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64章 绑架

时间:2018-07-02作者:鱼不语

    外界都以为祁丞的死会给盛浅予造成巨大打击,毕竟都是要订婚的人,两人感情一定很好,但只有盛家人清楚,盛浅予压根儿就没往心里去,盛家和方家之所以气愤,因为祁丞死后还让他们两家丢了脸,但在盛浅予看来,祁丞死得蹊跷,哪怕警方最后定义为酒驾,可她依旧觉得有人故意要让祁丞去不了订婚宴,至于这个人是谁,她希望是乔治笙。

    乔治笙已经公开跟宋喜的关系,宋喜怀孕,母凭子贵,这些盛浅予曾幻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现如今都被另一个人取代,所以她不得不把祁丞的死归结在乔治笙头上,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抵挡现实带来的伤害。

    跟兰冬薇不同,兰冬薇被常景乐当众打脸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好意思出门,就怕遇见熟人,但盛浅予不怕外界的目光,因为鲜少有人知道她跟乔治笙谈过恋爱,也曾差点儿谈婚论嫁,更何况她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忙,盛家要把部分资金和项目秘密转接到余昇集团,她表面上只是余昇集团的一名高级职员,实际上整个公司都是她的,只不过法人代表不是她,她必须要打起精神去公司工作。

    这天她如常从政府小区开车出门,走老路去公司,路上好端端的开车,只听得’砰‘的一声炸响,车胎爆了,心跳陡然加快,她没敢踩死刹车,赶紧握稳方向盘,缓缓把车停靠在路边。

    盛家为她安全着想,她来回出入都有专门的人保护,后面车辆很快跟进,从车上下来一个陌生男人,站在驾驶席车门边,俯身道:“您车胎爆了,坐我们的车吧?”

    盛浅予眉心微蹙,从副驾上拿起包,推开车门下车,跟男人一起往后面的车辆走,五米之外停着一辆黑色私家车,一个陌生男人站在后车门旁抽烟,盛浅予只看了一眼便察觉出异样,盛家派来跟着她的人,都是训练有素的警卫员,怎么可能当着她的面儿抽烟?

    直接跑一定是跑不掉,盛浅予走着走着忽然停下,然后面色无异的道:“我有东西落在车上,等我一会儿。”

    她转身往自己的车辆方向走,琢磨着上车之后锁车,赶紧给人打电话,虽然不知道家里派的人去哪儿了,怎么会没跟上,但这附近就有警察局,一个电话应该三五分钟就能到,结果才走了两步,只觉得身后有股风吹过,刚想跑,男人将她从后面拦住,一只带着明显异味的毛巾朝着盛浅予脸上糊来,她心底想着不要呼吸,但那毛巾堵住她口鼻,她还是很快就觉得天旋地转,浑身无力。

    印象中,她听到有人叫了一声‘猛哥’,然后刹那间意识全无,陷入混沌黑暗。

    再次听到簌簌声响,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盛浅予好半晌才找回可以控制肢体的力量,动了动,后知后觉,手被反绑在身后,眼睛睁开,入眼也是一片黑暗,因为头顶罩了黑色头套。

    她听到斜前方传来不止一个男人的声音,他们在打牌,有人说:“猛哥,不带你这么玩儿的……”

    随后一个男人说:“不这么玩儿怎么玩儿?输不起就直说,脱|裤子绕场跑一圈儿,我免你一把的钱。”

    一帮人都在起哄,盛浅予辨认出被喊猛哥的男人,就是之前走到她车边,叫她下车的那个。

    怪她大意,怎么会想当然的以为这张陌生面孔是家里派来的人?这是哪儿?抓她的人是谁?有什么目的?

    正想着,外面似是有人进来,众人纷纷叫道:“昊哥。”

    随后,盛浅予屏气凝神,虽然没听到脚步声,可她知道,有人朝她走来,原本纷杂的打牌声早已停止,周围鸦雀无声。

    足足十秒钟的时间,没人说话,盛浅予被绑在椅子上,不透光的黑色头套下,她睁着眼睛,试探性的道:“佟昊,我知道是你。”

    她不确定自己面前到底有没有人,若是有,到底是不是佟昊,可她还是自顾自的说道:“你敢抓我,知不知道后果是什么?”

    没人应答,盛浅予沉默片刻,继续说:“你抓我过来,会连累乔治笙的。”

    话音落下,几秒之后,熟悉的男声传来,低沉危险,“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抓你过来?”

    果然是佟昊。

    盛浅予莫名的舒了口气,因为佟昊是乔治笙的人,而乔治笙……不会伤害她。

    “你先把我放开,我不会跑。”她平静的说。

    佟昊道:“你拿这儿当你家?还是拿我当你自己人?”话里话外嘲讽口吻昭然若揭。

    盛浅予声色不变的回道:“你抓我过来,我家里人一定会找我,要是找到你头上,罪名你担不起,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说是我过来找的你。”

    佟昊讽刺的道:“是不是祁丞的死对你打击太大,你脑子坏掉了?我不是请你回来喝茶的,你也用不着跟我这儿装好人,给谁看?”说罢,不待她回答,他又径自补了一句:“笙哥不在这儿,省省吧。”

    盛浅予头套背后沉了脸,声音也冷了几分,“佟昊,你知道就好,我给你机会不是看你面子,而是看乔治笙的面子。”

    佟昊嗤声回道:“笙哥需要你给的面子?就你这种当面人背后鬼的,要你的脸有什么用?看见你的脸就倒足了胃口,你没能嫁给祁丞,我们真心替你难过,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陪你狼狈为奸,还偏偏是个短命的鬼,看来……你这辈子注定是个孤独终老的命,就连祁丞这种烂人都不稀罕跟你在一起。”

    盛浅予何时被人这般当众羞辱过,面色难看,她胸口明显起伏,几秒后才开口说:“我跟乔治笙之间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插嘴,是我要警告你,小心祸从口出,自己死不要紧,别连累了身边的兄弟。”

    佟昊似笑非笑,“恼羞成怒啊?我听说你心脏不大好,会不会直接就气死过去?这样倒好,省得动你脏了我的手。”

    盛浅予没有激怒佟昊,因为她知道佟昊六亲不认,懒得跟他对话,尤其在不确定他下一步到底想做什么之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