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37章 一路走,走到白头

时间:2018-06-22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宋喜和陈辰在包间里聊得热火朝天,唯一阻拦两人促膝长谈的障碍便是隔壁的两个男人,她们都很担心自家老公会让对方尴尬,所以聊的差不多便赶紧起身往隔壁走,谁料房门推开,房内的气氛完全跟尴尬不沾边儿,窦超跟乔治笙正坐在一起看东西,有说有笑。

    听到声音,两人同时转头,窦超率先问:“这么快就聊完了?”

    陈辰应了一声,宋喜走近之后,看到乔治笙拿着手机,手机上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儿的照片,他说:“超哥女儿。”

    这么会儿功夫,都喊哥了,可见窦超绝对不是一般人。

    宋喜接过手机,笑着道:“真可爱。”

    陈辰说:“你马上也会有的。”

    窦超搂着陈辰,声音不大的道:“我刚跟治笙要了汤谱。”

    陈辰问:“什么汤谱?”

    窦超说:“据说能一次抱俩。”

    陈辰无语,就知道放他出来准聊不出好话。

    当天四人一起吃了晚饭,也敲定了拍摄日程和地点,看天气未来三天夜城会有一场中雪,陈辰说:“这几天你们好好休息一下,其余的交给我们。”

    宋喜拿起杯子,微笑着道:“我以水代酒,谢谢陈辰姐和超哥亲自过来夜城。”

    陈辰拿起杯子说:“不客气,希望照片出来你们会满意。”

    窦超说:“你就更不用谢我了,我是随从,专门看她,不管事儿。”

    乔治笙说:“过些天家里会给宝宝提前庆祝,请的也都是一些亲戚和亲近的朋友,到时候两位要是有空,可以一起过来热闹一下。”

    窦超敞亮的道:“我老婆未必有空,就算她没时间,我也一定过来,毕竟是两个宝贝,必须要好好凑个热闹。”

    宋喜怀孕,原本想要低调行事,可有些事儿毕竟瞒不住,这阵子无论乔家亲戚还是任丽娜那边的亲戚,该上门的上门,该打电话的打电话,俨然已是众人皆知,在这样的情况下,乔家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好像怎么回事儿似的,若不是碍着宋元青此刻不能出狱,乔治笙干脆把婚礼办了,如今却只能借着给宝宝庆祝的名义,索性公开宋喜是乔家儿媳妇的身份。

    宋喜清楚乔治笙的想法,从前不公开有不公开的理由和难处,如今公开,不是时机最好,而是他不想她再受任何委屈,同时也向世人表明,乔家已经站在宋家一方,任何人想动宋家分毫,也要掂量掂量后果。

    见惯了得势时的攀附,也见惯了失势时的嫌弃,所以更能体会患难与共的珍贵,宋喜越是为乔治笙着想,他就越是心疼,恨不能把所有都俸到她面前。

    在宴请宾客之前,宋喜和乔治笙还是先拍了婚纱照,这组照片迟了两年,两人孩子都有了,这才想到拍,其中缘由外人不方便问,宋喜也不计较,或早或晚,结果最重要。

    陈辰亲自督导,从滨海调了dc的黄金团队过来,团队知道取景点在哪儿的时候,纷纷表示这不可能,因为取景点就在夜城本地,皇城脚下,故|宫。

    在故|宫拍个照不难,难的是能让故|宫单独挤时间只对他们开放,哪怕仅仅六个小时,那也是通天的面子,团队共有五十几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外地人,私下里交头接耳,“我是第一次看到故|宫里面这么少的人。”

    “别说你了,小张夜城本地的,他在那边说了半天活久见。”

    “咱们到底给谁拍婚纱照啊?老大又不肯细说。”

    “夜城遍地的富贵人家,但这阵仗……我真不敢想。”

    这边紧锣密鼓的筹备拍摄,另一边宋喜已经换好婚纱,正红的颜色,超长拖尾,简单却又大气,她怀孕不到两个月,该细的地方细,该丰满的地方丰满,看得身旁各个年龄段的女人都在羡慕夸赞。

    乔治笙从隔壁房间里走出来,黑色皮鞋,黑色西裤,黑色的衬衫和西服套装,脸上没有涂东西,只是做了发型,简直帅的要人命。

    这样登对的俊男美女,就是dc拍年封都找不到这么好的模特,哪怕黄金团队见惯了娱乐圈儿的明星,此刻也不免盯着多看几眼。

    乔治笙也就是心情好,不然谁敢盯着他看?此时他眼里只有宋喜,早知道她好看,可她穿上婚纱的样子依旧惊艳到他。

    他走到她身后,她还差最后的一点儿妆发,对着镜子朝他笑,不远处的摄影师已经手痒开始拍,每一张都好看的不需任何精修,原来真的有人精致到像画一样。

    宋喜弄好头发,有人帮她抬着婚纱,她站起身,陈辰拎着一件皮草过来,让她穿上,宋喜毕竟怀孕了,外面零下二十几度,可不能着了凉。

    好在陈辰的审美和搭配宋喜都很放心,穿暖和了,跟乔治笙手牵手一块儿出去,外面正飘着雪,放眼望去,故|宫里偌大一片空地,因为没人踏过,白的一片纯粹。

    背景是红墙黄瓦,还有铺天盖地的白,所以宋喜穿了红色婚纱,乔治笙穿着黑色西装,原本时间紧急,宋喜以为陈辰定会抢时间紧拍,结果陈辰只是让两人随便逛逛。

    这样的景色,比宋喜想象中还要美上十倍不止,尤其是万籁寂静,耳边只有微微风吹雪的声音,哪怕不是来拍婚纱照,就是这么走走也是好的。

    乔治笙牵着宋喜的手,两人当真慢悠悠的往前走,雪看似下的不大,可没多久,他肩头白了,黑和白撞出奇异的和谐。

    在两人提着婚纱往城楼上走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这边。”

    宋喜停下脚步,率先转身,乔治笙扶着宋喜,慢半拍转头。

    台阶下面摄影师和团队都在跟着,遇到漂亮的画面立马抢拍,宋喜站在高处,心底脑补出一副古代皇帝和皇后的日常,难免戳中笑点,勾起唇角,她这一笑,下面摄影师快门都按不过来,觉得摄影巅峰就要到来。

    乔治笙那样一个不喜欢拍照,不喜欢别人盯着自己看的人,此刻收回看着下面的目光,只专心看着宋喜,她头上落了雪,他抬手帮她抚掉。

    一组照片拍完,两人继续往前逛,宋喜边走边说:“我们都是从小在夜城长大的,对这片土地感情太深,你让我去瑞士,日本还是加拿大,我都觉得那里的雪没有家里的白。”

    乔治笙帮她拽着一侧婚纱,过了几秒后轻声说道:“你知道我们一直走,会走到哪儿吗?”

    宋喜认真眺望了一下,随后迷路了,故|宫太大。

    “不知道。”她诚实回答。

    乔治笙说:“会走到白头。”

    如果在下雪的天气一路牵手往前走,会走到白头。

    宋喜后知后觉,不由得侧头取笑,“你跟谁学的?”

    乔治笙目视前方,唇角微不可见的轻轻上扬,“高兴,无师自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