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16章 交换

时间:2018-06-15作者:鱼不语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方耀宗没有儿子,盛峥嵘女婿当半个儿,不是太子|党也会享太子|党的待遇,但凡太子上位,身边总有几个辅助的,谭闫泊一定是其中之一,早前谭闫泊被监委会叫去喝茶,随后乐乐就当街被人绑架,当时我们就怀疑,谭闫泊在夜城应该没有这样的胆子,如今一看,八成是盛家,甚至有可能是方耀宗亲自派人做的,理由很简单,谭闫泊知道的太多了,无论盛家还是方家,都怕他进去之后会不小心乱说话,所以狗急跳墙,打算逼许叔叔放手。”

    乔治笙道:“你是想从谭闫泊下手?”

    宋喜点头,“虽然经历上次的事儿,许叔叔现在不直接对审谭闫泊,但监委会毕竟还是许叔叔做主,这算是我们的优势,只不过谭闫泊也不傻,身家利益都跟方盛两家拴在一起,他不会轻易开口。”

    眉头轻蹙,宋喜低声念叨:“得想个法子……”

    乔治笙说:“我有办法。”

    宋喜侧头看他,眸子微挑,“什么办法?”

    她昨晚也没大睡好,大过年元宝被抓走,还不知道受没受苦遭没遭罪,她怎能做到高枕无忧?然而想了一晚,她也只找到最有可能的源头,却想不到迅速让谭闫泊开口的办法。

    乔治笙道:“他未必一定要开口说些什么,虚张声势足以。”

    虚张声势?

    宋喜先是一愣,紧接着跟乔治笙四目相对,马上便了然于心。

    论官场人脉网,宋喜是专家,论|攻心计谋,乔治笙是高手,他没指望短时间内能让谭闫泊开口,无论威逼还是利诱,谭闫泊也不傻,不到绝处不可能出卖方盛两家,因为这样做的结果,很可能搬不到方盛,倒把自己给折进去。

    乔治笙要的只是方盛两家误以为谭闫泊要开口,这就是所谓的虚张声势。

    而如何做到虚张声势,这也是门技术活儿。

    乔治笙让佟昊亲自去了趟株海,原本株海那边有专人在守谭凯,然而佟昊去了,什么专人能拦得住他,他当天就把谭凯给带走了,还故意没有隐藏身份,搞得株海那边马上就传了消息回夜城。

    盛家和方家没料到乔治笙会从谭凯这里下手,后悔没加派人手看着,为今之计,也只能尽量隐瞒,不让消息传到谭闫泊耳中,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想让谭闫泊知道,简直太容易了,监委会里面随便找人带句话就够了。

    监委会那里,盛峥嵘插不上手,方耀宗本想叫自己人单独隔离谭闫泊,免得他被有心人利用,但许顺平先一步叫自己信得过的人把谭闫泊给看守起来,并且撂话审讯处于关键阶段,目前不许任何人探视,以免影响受审者情绪。

    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谁敢去碰谭闫泊,谁就是心虚,方耀宗自然不会做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儿,一时间,乔家化被动为主动,似是一下子按到了方盛两家的七寸。

    其实乔治笙并未叫人进监委会威胁谭闫泊什么,毕竟被对方抓到把柄,许顺平也会跟着吃锅烙,但光是一个谭凯在他手里,就足够方耀宗和盛峥嵘夜不能寐的,这就是心理战,亏心事儿做多了的人,无论白天活得多么光鲜亮丽,夜里也总有担心的睡不着觉的时候。

    这是人性,无论多强大的人,也逃不过本性。

    如今谭凯在乔治笙手里,谭闫泊在许顺平手里,元宝看似被对方关押,但关押的地方又是纪权忠说了算,眼下情势一目了然,方盛一日不放元宝,乔治笙就叫他们一夜睡不着觉。

    关键他们睡不着觉的同时,还要担心谭闫泊会不会随时说漏点儿什么,这份心理压力,足以压垮任何一头牛。

    战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响,外界风平浪静的时候,内里正风起云涌,双方对峙的时间比乔治笙预想的要短,才刚刚过了两个整天,第三天早上,乔治笙接到一个电话,陌生的男人声音,说的很直白,“交换吗?”

    乔治笙冷静回道:“怎么换?”

    “谭凯换元宝。”

    乔治笙说:“你们把元宝放了,谭凯自然会回到他该去的地方。”

    男人道:“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出尔反尔?”

    乔治笙道:“这话该是我问你。”

    男人沉默片刻,出声说:“为表诚意,俞勇峰那边会改一半口供,你叫人把谭凯送到指定位置,我们见到人,俞勇峰马上翻供,我保证元宝会无罪释放。”

    “好。”

    电话接完的当天中午,纪权忠亲自给乔治笙打了通电话,:“刚得到的消息,据说俞勇峰问律师,如果做了假口供,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律师已经反映给我们,这边对俞勇峰先前的指控会做保留处理,这点对元宝很有利。”

    看来对方是说到做到,最起码做到了一半,剩下的就看乔治笙这边。

    乔治笙派人把谭凯送到指定位置,这里已经出了夜城地界,处于两城交汇处,很偏的地方,前后百十公里不见任何人影,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待对方确认人是谭凯,想要带走之际,乔治笙直接手机遥控,告诉对方,现在就让俞勇峰翻供,不然人他们带不走。

    现如今谭凯就是方盛两家操控谭闫泊的钥匙,容不得他们不低头,这话传过去,前后也就半小时四十分钟的样子,纪权忠打电话说:“俞勇峰翻供了,承认是他诬陷元宝,这边律师正在做保释手续,顺利的话今天就能出去。”

    乔治笙说:“好,麻烦纪局。”

    纪权忠说:“一切小心。”

    四个字,含义颇多,提醒乔治笙小心敌人,同时也表示,我们是自己人。

    元宝从警察局里出来的时候,天才刚刚擦黑,一出门,一眼就看到乔治笙和佟昊,佟昊笑了,乔治笙虽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可元宝懂,短短几日,外面一定翻天了,乔治笙为救他出来也一定做了很多。

    三人聚到一起,佟昊把元宝从头打量到脚,“你没事儿吧?”

    元宝说:“没外伤就盼我有内伤吗?”

    佟昊猝不及防的出了一拳,元宝像是本能反应一样抬手挡住,佟昊这才松了口气,“看来真没事儿。”

    乔治笙抬手拍了下元宝肩膀,“没事儿就好,我们回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