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904章 蓄意,记仇

时间:2018-06-12作者:鱼不语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戴安娜赶到医院的时候,田历身边只有几个特别好的哥们儿,她快步上前,一时间却说不出多余的安慰话语,能说什么呢,叫他不要担心,这是废话,问怎么样,田历又不是医生,他也不知道,反正身处医院这种空旷又压抑的环境里,人的心会不由自主的揪起来。

    反倒是田历看到戴安娜,他红着眼眶,低声道:“又折腾你跑一趟。”

    戴安娜眉头轻蹙,“说这些干嘛?”

    田历抬起双手揉了把脸,看得出是在努力压抑心疼和疲惫,戴安娜见状,轻声道:“你去那边坐会儿,我看着。”

    田历说:“没事儿。”

    两人单独站在手术室门前,其余人没有跟过来,戴安娜说:“群里人都知道了吧?之前他们给你打电话,说是打不通。”

    田历道:“我没让他们过来,一帮人呼呼啦啦的。”

    他只接了戴安娜的电话,在这种时刻,也只想看见她。

    戴安娜抬手拍了下田历的手臂,安慰道:“不会有事儿的。”

    田历点头,却没有说话。

    几人在手术室外等了一个多小时,大门打开,护士从里面推着一辆病床车出来,守在不远处的人见状,赶忙一股脑的涌上前,结果出来的不是田蕊,而是跟田蕊同一辆车的朋友。

    女孩儿家属哭着去迎,戴安娜从田历眼中看到深坠的恐惧,他拉着其中一名护士问:“你知道田蕊怎么样吗?跟她一起出事儿的女孩子,短头发……”

    护士摇头,“我不清楚,里面手术室很多,没有推出来就是手术还没做完。”

    田历拉着护士不肯松手,“你进去帮我看一下可以吗?她已经进去很久了…”

    护士说:“麻烦您先放手,我们先把患者送去病房,有事儿待会儿再说。”

    女孩儿妈妈在哭,爸爸红着眼眶从旁念叨:“我就说让她今天不要出门不要出门,她偏不听……这不是出去送命的嘛。”

    说着,他抬眼看向田历,“你是田蕊什么人?”

    田历整个人都是绷紧的,戴安娜上前把他的手拉开,随后替他回道:“他是田蕊哥哥。”

    女孩儿妈妈哇的一声,边哭边道:“思思,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啊,你不能丢下妈妈……“

    女孩儿爸爸道:“我们家思思跟你妹妹一起出去的,也是坐你妹妹的车才出了事儿,现在你妹妹在里面,咱们暂且不谈,但我把话撂在这里,这事儿没完!”

    一家人连哭带骂的离开,田历自始至终没有作声,在继续等待的过程中,警察来了,直奔田历这边,出声问:“请问哪位是田蕊家属?”

    田历慢半拍抬起头,“我是田蕊哥哥,怎么了?”

    打头的警察出声道:“您好,我们想就您妹妹今天的意外,跟您了解一下情况。”

    田历说:“我妹妹还在做手术,你们有什么事儿要问?”

    警察道:“您认识一个叫王磊的人吗?”

    田历眉头微蹙,顿了几秒后才说:“是我妹妹前男友…你们问他干什么?”

    警察道:“您妹妹今天的车祸不是意外,我们在现场发现一辆蓝颜色保时捷911,据当时车况来看,应该是保时捷从右转道故意撞上您妹妹的车,才导致车祸发生。”

    此话一出,田历当即额角青筋蹦起,戴安娜听着也是心里咯噔一下。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田历咬着牙问:“他人呢?”

    警察说:“我们到现场的时候,保时捷车主早就不见了,我们在车上找到车主的驾驶证和行驶证,想先跟您这边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田历说:“是他,一定是王磊这孙子!我妹妹跟我提过,她前男友时不时的缠着她,我说过要去找他谈谈,我妹妹不让,说她自己会处理好,你们抓他,是他故意报复我妹妹!”

    田历激动地双眼发红,如果那个叫王磊的人站在他面前,戴安娜相信田历一定敢直接拿刀抹了对方。

    警察道:“您冷静一点儿,目前只是确定这辆车的车主跟您妹妹有关系,但还不确定驾驶人是他……”

    警察才说一半,田历就火大的打断:“你们要问的我都已经说了,难道这还不构成蓄意伤害的证据吗?你们警察会不会办事儿?成天就知道打官腔,一点实事儿也办不了!”

    面前两名警察同时露出隐忍不悦之色,戴安娜将田历拽到自己身后,赔笑道:“不好意思,我朋友特别疼他妹妹,情绪有些失控。”

    警察敷衍的点了下头,“大家互相理解吧,我们办事儿也有我们的规矩,不用你们说,我们该查的都会查。”

    另外一个道:“那我们先不打扰了。”

    戴安娜点头,等到两名警察转身走远,她这才转身看向田历,本想说他两句,可见他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忽然心酸。

    这世上没有感同身受一说,她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永远体会不到田历的恐惧和心疼。

    万语千言,话到嘴边,戴安娜只能拍了拍田历的后背,忍着鼻酸道:“没事儿的,一定不会有事儿。”

    田历哭着把戴安娜拥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她,没有给她任何回神儿的机会,戴安娜的确很懵,可她又能怎么做呢?她没办法推开他,唯有抬手轻拍着他的背。

    两人就这样站在医院走廊中间,一个哭的压抑,一个无声安慰,这一幕恰好被个熟人撞见,不是常景乐,此时他还在戴安娜的餐厅,因为找不到理由离开,只能‘身在曹营心在汉’,看到这幅画面的人是段柯。

    段柯跟常景乐关系很好,虽说两人是无利益往来的‘酒肉朋友’,可段柯也是最先看出常景乐对戴安娜有意思的人,包括他知道常景乐为什么当众刁难兰冬薇,以及最近日子过得苦不堪言,全都是因为戴安娜。

    可如今戴安娜却被田历抱在怀里……这叫什么事儿吧?

    若不是常景乐他爸拦着不让,哪儿轮得到田历啊?段柯替常景乐打抱不平,心底暗暗记下田历这个人,直等到合适的机会替常景乐报‘夺妻之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