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54章 表态,避其锋芒

时间:2018-06-29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祁丞出殡当天,盛家只象征性的送来花圈,怕是这花圈也是为了堵外人的口,毕竟一点儿表示都没有,一定会有人说盛家翻脸不认人,跟死人计较之类,但盛家对祁丞的不满已是昭然若揭,好些人都以为祁家这遭是彻底把盛家给得罪了,哪怕现在祁未当家,日后祁氏在政府这边也是讨不到丝毫甜头。

    结果短短数日,祁沛泓出殡,盛家竟然派了盛宸舟前来悼唁,外人瞬间看不透盛家意思,这到底是跟祁家划清界限,还是只对祁丞有所不满?

    祁未百忙之中找到机会,单独跟盛宸舟聊了几句。

    他问:“盛小姐最近怎么样?”

    盛宸舟面色无异,不冷不热,也看不出喜怒的回道:“还好。”

    ‘还好’的意思就是不好也不坏,不好在哪里,祁家心知肚明,至于不坏,也是盛家的一种态度,一个祁丞还左右不了盛浅予的心情,别把自己想的太重。

    祁未说:“很抱歉让盛小姐承担外界的闲言碎语,祁家私下里也在找人清理网络上不和谐的言论,希望这件事儿尽早过去,不要再扩大影响。”

    盛宸舟说:“问题出在祁丞身上,虽然你也姓祁,但盛家不会无故牵连旁人,你不用道歉。”

    祁未眼底还是透着愧疚,他出声道:“上次跟盛市长见面,忘记说一件事儿,跟我哥传出绯闻的女人,也就是祁氏原来的财政部高管,我接手公司后已经正式向她提出解雇,她也同意,目前她不再是祁氏的员工,我私下里跟她聊过,让她能离开夜城去外地发展,估计她现在已经不在夜城了,以后也不会回来。”

    “我知道事情发生是覆水难收,破镜难圆,但祁家一定会尽最大能力弥补,也希望盛小姐可以早日从不开心中走出来。”

    于公于私,祁未已经替祁丞做到极致,就连盛宸舟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只能回一句,“我回去后会如实转告。”

    看到祁未眼底的红血丝以及写在脸上的疲态,盛宸舟又道:“你也节哀顺变。”

    别了盛宸舟,祁未从偏厅出来后,直接去找宋喜几人,韩春萌劝他别太难过,顾东旭抬手拍了下他手臂,尽在不言中。

    祁未努力挤出一抹我还好的微笑,可笑容却让人心底发酸,大家都是差不多大的年纪,都以为自己经历的挺多,可短短时间内家里死了两口人,这种事情搁在谁身上都会受不了。

    祁未似是有些话想单独跟宋喜说,顾东旭借故带着韩春萌先去别处,宋喜随祁未来到人少的地方,他出声说:“谢谢你能来。”

    宋喜道:“突然这么客气干什么?”

    祁未说:“你现在怀着孕,身体不方便,本不该让你来回折腾,听东旭说,你现从香港飞回来的。”

    宋喜道:“叔叔最后一程,我得过来送送。”

    祁未沉默片刻,低声说:“我哥跟你老公之间的恩怨,我也听了不少,外界都在说祁家得罪了乔家……所以谢谢你过来。”

    祁未中途省略的这段,是外界都说祁家得罪了乔家,千万别跟祁家走太近,不然就是跟乔家为敌,要孤立祁家,这让刚刚接手祁氏的祁未分外被动,本就内忧,如果再有外患,那祁家当真是腹背受敌,分分钟可能被有心之人整垮。

    但宋喜来了,以她现在的身份,她的出现最起码证明乔家无意跟祁家为敌,这就让外界虎视眈眈的人心里明白,想落井下石也要看风向,别想玩儿墙倒众人推的那套。

    宋喜没有在祁家风雨飘摇之际冷眼旁观,反而念着情谊来了,所以祁未跟她说了谢谢。

    宋喜明白他的意思,没肯定也没否认,只说了句:“你哥跟我老公之间的事儿,跟你我无关,我老公也让我带一句,节哀,人死不能复生,日子还得照样过。”

    祁未道:“替我跟你老公说,祁家不会是乔家的敌人,因为你是我朋友。”

    宋喜闻言,勾起唇角,淡笑着回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祁未眼底带着柔和的光,出声道:“最近事情一桩接着一桩,一直空不出时间,等忙完这阵子,我请你们几个吃饭。”

    宋喜应声:“好,我最近安心在家养胎,时间有的是,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葬礼结束,韩春萌还要回长宁上班,顾东旭送她,宋喜这边有专人来接,车上,她跟乔治笙通话,把祁未的话转述了一遍,乔治笙说:“他是个聪明人。”

    宋喜道:“真心实意也好,审时度势也罢,不当敌人就好。”

    乔治笙说:“葬礼参加完,你也省心了,回去好好休息。”

    宋喜说:“我看到盛宸舟了,你说盛家这会儿派人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乔治笙暗叹宋喜的脑子,就不能有一刻是休息的时候,停顿片刻,他开口,不答反问:“你去参加葬礼是为什么?”

    宋喜闻言一顿,几秒后出声回道:“你的意思是,盛家也是冲着祁未才派人来的?”

    乔治笙说:“今天到场的人里,有多少是真的冲着祁沛泓来的?祁沛泓又看不到,不过是看在活人的面子上。”

    宋喜沉默。

    乔治笙径自道:“我早跟你说了,祁未不简单,祁丞把盛家得罪的这么狠,以盛家的一贯作风,十有八|九会跟祁家划清界限,等着日后有机会找补回来,如今却让盛宸舟来参加葬礼,你觉得盛家会突然大度到大人不记小人过?”

    宋喜声音沉了几分,出声问:“你怀疑祁未站在盛家那头?”

    乔治笙淡淡道:“他要是站队盛家,今天就不会跟你说这番话,还让你转告我,我说他聪明,他只是两头都不想得罪,宁可避两头的锋芒,自己吃点儿亏占下位,也不愿趟这摊浑水罢了。”

    宋喜拿着手机,又是一阵沉默,随后道:“你把我说的有点儿害怕,我好像不认识他了。”

    乔治笙说:“你跟他很熟吗?”

    一句话,直接把宋喜问的无言以对,是啊,她跟祁未之间,说是认识的时间不短,可在一起碰头的时间少得可怜,有时候她都觉着两人的朋友关系特别突然,像是不知怎么就认识了,然后她欠了他的人情,然后……他今天说祁家不会跟乔家为敌,因为他们是朋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