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10章 喜欢就会有漏洞

时间:2018-06-14作者:鱼不语

    原本宋喜还想拦着点儿任丽娜,让她不要太宠惯小杰,可得知老太太早就没了,小杰在这世上最后一个有血缘的亲人也不在了,宋喜心酸的同时,紧随其后进了玩具店,血洗了店里的半面江山,小杰特别开心,任丽娜更开心,一边夸着宋喜疼孩子,一边顺手挑了好几款女孩子玩儿的洋娃娃。

    小杰说:“奶奶,我是男孩子,不玩儿娃娃。”

    任丽娜道:“给你妹妹买的。”

    现在任丽娜每天给小杰灌输,说他即将要有个弟弟或者妹妹,搞得小杰成天无实物宠弟妹,马上牵着任丽娜的手往深处走,说那边的娃娃更漂亮,妹妹一定会喜欢的。

    宋喜望着一老一小的背影,鼻子酸酸的,眼前总是蒙着一层透明的水雾,乔治笙从后面走来,抬手往她头上戴东西,宋喜刚想问什么,结果正好侧面有面镜子,她定睛一瞧,头顶上是五岁以上小女孩儿都不好意思往外戴的粉红色新娘头纱,发卡上一排小花,下面薄纱坠在蝴蝶骨处。

    宋喜眼皮一掀,看向乔治笙,“干嘛啊?”

    乔治笙唇角轻勾,打量宋喜几秒,随后道:“好看。”

    宋喜本来挺嫌弃的,可乔治笙的称赞让她忍不住少女心泛滥,当即扭身对着镜子重新调整发卡位置,打趣道:“我能戴出去吗?”

    乔治笙说:“喜欢就戴着吧。”

    宋喜笑说:“你少坑我。”

    她这么戴出去,保准儿被人当成神经病。

    乔治笙也笑了,站在她身旁,眼睛专注的看着她,出声道:“等你满三个月,我们就去拍婚纱照。”

    宋喜道:“不说等今年第一场雪我们就去拍吗?”

    乔治笙说:“拍照多少都会累,怕你身体不允许。”

    宋喜说:“现在妈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我怕三个月过后我就要胖一大圈,还是趁早拍了好,我这辈子还没被胖困扰过,不想后期全靠p。”

    乔治笙宠着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人在这边说话,任丽娜跟小杰已经拎着各种盒子袋子走过来,看到宋喜头上的发饰,小杰立马道:“干妈好漂亮啊。”

    宋喜叉腰摆好造型,“是吗?多漂亮?”

    小杰说:“像白雪公主和灰姑娘。”

    这是他这个年纪对美的顶级配置,宋喜特别庆幸他没说猪八戒的媳妇儿,那天她听任丽娜给小杰讲故事,说猪八戒在高老庄相中的媳妇儿特别漂亮,像天仙似的。

    正想着,小杰忽然扬头问宋喜,“干妈,你知道猪八戒的媳妇儿吗?你跟他媳妇儿一样漂亮。”

    小杰一根儿红苗正的香港孩子,现在被带到夜城,一口片子音,儿化说的特别好。

    千算万算还是没躲过,宋喜当场笑出声,不由得出声回道:“干妈就是猪八戒的媳妇儿。”

    小杰眨了眨眼睛,反应惊人的快,“那干爹是猪八戒吗?”

    宋喜道:“他是啊,猪八戒对媳妇儿最好了。”

    小杰摇摇头,“但猪八戒跟干爹长得不一样,干爹没有猪耳朵。”

    孩子就是孩子,认真的模样特别逗趣,乔治笙把他抱起来,一本正经的说:“回家,干爹给你讲三打白骨精的故事。”

    宋喜眼睛一瞥,“谁说是白骨精呢?”

    乔治笙说:“哪敢说你,我这么疼媳妇儿的人。”

    他明目张胆毫不遮掩,宋喜最怕他这招儿,马上低调做人不敢再挑衅。

    ……

    一年又一年,时间犹如白驹过隙,乔家老宅的左邻右舍都在门前贴了通红的福字和对联儿,乔家不能贴,乔顶祥去世还不满三年,不过院门一关,丝毫不影响家里的热闹。

    元宝和佟昊在院子里比赛训狗,小杰是评审,乔治笙怕宋喜冷,只让她在屋子里顺着窗户看,任丽娜亲自去厨房监工,同样是个不怎么会做饭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指挥那些南北方大厨。

    乔治笙坐在宋喜身旁,给她剥桔子,皮剥掉不说,还把上面的白丝摘的干干净净,宋喜顺着窗户往外看,跟看电影似的,看的热闹,随意一伸手,乔治笙把剥好的橘子递给她,宋喜余光一瞄,紧接着道:“不用摘橘络。”

    “嗯?”

    “就是白色的丝,叫橘络。”她就知道他不懂。

    乔治笙面不改色的说:“吃吧,不费劲儿。”

    宋喜笑说:“不是怕你费劲儿,只是想告诉你,橘络无论从中医还是现代营养学来讲,都是对身体特别有益的存在,通络化痰,顺气补血,对支气管炎和慢性心脏病……”

    在这方面她是专家,乔治笙连橘子上的白丝叫什么都不清楚,听她长篇大论过后,他故意只说了一个字:“哦。”

    宋喜忍不住笑,“哦什么哦?”

    乔治笙说:“知道的意思。”

    宋喜道:“不高兴我给你传授知识点?”

    乔治笙说:“我巴不得去医院给你当病人,你每天就管我一个人。”

    宋喜嘴里的橘子是酸甜的,可心里却是纯甜的,客厅没其他人,她倾身上前,情不自禁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亲脸还不够,双手捧着他的脸,把他的头扭过来,对着削薄却有型的唇瓣,一口亲下去。

    乔治笙是橘子的忠实拥簇者,刚给她剥了一个,自己已经吃了好几个,她舌尖探进去,他嘴里都是清香酸甜的味道,像是浓淡适度的糖果,让人忍不住尝了又尝。

    刚开始乔治笙睁着眼睛,一副这次是你主动投怀送抱的得意模样,但没过几秒,他便垂下视线,头一偏,化被动为主动。

    全地热的房间里,宋喜穿着薄薄的休闲套装,舒服的窝在沙发里,乔治笙宽厚的背脊完全将她遮挡住,这样就算院子里的人看进来,也只能看到他的后背。

    他像是早就算好了一切。

    院子中佟昊和元宝的比赛正处于二比二,五局三胜的决胜局,先前宋喜趴在床边看热闹,佟昊是知道的,想着最后一局弄点儿花样逗她开心,结果无意间一瞥,宋喜不在了,再定睛一瞧,只有乔治笙的背影,隐约能看到宋喜的手臂环在他脖颈处。

    心情多少还是受了些影响,佟昊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也强迫自己收回思绪,这回训狗全是为了哄小杰玩儿了。

    元宝看似全程没注意佟昊,却在佟昊走神儿之际,很低的声音说:“不想被切了喂狗,你就留点儿神。”

    佟昊闻言,沉默半晌,随后抬眼道:“你跳大神的,什么都知道?”

    元宝似笑非笑,“所以我说喜欢一个人真的很麻烦,满身的漏洞。”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