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43章 他不在乎

时间:2018-06-24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盛浅予跟祁丞订婚的事儿,乔治笙比宋喜知道的早,就连元宝和佟昊都吓了一跳,他却很是淡定。

    佟昊私下里问元宝:“笙哥说什么了吗?”

    元宝道:“你想听什么?”

    “啧。”佟昊瞥了眼元宝。

    元宝道:“什么都没说。”

    佟昊琢磨了几秒,“意料之中?”

    元宝道:“意料之中也得料,你看笙哥现在有空想盛浅予吗?管她是订婚还是结婚,就算她现在放话要出家,笙哥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佟昊笑道:“这倒是笙哥一贯的风格。”拿得起,放得下。

    元宝轻轻摇头,“我不懂,是盛浅予较真儿,还是所有女人都这么爱钻牛角尖儿,摆明了覆水难收的结局,还偏要折腾的人尽皆知。”

    佟昊嘲讽道:“天要下雨,爷要娶人,这都是不可逆的事儿,盛浅予看不透呗。”

    元宝道:“原本我挺喜欢3这个数字,现在被盛家搞得如鲠在喉。”

    佟昊道:“哪儿哪儿都要插上一脚,好像不恶心别人,他们日子就过不下去似的,给人添堵。”

    他想到宋喜,旁人都这么来气,她要怎么想?会不会跟乔治笙闹别扭?

    乔治笙忙完回家,宋喜正跟任丽娜在厨房里品汤,看到他回来,宋喜招呼道:“过来尝尝妈熬的汤。”

    乔治笙听话的走过去,宋喜舀了一勺,放到唇边吹了几下,再递到他嘴边。

    乔治笙喝了一口,宋喜说:“好喝吧?”

    “嗯。”

    任丽娜道:“你是捧我的场还是哄你媳妇儿开心?我还没放盐呢,你就说好喝。”

    乔治笙面不改色的道:“哄喜儿开心。”

    他说的旁若无人天经地义,宋喜先是嗔怪的看了他一眼,紧接着掉头去哄任丽娜,“妈,别理他,我觉着好喝。”

    任丽娜笑道:“我就是给你熬的,你喜欢喝就好,管他呢。”

    乔治笙跟宋喜一起从厨房出来,两人如常聊天,他问她在家都做了什么,她答吃喝玩乐。

    “对了,我听说盛浅予跟祁丞要订婚。”宋喜口吻如常,听不出喜怒。

    乔治笙也是面色无异的‘嗯’了一声。

    宋喜看向他,“你怎么想?”

    乔治笙说:“故意选跟我们同一天,想让其他人站队。”

    宋喜道:“怕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明人不说暗话,更何况宋喜这么聪明,在她面前开诚布公永远比拐弯抹角来得好,乔治笙淡淡道:“如果大家立场没冲突,我会叫人备份礼物,祝她订婚快乐。”

    话音落下,宋喜眼底划过一抹似笑非笑的轻嘲,出声道:“现在就别送了,免得盛家以为你在挑衅。”

    乔治笙道:“你是什么意思,要不要改日子?”

    宋喜道:“下午我还跟王妃说呢,撞日子心烦,改日子麻烦,而且是我们先定的,干嘛要给她让路?她这么喜欢搭顺风车,以后我们结婚,孩子满月,百日,都提前知会她一声好了,也好敦促她跟祁丞别来虚的,有本事直接结婚。”

    盛家干这种败人心情的事儿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就像得寸进尺一样,嫌恶心的人越是避开,不要脸的人越是迎头而上,所以对付这种人,就要正面刚,盛浅予不是想让她不舒服嘛,好,谁心里难受谁知道。

    宋喜向来不是好惹的主,同为女人,她也清楚盛浅予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宁愿赌上婚姻名誉也要跟乔宋两家对着干,宋喜若是不正面迎战,岂不是不给盛家面子?

    乔治笙单手搂着宋喜肩膀,闻言抬手摸着她的头,声音低沉磁性,“不生气,想发脾气的时候就想想乔乔和帛京。”

    宋喜低头看了眼平坦小腹,怒气瞬间烟消云散,低着头,她勾起唇角道:“你怎么知道一定是一男一女,万一两个都是男孩儿或者都是女孩儿呢?”

    乔治笙说:“都好,只不过要麻烦爸再想两个名字了。”

    宋喜笑道:“我爸乐不得的。”

    乔治笙说:“那你努力了,别让爸闲下来。”

    宋喜抬眼嗔他,“两个就够多了,你还想生个足球队出来?”

    乔治笙俊美面孔不动声色,眼中却充斥着宠溺,还是那句话:“看你。”

    他早就说过,喜欢孩子,也只是因为孩子是宋喜生的,至于生男生女,生几个,全看她喜欢。

    女人的第六感是天生的测谎仪,宋喜看出乔治笙完全没受盛浅予要跟祁丞订婚的影响,他是真的放下了,可能当妈的人都会有些多愁善感吧,有那么一瞬间,宋喜竟然还有些可怜盛浅予,豁出去做这么多,不过是希望乔治笙心疼一秒,哪怕心动一下,可是没有。

    如果盛浅予知道乔治笙不仅没往心里去,还在跟其他女人讨论未来,不知道她会不会后悔?

    手掌贴在小腹处,宋喜似是自言自语,却温柔说道:“如果我生了女儿,一定会告诉她,爱别人之前,请先爱自己,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替你疼。”

    乔治笙大手覆在宋喜手背上,低声道:“谁敢让我女儿疼,我剥了他的皮。”

    宋喜眼皮一掀,佯怒道:“有你这么胎教的吗?”

    乔治笙说:“等女儿出来,我一样这么说。”

    宋喜道:“你小心教坏她。”

    乔治笙说:“小雯一小儿的时候,我爸就告诉她,要讲理,也要讲拳头,理不是跟谁都说得清的,但拳头就省事儿的多,你看她一路走到现在,人是皮了点儿,倒也没吃过亏。”

    宋喜说:“我现在被你带的,都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不知她这话哪里取悦到他,乔治笙闻言,明显眼带笑意,停顿几秒后,低声道:“这样最好。”

    他的女人,信仰那么多没有用,信他就够了。

    宋喜余光瞥见他莫名沾沾自喜的模样,眼带狐疑,调侃道:“你最近笑容见长,连|发财看你都觉着陌生。”

    乔治笙说:“不好吗?”

    宋喜说:“见惯了你冷脸,冷不防一笑,我总觉得你在算计什么。”

    乔治笙说:“我有那么坏吗?”

    宋喜认真的点点头。

    乔治笙别开视线,用她能听到的声音言语:“我算计人的时候从来不笑。”

    宋喜假模假式的拍了拍手,“我是不是得夸你两句?”

    乔治笙转过头来看她,“我就不像你,你当初对我才是笑里藏刀。”

    两人日常翻旧账,他们只会因为对方‘吵架’,才不会因为外人翻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