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31章 各显神通

时间:2018-06-20作者:鱼不语

    沈兆易‘突然’带队来海威检查,乔治笙刚从会议室里出来,两人打了个照面儿,沈兆易说清来意,佟昊面带不悦,语气也不怎么好,不想配合之意昭然若揭,在乔家的地盘儿上,哪怕穿制服的人也不敢得罪,眼看着气氛僵硬之际,乔治笙面无表情,吩咐下面人负责接待。

    话虽如此,可乔治笙对沈兆易也是黑着脸,摆明了不爽。

    一转身元宝和佟昊进了单独房间,房门刚关上,佟昊就忍不住开骂:“靠,盛家什么东西,叫沈兆易过来查笙哥,这不恶心人呢嘛?”

    元宝说:“你要庆幸沈兆易不是盛家那边的人,他提前打过招呼。”

    佟昊看向元宝,目光意味深长,“他跟谁打的招呼?总不至于看笙哥面子吧?”

    元宝心想佟昊难得敏锐一把,沉默片刻,重新开口,“这才是对方的‘高明’之处,哪怕沈兆易不会真的查我们,光是他这身份就够人心烦的。”

    佟昊眉头一挑,嗤声道:“高明?这就是下三滥的招数,拿我们没辙,开始打‘感情牌’了,谁他么还没个前男友前女友的,要打架就光明正大的打,打到一半儿开始玩儿恶心的了,操!”

    元宝比佟昊稳得多,面不改色的说:“越是打着正义旗号的人,私下里的手段越是见不得人,不这么心狠手辣,怎么维持表面上的宽宏大量?”

    佟昊心底的厌恶快要从眼睛里渗出来,别开视线,他气了半天才低声道:“笙哥对宋喜什么样儿,我们都看见了,他能承受的极限就是沈兆易别来惹他,现在倒好,盛家直接把沈兆易派笙哥眼前来,你说做个样子吧,演戏都演的心里不舒服。”

    元宝说:“他们就是要让我们都不舒服,最好笙哥跟沈兆易再闹出点儿矛盾来,到时候宋喜会怎么做?”

    佟昊又骂了一声,随后道:“我都替笙哥庆幸,幸好没跟盛浅予走一块儿去,一家子光会玩儿权术不会做人的东西。”

    他特想直接找机会做了挡道的人,如果乔治笙一声令下,他马上去做。

    元宝一打眼看到佟昊的表情,就猜到他心里想什么,唇瓣开启,慢条斯理,却非常严肃的说:“收起你的心思,现在跟我们斗的不是普通人,你的方式无论成不成功,对乔家而言都是灭顶之灾。”

    乔家的定性本就不好,这些年一直在努力摆脱外界的标签,中规中矩,奉公守法,这个国家可以容下这艘改行的巨轮,可若是在夜城都敢对高官下手,这是什么样的性质?

    就算真的成功了,那也是迈向死亡的第一步。

    佟昊闻言,有些焦躁的蹙起眉头,沉声说:“我知道。”顿了顿,“就是知道这种方式不行才烦得很。”

    元宝说:“你要这么想,对方但凡有更好的方式,也不会用这种恶心人的手段,所以现在是我们把他们逼急了,他们开始慌了。”

    佟昊这种焦躁的性格只有在元宝面前才能有所好转,眼皮一掀,他看着元宝道:“这么说,监委会里的那两个,我们押对宝了?”

    元宝不轻不重的点了下头,“谭闫泊还只是刚刚咬了一个出来,对方马上就狗急跳墙的给予反击,这只能证明,他们在害怕。”

    佟昊哼了一声:“现在睡不着觉的不是我们是他们,都说平日不做亏心事儿,夜半不怕鬼叫门,现在好了,睁眼等‘鬼’来。”

    元宝说:“目前主动权在我们这边,所以我们更要小心行事,不要丢了优势。”

    佟昊道:“明白,我不会冲动坏事儿的。”

    这边盛家假公济私,叫沈兆易调查乔家,另一边监委会也对谭闫泊加紧了保护,因为他随便一开口就把株海税务局的一把给咬出来,并且提供了部分有力证据,目前监委会正派人加班加点儿的审问钱海龙。

    钱海龙心里慌得要死,打从知道谭闫泊被带回夜城开始,他就一直惴惴不安,不过仗着上头还有方盛两家坐镇,盛峥嵘都是二线,只要身居一线的方耀宗还在,这颗大树上的猴子猴孙就都死不了,可谁成想……

    面对监委会的审问,钱海龙跟最初的谭闫泊一样,三缄其口,哪怕对方拿出证据,他也拒不承认,除了不清楚之外,什么都不肯说。

    其实程序大家都懂,只要证据足够,就算钱海龙不认,结果也会当成默认,然而钱海龙身上的罪名不止于此,他知道的也肯定很多,所以监委会这边不愿意轻易判他,希望从他身上挖出更多。

    宋喜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自然特别高兴,哪怕百米大树,只要从内里往外腐烂,也早有自己根枯而亡的一天,更何况树外还有一帮人拿着刀锯等着砍。

    乔治笙说:“只不过谭闫泊仍旧不肯直接透露方盛两家。”

    宋喜说:“可以理解,谭闫泊一定清楚,如果说了这两家人,那无论对方还是他,都是个同归于尽的下场,所以哪怕他生气,恐惧,失望,也仍旧在给自己留条后路……说白了,贪生怕死。”

    前有谭凯性命攸关,后有自己九死一生,这都不能刺激谭闫泊的一时冲动,那么除了贪生怕死之外,宋喜还能用什么样的形容词呢?

    乔治笙说:“现在监委会那边儿连夜审问钱海龙,但他肚子里的东西一定比谭闫泊少得多,就算他肯开口,证据也未必能够扳倒方盛,所以归根到底,还要让谭闫泊开口。”

    宋喜沉默片刻,出声问:“谭凯这两天怎么样?”

    乔治笙道:“时好时坏。”

    宋喜说:“现在谭闫泊要求隔几天就要看到谭凯,不确保他儿子没事儿,他是不会继续说的,如果谭凯撑不了太久,我怕谭闫泊这边也会有变。”

    乔治笙道:“元宝那天想了个办法,我觉得可行。”

    “什么办法?”

    “照目前的情况看,谭凯怕是拖不了太久,与其被动等着生变,不如主动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

    宋喜眼底的狐疑一闪而逝,紧接着试探性的问:“你们想找个人假扮谭凯?”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