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24章 攻心为上

时间:2018-06-18作者:鱼不语

    盛峥嵘没权插手监委会事务,是方耀宗亲自派人深入内部,联系上谭闫泊,带话道:“乔家突然派人从株海劫走谭凯,想利用谭凯威胁你,我们与乔家多方周旋,损失很大,但还是没能把人救出来,目前谭凯在乔家人手上,生死未卜,如果对方私下派人跟你接触,无论威逼还是利诱,你一定要稳住,相信我,我们不仅会救出谭凯,也一定会保你没事儿,前提是你一个字都不能外露。”

    突然得到这样的消息,谭闫泊整夜坐在床边无法入睡,熬红了眼,担心谭凯的同时,也在想接下来要如何走。

    没多久,监委会里果然又有人来看他,打着正常审讯问话的旗号,实则是替乔家人来传话的。

    对方话不多说,先是给谭闫泊看了一段儿录像,画面中清晰可见,对面人走到车边,忽然掏出一把枪,紧接着掉头往回走,车后座躺着双目紧闭的谭凯,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窜到谭凯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挡了枪口。

    一段儿短短十几秒的录像,只录到对方冲着谭凯开枪,另一边派人挡住,谭闫泊看得脸都白了,手指微微哆嗦,愣是不敢重新点开再看一遍。

    坐在对面的男人出声说:“方盛两家要动乔家,乔家没办法只好去株海请你儿子走一趟,一路上配了三名专业医生,从未想过伤害他,方盛跟乔家谈交易,想要接回谭凯,结果两边交接的时候,方盛突然变卦,动枪要杀谭凯,幸好乔家派人贴身保护,这才救了谭凯一命。”

    “乔家让我给你带个话,狡兔死走狗烹,一将功成万骨枯,现在盛家已经得到想要的,你在他们那里不会再有用,他们现在说要救你出去,也只是因为你这里有他们太多见不得光的秘密,其实你心里很清楚,目前你在监委会反而是安全的,如果哪天你真的从这儿出去,怕是方盛两家能给你的,就是永远让你闭嘴。”

    打量着谭闫泊的面色,男人最后又补了一句:“他们宁愿让谭凯死,也不想让乔家抓到把柄,可见在他们心里,你从来就不是自己人,你的儿子于他们而言,更是可有可无,随时都可以消失的棋子。”

    说前面那番话时,谭闫泊都是面色无异看不出喜怒的,直到提起谭凯,他嘴角才有不受控制的微微抖动,这些都是内心情绪翻江倒海的变化,哪怕再坚定的人,也做不到滴水不漏。

    “你是聪明人,方盛两家的承诺是救你出去,保你儿子安全,目前他们两样都没做到,还想干脆杀了谭凯,你们之间所谓的同盟早在你身处监委会的那一天就变了,现在你不是他们得力的马前卒,而是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弹,对于炸弹的处理方式,自古以来就只有拆掉,没有保护一说。”

    “但你跟乔家就不一样了,乔家的目标是方盛两家,你们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只要你同意配合,那你们就是盟友,无论你还是谭凯的安全,都可以得到保证。”

    谭闫泊始终不语,对面男人也不着急,在沉默三分钟之后,谭闫泊出声打破沉默,他出声说:“我要确保我儿子现在没事。”

    男人回应的很快,“没问题。”

    说话间,他掏出手机,给谭闫泊看了另外一段录像,录像拍摄地不是在医院,就是一间房间,谭凯躺在病床上,如常插着维持生命的管子,安安静静,永远不知道睁开眼睛后的世界发生过什么。

    谭闫泊看着手机,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下来了,视频同样很短,只有半分钟。

    男人收回手机,出声说:“方家给你的承诺,保你平安出去,乔家给不了,但乔家可以担保,会找最好的医生照顾谭凯,不止是对待一个植物人,而是抱着把他治好的目的,这样等他以后醒了,可以下地走了,你们父子总有见面的机会。”

    话音落下,谭闫泊一时间情绪失控,掩面呜咽。

    男人眼底有一闪而逝的惊喜,这是谈判过程中击溃对方心理防线的关键时刻,而这番话是宋喜教的,在计谋方面,宋喜跟乔治笙棋逢对手,但在研究病人和病人家属心理方面,宋喜比乔治笙高的就不是一星半点儿,而是专业和外行的区别。

    且不说谭凯现在命不保夕,就算他没中枪,确定的植物人苏醒的几率也非常渺小,但人就是这样,明知不可能还是会抱有希望,宋喜就不信谭闫泊没幻想过有一日,谭凯醒了,可以叫他爸爸的画面。

    只要他想了,这番话就会是攻破他防线的有力一击,人在危难关头甚至可以豁出自己的性命,但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

    宋喜甚至算了谭闫泊的罪名,只要他身上没有人命案,那就不会是死刑,充其量也就是个无期,只要他活着,就能盼到谭凯醒来的一天,而她需要做的,就是给谭闫泊一个梦,让他有孤注一掷的勇气。

    男人给谭闫泊递了纸巾,谭闫泊擦拭眼泪,很快忍住哭声,良久,他开口说:“你让我考虑一下。”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男人不敢强逼,交代过后转身离开。

    待到谈判的全经过传到宋喜和乔治笙耳中,乔治笙不免对宋喜露出刮目相看的表情,低沉着声音说:“你不做医生,做谈判专家也绝对是一流的。”

    宋喜没有像往常一般开玩笑似的沾沾自喜,而是谨慎的说:“谁也不能保证一时的情绪化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毕竟谭闫泊不是普通人,而且他埋在心里的秘密太重,事关方盛,也要赔上他自己,他一定会仔细权衡,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开口。”

    乔治笙道:“原本我打算用谭凯威胁他,你让我走怀柔这条路,那现在我们只能被动的等他开口,他拖一天,谭凯都可能会死。”到时候谭凯死在乔家这边,又是一本难算的烂账。

    宋喜道:“方盛用狠的,我们就用善的,我始终觉得,这世上没有人会好赖不分,同样都是威逼,就算你做的比方盛更绝,更能把谭闫泊逼到死路,但你怎么保证人的心不会触底反弹?人的本能只会向着有光的方向走,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他一点儿希望。”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