一起拉她的腿,哪怕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饶是如此,已经够她头皮发麻,她在椅子上剧烈挣扎,一边动一边大声道:“滚开!放开我……佟昊,你敢!”

    佟昊就站在她正对面,闻言,沉声说:“为什么不敢?”

    盛浅予上身被绑在椅子上,下半身两条腿分别被人抻着,抬不起也放不下,可以想象的屈辱,气到浑身发抖,她隔着黑色头套,一字一句的道:“你再敢叫人碰我一下……”

    后面威胁的话没有说完,佟昊故意挑衅,“我叫人碰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盛浅予羞愤难挡,可饶是如此也不敢真的激怒佟昊,沉默半晌,开口道:“我跟乔治笙是什么关系,你心知肚明,你这么对我,他脸上也没光。”

    佟昊闻言,不答反问:“你跟笙哥是什么关系?”

    盛浅予不做声,佟昊替她回答:“笙哥跟你,充其量是谈过一场恋爱,你们分手的时间比在一起的时间还多,他现在老婆孩子都有了,我不懂你还在这儿念叨什么?”

    盛浅予牙齿咬出了声,停顿片刻,出声回道:“宋喜算什么?她不过是乔治笙找我没找到时的替代品,钻了个空子而已,现在自以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想借着乔家的势,壮她宋家的名,她这样早晚有一天会害死乔治笙,连累整个乔家!”

    佟昊眼神彻底冷下来,沉声道:“照你这么说,笙哥只有跟你在一起才不会连累乔家?如果你觉得喜欢一个人就是趋利避害的话,很显然,笙哥要的是福祸与共。”

    盛浅予被戳到软肋,开口说:“他想要的我都能给,是他舍近求远,自讨苦吃!”

    佟昊脸上的嘲讽表情,她看不到,只听得无比讽刺的声音传来:“是我有病,跟你这种人讲道理。”

    说着,他给身边人使了个眼色,拉着盛浅予腿的人忽然开始动作,哪怕只是想要脱掉她的鞋,盛浅予都浑身汗毛竖起,失控尖叫。

    几个大男人想要欺负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被绑着的女人,简直易如反掌,鞋被脱掉,而后是袜子,有人伸手往她腰间裤扣处碰,盛浅予失声大哭,“别碰我!滚…滚开,你们别碰我!”

    裤子只扒到一半,那些人忽然没了动作,当然不可能是突然心软,而是佟昊授意。

    佟昊拉了椅子坐在崩溃无助的盛浅予对面,轻声道:“害怕吗?”

    回应他的只有止不住的啜泣声。

    他又问:“绝望吗?刚刚那一刻脑子里想的什么?”

    盛浅予终是咬牙切齿的说:“佟昊……你会后悔。”

    佟昊眼底划过戏谑和无所谓,点了根烟,他出声说:“你教唆谭凯去找宋喜的麻烦,当时宋喜受到的,今天也让你体验一回。”

    盛浅予一声不吭,唯有啜泣不小心溢出。

    佟昊面无表情,继续道:“不愧是盛家人,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心狠手毒,借刀杀人这招儿真是妙,本以为谭凯成了植物人,就没人知道你在背地里干的脏事儿了?你一定没想到,老天有眼,谭凯现在虽然不会说话,但你怂恿他去找宋喜的事儿,通过别人的嘴里说出来,谭凯有今天不冤,冤的是怎么漏掉了你这个贱人?“

    佟昊觉得在形容盛浅予方面,他有些词穷,想来想去唯有简单朴实的贱人二字略可代表。

    盛浅予事到如今还不承认,死鸭子嘴硬,“有本事你叫谭凯出来指证我,空口无凭,你怎么说都可以。”

    佟昊身子往后一靠,一声不吭,之前停下动作的人,却忽然重新开始未完成的动作。

    盛浅予想要忍住不喊,可反抗是本能,尖叫也是本能,这一刻她特想直接晕过去,但偏偏她还清醒着,清醒着品尝受人侮辱的滋味儿。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