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47章 比想象中严重

时间:2018-06-25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订婚当日,新娘全家都到了,准新郎却在来的途中出了车祸,喜剧顿时变悲剧,盛家私下里通知祁家,两边都派人往高架那里赶,同时,还要跟现场来宾解释,说是新郎那里出了些意外,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所有人都深感意外,怕是整个宴会厅里唯一开心的人,就只有盛浅予了,她就知道这个婚十有八|九是结不成的,乔治笙不会舍得她嫁给祁丞,一定会想办法破坏,只不过,她没想到……祁丞会死。

    祁丞在高架上出车祸的事儿,几乎在同一时间传遍夜城,太多人都在观望,暗道怎么会在这样的日子出这种意外。

    车祸比想象中要严重的多,而且不是双方事故,是单方驾驶操作不当引起的,据目击者说,祁丞当时的车速最少超过一百三十码,甚至更快,像是箭一样从后面窜出,没人碰没人卡,他自己开车撞在隔离墙上,由于车速过快,车子当场掀翻,斜着滑出近百米的距离,庆幸没有误伤到其他车辆和人员。

    高架被封,110,120,119,穿着各式各样制服的人先后进入现场,人还没救出来,新闻已经上了热搜,有人亲眼看到车子起火,火势很大,车内的人八成是活不了了。

    的确,110和120赶到的时候,根本插不上手,车子掀翻在地,燃起熊熊大火,附近又有汽油泄露迹象,直等到119过来才开始扑火救人,扑火用了十几分钟,期间车子几次发出似是炸裂的闷响,按理说这种危险情况,就连119的指挥官也要命令下属保持距离,注意安全,然而上头下了指令,车内的人是盛市长未来姑爷,今天是订婚宴,如果因为抢救不当导致什么问题,谁也担不了这个责任。

    没办法,被逼无奈,指挥官只能硬着头皮下令抢救,但也怕手下队员出事儿,不得不穿好了衣服,身先士卒,一面儿是明着的危险,一面儿是潜在的危险,他就算逃得过今天,日后上头一句话,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大火终于被扑灭,警方协助消防人员破车门救人,据传,当天在场抢救的人里,最少有三分之一因为不适而产生呕吐,车子被烧的只剩下空壳,驾驶席处的‘人’粘在已经辨不出是座椅的架子上,从头到脚,没有一块儿完整皮肤,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间杂着肉被炙烤后的淡淡香腻。

    专业的救护人员见状,都不敢上去碰,这哪里还有抢救的机会?

    祁丞的死讯传回城外订婚宴现场,原本一众宾客都非常给面儿,盛家只说出了点儿小状况,麻烦大家久等,并没说取消,来都来了,那就坐着呗,虽然其中很多人已经收到祁丞车祸的消息,但也没想到会这样严重,可现在就不一样了……祁丞死了。

    盛家嫁女儿,哪怕只是订婚,可订婚当日准新郎死了,怎一句晦气就能概括的?

    盛峥嵘和方慧都懵了一下,若是有人存心阻挠,这代价也太过沉重,周岚闻讯更是当场晕厥,祁未赶紧叫了救护车,场外宾客已经没有了笑意,后场也是乱成一团。

    盛浅予耳听得周遭吵杂的一切,心底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祁丞,死了?

    到底是不是乔治笙做的?如果是他,他会直接下这样的狠手吗?

    盛浅予也有自己的基本判断,乔治笙是什么样的为人,她自诩了解,惹急了他,他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可祁丞跟乔治笙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从前乔治笙有那么多的好机会,都没说直接斩草除根,如今在全夜城众目睽睽之下,他甘愿冒险?不怕被人抓到丁点儿把柄?

    祁丞的死讯已经确切传到订婚宴现场,盛峥嵘把方耀宗从主桌主位请到休息室,事到如今,只能如实转述。

    方耀宗鲜少将生气显在脸上,这次却忍不住破了例,抬头没好眼色的剜了眼盛峥嵘,“你是怎么办事儿的?!”

    盛峥嵘站在方耀宗面前,面色难看,却什么都不敢说。

    方耀宗的愤怒他能理解,大摆宴席,请了全夜城还有其他省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本想借着这个订婚宴打击乔家气焰,结果对方热热闹闹,这边岂止是冷冷清清,大喜的日子直接死了人!

    方慧见状,硬着头皮上前,轻声说:“爸,您拿个主意,现在怎么办?外面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呢。”

    方耀宗沉默片刻,作势起身,盛峥嵘跟方慧都跨步上前来扶,方耀宗气得躲开盛峥嵘,当然也没理方慧,而是径直走到不远处呆坐着的盛浅予面前,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小予……”

    盛浅予缓缓抬眼看向方耀宗,方耀宗满眼心疼的说:“不难过,祁丞本来就不是合适的人选,等外公给你找更好的。”

    盛浅予没有哭,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面孔犹如戴着一张面具,没有喜怒,只有透明的白。

    红唇开启,她出声说:“外公,您陪我去外面吧,出了这样的事儿,我总得给大家一个交代。”

    方慧下意识的道:“你就别出去了。”

    盛浅予面色平静的说:“虽然我跟祁丞没能订婚,但名义上我跟他最起码是男女朋友关系,如果我不出去,外人要怎么想?”

    方耀宗把手递给盛浅予,盛浅予拉着他的手,他轻轻点头,“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盛浅予跟方耀宗一块儿从休息室出去,迈步走向前厅,没有方家确定的言论,前面宾客都还坐着。

    见到方耀宗和盛浅予上台,众人目不转睛。

    盛浅予接了话筒,煞白着脸,通红着眼眶,出声道:“很抱歉通知大家,今天的订婚宴不能顺利进行,我们也是刚刚接到消息,我未婚夫在来的路上出了意外……虽然今天的订婚仪式没能举行,但我还是替盛家和方家感谢诸位莅临,稍后会派车将大家送去指定位置,再次跟各位叔伯长辈亲朋好友说声对不起。”

    盛浅予对着台下深鞠躬。

    方耀宗拉着盛浅予的手,接过话筒道:“想必在座的诸位,也都多少听见了消息,今天本来是我外孙女订婚的好日子,结果天公不作美,出了这样的意外,我们和祁家都很难过,我也在这儿跟到场的各位说声抱歉了。”

    方耀宗在台上低头致歉,台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受不起,也知道这订婚宴是吹了,赶紧该起身的起身,安慰的安慰,明明是方盛和祁家这边出的问题,结果倒像是台下人的错,最起码表面上,没有任何人敢看热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