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53章 葬礼,远望

时间:2018-06-29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任丽娜现在一天都离不开小杰,来香港也是带着小杰一起,起初宋喜还怕小杰会不会触景伤情,或者睹物思人,结果是她想多了,三岁的小朋友没有多强的记忆感,早前刚刚来夜城生活的时候,还总嚷着找爸爸找奶奶,找不到就会哭,如今像是习惯了身边人,也习惯了夜城的生活,很少再提及香港的亲人。

    宋喜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也许这就是孩子世界里的单纯,无论好的还是不好的,总会忘得很快。

    但有些事儿小孩子会忘,大人永远都不可能忘,一如何裕森的死,乔治笙虽然嘴上不说,可心底耿耿于怀,宋喜知道他一直在调查祁丞和香港帮,祁丞已经死了,但杀害何裕森的人有可能还活在这个世上。

    乔治笙是爱恨分明的人,他一定会帮何裕森报这个仇,不然等到小杰长大了,早晚会问到何裕森是怎么死的,他怕没办法跟小杰交代。

    既然来了香港,宋喜主动要求陪乔治笙一起去将军澳,何裕森和老太太都葬在那边,弯腰在墓碑前放上鲜花,宋喜叨念着:“小杰现在过得很好,你们不用担心,我跟治笙一定会用心把他带大,他也很懂事儿,已经有了哥哥的样子,一直嚷着要带弟弟妹妹们一起玩儿。”

    “刚到夜城的时候,他普通话说得不多,很多时候都会闹笑话,再看看现在,夜城话说的倍儿溜,前几天幼儿园的老师还跟我们说,园里去了两个港大毕业的老师,老师在课间用粤语交流,小杰过去跟他们搭话,临了还嘱咐人家,在幼儿园里要说普通话,不然他怕其他小朋友听不懂会伤心的。”

    宋喜站在墓碑前闲话家常,像是对面的不是冰冷的墓,而是活生生的人,乔治笙偏头点了一根烟,点燃后放在墓碑前面,看着上头熟悉的人,或者说是照片中熟悉的脸,他薄唇开启,出声道:“到了奈何桥,孟婆给的汤你该喝就喝,不要惦记上头的事儿,小杰我们会照顾好,你的仇我也会报,不会拖到他长大懂事儿的时候,你也不用担心他会替你报仇,我不会让他走你的老路。”

    何裕森生前什么事儿都做过,后来有了小杰才想金盆洗手,然而终是落得个无法善终的下场,他最担心的就是小杰,所以乔治笙给出承诺,小杰不会走何裕森的老路。

    墓地开阔,有风吹过,宋喜觉的眼眶有些湿,男人之间的友情跟女人的不一样,他们一定不会手拉手去洗手间,但一定会肩并肩共同对敌,哪怕一方人不在了,可情义依旧在。

    乔治笙给何裕森倒酒的时候,宋喜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是顾东旭。

    划开接通键,宋喜出声:“喂,东旭。”

    顾东旭说:“你没睡觉吧?”

    宋喜道:“这个点儿我睡的什么觉?”

    顾东旭道:“我听你说话不精神。”

    宋喜说:“我在墓地,陪治笙看他朋友。”

    顾东旭闻言,声音略沉,“祁沛泓死了。”

    宋喜拿着手机,一时间说不出是意外还是平静,可能这阵子事情太多,连祁丞都死了,还能有什么更惊讶的事儿?

    微顿,宋喜道:“祁未跟你说的吗?”

    顾东旭道:“祁家请的特护大萌萌正好认识,我是听大萌萌说的,刚才给祁未打了个电话,确定是真的,刚走一两个小时吧。”

    宋喜略一沉吟,出声道:“我待会儿给祁未打电话,大概今明两天就回夜城。”

    顾东旭问:“祁沛泓葬礼你要去?”

    宋喜‘嗯’了一声:“祁丞我可以不去,祁沛泓我得去,两码事儿。”

    宋喜不去送祁丞,天经地义,祁未也能理解,但祁沛泓就不一样了,不看死人看活人,宋喜还得看祁未的面子。

    顾东旭道:“行,到时候我和大萌萌还有你,咱们三个一起过去。”

    “好。”

    宋喜挂断电话,乔治笙朝她看来,宋喜说:“祁沛泓去世了。”

    乔治笙神色淡淡,开口道:“临死前做完了该做的事儿,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宋喜置身墓地当中,虽然周遭墓碑下的人跟她都没有关系,可还是莫名的悲伤,她望着某处,轻声道:“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感觉只有父母才能体会,如果祁丞没有死,可能祁沛泓也不会这么快就跟着走。”

    乔治笙道:“我猜祁沛泓是努力撑到了今天,怕跟祁丞一起发送,祁家一天出两口人,外界难免会风言风语。”

    宋喜心底暗自叹气,的确,这个世道就是如此,就连死都得看日子,生怕给活着的人添麻烦。

    其实祁沛泓去世跟祁丞发送也没隔多久,那些爱说的人还是会在背地里议论,祁家是不是犯了什么邪,短短时日内死了两口人,但祁沛泓出殡当天,夜城圈儿内有头有脸的人不说都到了,最起码花圈也都来了,无论排场还是人面上,跟祁丞不是一个档次。

    宋喜的到场相当于乔家表了态,盛家那边也派了盛宸舟出席,葬礼上几百号人,可盛宸舟还是一眼便看到宋喜,她穿得很低调,但人群里分外扎眼,像是有一束光打在她身上,他想忽略都不行。

    方盛跟乔宋明争暗斗,盛峥嵘虽未跟盛宸舟明确表态,可盛宸舟也隐约觉察到不对劲儿,加之宋喜对他的态度,他若是再看不出来什么,那他就是个傻子。

    他喜欢宋喜,近乎撞邪的喜欢,很难想象这个年纪还会有一见钟情的爱情,可他对宋喜,就是一见钟情。

    一见过后,念念不忘。

    但有些人注定只有遇见,没有然后,打从他看见宋喜的那刻起,宋喜就已经是乔治笙的人了,且不说她的身份,单说两边的立场,早就写好的结局,他只能远远的望着她。

    这个圈子里任何形式的聚会都是互相联络感情和积攒人脉的最佳时机,哪怕是在葬礼上。

    宋喜身前身后围了好些人,盛宸舟同样,他们都在各自的圈子里充当着中心人物,但两个中心却一点儿交集都没有,并且严格意义上来讲,圈子跟圈子可以有交集,但中心跟中心,永远不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