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50章 死后浮现的罪证

时间:2018-06-29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萧敏芸被带到警察局录口供,她是祁丞生前最后一个与之接触的人,本想从她口中得到一些有效信息,结果从活人嘴里除了一些让盛家难堪的话外,其余的什么都没问到。

    因她现在住的房子业主是祁丞,警方出示搜查令之后,光明正大的进去检查,结果从‘死物’上发现了蛛丝马迹,并且一路顺藤摸瓜,找到很多祁丞生前的秘密,这些秘密随便拿一个出来,都足够判他重刑甚至无期。

    乔治笙也是接到纪权忠的电话才知道,当初包国祥的车祸案明面上早已找到凶手,其实背后真凶是谁一直是迷,很多人都以为是乔家做的,乔家也背了一阵儿的黑锅,现在破案了,是祁丞雇人做的,他就是瞧准了时机,打算来一出顺水推舟栽赃嫁祸,让乔家有嘴也说不清。

    纪权忠直言道:“当时这事儿处在风口浪尖儿上,毕竟是国家官员,必须要尽快破案,所以内部也找好了替罪羊,现在就算知道祁丞是真凶,也不能翻案,只能私下里知会你一声。”

    乔治笙说:“明白,结果由谁承担对我而言都无所谓,不算在乔家头上就好。”

    纪权忠给他一个交代,乔治笙也要给对方一个面子,尊重都是互相的。

    纪权忠说:“还有一个事儿,我这边没有最终确定下来,但我估计十有八|九跟祁丞有关,就是当时翠城山枪击案,你这边儿受伤还折了不少人,包括后期你跟香港帮的恩怨,我的人在祁丞住处发现一个他用过的旧手机,里面有很多那段时间打去香港的电话号码,我怀疑他跟这件事儿有关,不过具体的我还要叫人查,你也别太着急,有消息我通知你。”

    乔治笙沉默两秒,开口道:“纪局,麻烦你把相关的东西给我一份,我保证不会外漏。”

    纪权忠很快道:“我不给你不是怕你外漏,而是眼下也不太平,你不要节外生枝。”

    纪权忠跟宋元青是一个阵营的人,对乔治笙自然也会格外照顾,虽然没有名着提,可是聪明人之间说话一点就通。

    乔治笙道:“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我兄弟因为这件事儿丢了命,他儿子才三岁,我不能让他糊里糊涂的投胎。”

    说罢,不待纪权忠接话,乔治笙又补了一句:“眼下的确不太平,你也要小心,这件事儿交给我私下查,比你叫人查要安全。”

    纪权忠沉吟片刻,出声回道:“我会叫人把相关证据送到你手上,但你也要答应我,凡事儿务必小心,现在不是多处树敌的时候,也不要给人留下把柄,最重要的,不要让你岳父担心,你还有老婆孩子,忍得住一时的不痛快,才能在日后的时间里掌握更多优势。”

    “我知道,多谢纪局了。”

    这句谢,含义很多,纪权忠也没客气,嘱咐过后,挂断电话。

    在萧敏芸住处查到的证据,目前只有纪权忠才完全清楚,但他的确查到什么,这个消息不可能封得住,与其等着别人怀疑,还不如主动出击。

    纪权忠把祁丞买凶杀害包国祥的证据,递到了盛峥嵘面前,还故作暖心的问了一句:“盛市长,你觉得这事儿该这么处理?”

    怎么处理?

    盛峥嵘沉默不语,现在一听到祁丞两个字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会有人活着活着不让人满意,死了反倒更给人添堵的?

    祁丞是死了,可让方盛两家丢透了人,如果只是生活作风问题还则罢了,现在还平白多出一项谋害政府官员的罪名。

    纪权忠道:“这事儿说出去,一来我们警方已经破过案,不好再翻,二来盛家脸上也没光,所以照我说,人都没了,就这么过去吧。”

    他算是给盛峥嵘递了个台阶,盛峥嵘顺势下来,叹气道:“辛苦你了。”

    纪权忠略带感叹的口吻说:“哎,家里摊上这样的事儿,任是谁心里都泛堵,我也不劝你什么了,想开点儿,时间一久就过去了。”

    盛峥嵘投以‘知己’的目光,纪权忠也兄弟般的跟他聊‘知心话’,可两人谁都没往心里去,也都知道彼此的不怀好意。

    当初元宝出事儿,若不是纪权忠叫手下带队把人带走,那乔家不会如此轻松的把元宝赎回去,也就不会从主动沦为被动,虽说警方是接到报警电话才出的警,可谁知道是谁报的警?

    纪权忠在这场争斗中始终置身事外,从前盛峥嵘觉得对方就算不是自己人,也绝对不会是宋元青那边的人,可当矛盾逐渐浮于水面,日益激化,牵一发而动全身之际,任何人的任何一个举动,都可能会影响全局。

    盛峥嵘对纪权忠的怀疑只是百分之五十,毕竟没有确切证据,那日跟方耀宗聊起局势,谈起纪权忠,方耀宗给出的评论是,“想确定一个人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不用看他说了什么,看他做什么就够了。”

    纪权忠身居要职,必然懂得官场处事之道,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撕破脸皮暴露阵营,所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他要的就是方盛两家那百分之五十的怀疑,哪怕有一半怀疑,也就证明还有一半不确定。

    他要守着这个重要关卡,静等反扑的最佳时机。

    距离祁盛两家取消订婚,转眼已有几日,如今夜城中传得最多的便是新郎官儿订婚前夜醉宿情妇家中,导致隔天酒驾车祸,死的是祁丞,可大家笑话的人却是盛浅予。

    堂堂市长千金,被一个富二代当备胎,见过订婚当天新娘被放鸽子的,没见过订婚当天新郎‘以死明志’誓死不娶的。

    网上也个人发帖戏言,说是祁丞宁肯去死都不愿意去订婚宴现场,可见盛浅予得长成什么样子,下面评论超过五百条,有人说发帖人嘴黑,也有人跟着打趣,说祁丞是渣,但是看上渣男的女人,别的不说,最起码眼神儿不怎么好吧?

    就因为这句戏言,盛峥嵘勃然大怒,勒令必须将发帖人抓到,而且一定要严惩,一时间,网上人说话都很小心,生怕一不小心惹上牢狱之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