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59章 再陷隐患,不留把柄

时间:2018-06-30作者:鱼不语

    宋喜没有乔治笙那种天生的好定力,现在她脑子里哪还有狮子头,停顿片刻之后,她出声道:“不去吃饭了,你赶紧去佟昊那边儿看看。”

    且不说谭凯对于如今局势的重要性,单说这是一条人命,后续如何处理,每一个环节都马虎不得。

    乔治笙面色无异,替宋喜拎起一旁的包,牵着她的手道:“佟昊会处理好,元宝也在,不用担心。”

    宋喜眉头轻蹙,担心显在脸上,乔治笙说:“谭凯的情况不是一天两天,那头早就做好了准备。”

    宋喜低声问:“你决定好要找人假扮谭凯?”

    乔治笙说:“谭凯活着就是植物人,谭闫泊每次也只要求看他一眼,不说话,不会露馅儿,他们找回来的人我见过了,很像,足以以假乱真。”

    两人走在乔家院子中,宋喜边走边说:“可我总觉得这是个隐患,假的就是假的,而且我们看不出来的东西,不代表谭闫泊也看不出,毕竟他们是父子,要是谭闫泊真的看出端倪,发现我们在骗他,那以后的交易就没法谈了。”

    乔治笙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谭凯中枪是盛家想杀人灭口,但盛家也一定派人给谭闫泊带过话,说是我这边动手把人从株海抢来,他们不得已才误伤,你别以为谭闫泊跟盛家闹过一次嫌隙,就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如果他知道谭凯死了,他不会再说一个字。”

    宋喜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其实说白了,现如今的谭闫泊谁也不想依靠,谁也不信,只不过碍着谭凯在乔治笙手中,他不得不低头,而且他特别老奸巨猾,乔家用怀柔政策,本想让他心甘情愿的交出方盛的底儿,结果他话锋一转,咬出个钱海龙来,这招儿看似在向方盛示威,虽然实际上也的确是,可他更深的动机,是想挑起方盛与乔宋之间的争斗,以及同一条船上的官员对乔家的憎恶。

    宋喜都不敢想,乔治笙搅进这摊浑水,外界到底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只不过慑于乔家的背影,以及不敢此地无银三百两,冒然动手,怕引火烧身。

    老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宋喜嘴上不说,可心底始终过不去这道坎儿,有时候也会钻牛角尖儿,想如果乔治笙没有遇见她,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所有事情。

    她低头走路明显出神儿,乔治笙自己开车,拉开车门让她坐好,待绕到驾驶席,他关上车门,出声道:“不记得我们约法三章了?”

    他给她定的三章铁律,无论任何时间,地点,条件,第一保护好自己,第二照顾好宝宝,第三再想其他人和事。

    宋喜是答应乔治笙,他不瞒她在外面发生的任何事情,但她听了之后一定不能忧心。

    稍顿,宋喜出声回道:“我没往心里去。”

    乔治笙道:“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你说的。”

    宋喜一看混不过去,抿了下唇,如实回道:“我也想放空自己,每天就想些开心高兴的事情,但我从来做不到自欺欺人,我爸还在监狱里,你身边也是危机四伏,听到一些消息,我会本能地盘算,我想找个最好的办法,不仅是帮你,也是帮我爸,帮咱们全家。”

    “要想过安定舒心的生活,逃避不是办法,解决才是根本,我承认我的确用了脑也走了心,但我保证,绝对不会影响宝宝,他们如果知道我们现在正要做的事儿,也会暗自替我们使一把力的。”

    宋喜单手习惯性的护在腹部,她的身体中不再是孤身一人,而是三股力量,她跟乔治笙的孩子,又岂会脆弱?

    乔治笙知道宋喜要强,让她放手不管是不可能的,开着车,他目视前方,声音沉稳的说道:“你怕民不与官斗,对方更怕官不与匪争,他们再怎么出招儿,明面上也要顾忌影响,而私下里他们占不到丝毫便宜。”

    宋喜说:“我就怕他们官字两张口,把乔家定义成匪。”

    乔治笙面色淡淡,“如果他们有证据,就不会只是嘴上喊口号,我爸早在把公司正式交给我之前,就把所有拿不上台面儿的东西全部销毁,就是担心有人故意找茬儿,我接手之后,连灰色的部分都没留。”

    “不是我们这辈人跟上一辈的理念不同,而是时代不同,和平时代不需要乱世出英雄,而且乔家的资产想败光都难,能光明正大的挣钱,谁还反其道而行,非要把自己放在危险边缘?”

    宋喜是对乔治笙有深入了解之后,才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戴着有色的眼镜看人,她跟外界对乔家的看法一样,提到乔家,提到乔治笙,那就是白的反义词,而且大多数人的思想,有钱不赚王八蛋,乔家能赚这么多钱,一定都是黑钱。

    可乔治笙偏不是这种贪便宜的人,与其说他自负,不如说是老谋深算,他早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就看到了乔家的日后,走老路一时爽,但势必有太多人眼红,这世上唯一做不到的就是完美,但凡有丁点儿差错被人抓到把柄,那就是致命的危机,所以他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给外人留,当真应了那句话,平日不做亏心事儿,夜半不怕鬼叫门。

    纵观所有大公司,哪有不怕查的?乔治笙就敢说,海威不怕查,不仅海威,乔家名下的任何一家子公司,都不怕查,他从根本上杜绝了上头抓他把柄的可能性,至于上头想跟他玩儿‘黑吃黑’,那乔家是他们祖师爷。

    聊到这个,宋喜临时问:“经侦还在查吗?”

    乔治笙‘嗯’了一声:“公司账多,够查一阵儿的。”

    宋喜道:“沈兆易是公事公办的人,海威不存在任何违法行为,他绝对不会为难人。”

    乔治笙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沉默片刻,终是道:“怕就怕有人会难为他。”

    宋喜侧头看向乔治笙,马上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他是说,怕沈兆易查不到什么,那当初派沈兆易下来查的人,岂会轻易作罢?

    宋喜沉声道:“盛家要是敢给沈兆易下绊子,我就敢让谭闫泊再咬一条线上的人出来。”

    乔治笙听得出她话里对盛家的厌恶,以及对沈兆易的在乎,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沈兆易在宋喜心中就是正义的英雄,与其说她在护着沈兆易,不如说是她容不得任何人践踏纯粹的正义。

    说来当真有些泛酸,酸的是乔治笙竟然隐隐察觉到沈兆易的好,简直不可思议。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