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99章 卸磨杀牛

时间:2018-06-09作者:鱼不语

    韩春萌和顾东旭来酒店接宋喜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按完门铃是乔治笙开的门,韩春萌吓了一大跳,好在身边还有顾东旭在,不然她自己一惊一乍更是尴尬。

    顾东旭眼中闪过一抹诧色,不过很快便回神,出声叫道:“小舅。”

    乔治笙心情好的显而易见,因为他眼尾微微上扬,声音也很是和善,“来了。”

    说着,他闪身让两人进去,这下不光韩春萌惊讶,顾东旭也是一肚子疑问。

    宋喜从里面走出来,顾东旭背对乔治笙,朝她挤眉弄眼,无声询问。

    宋喜笑着说:“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韩春萌问:“什么好消息?”

    宋喜摸了摸肚子,“你们要干妈,东旭要当干哥哥了。”

    宋喜故意把韩春萌归到自己这一边,而顾东旭则要从乔家那边排辈,两人明明是一对儿,辈分却正好差了一截,原本顾东旭最听不得这种调侃,可眼下却只是震惊。

    韩春萌也是,瞪大眼睛,几秒后才道:“你怀孕啦?”

    宋喜点点头。

    顾东旭说:“什么时候怀的,太突然了。”

    宋喜把检查身体验血的事儿一说,韩春萌已经忍不住跑到宋喜身旁,轻轻地摸她肚子。

    顾东旭问:“确定全医院就你一个怀了吗?”

    宋喜不答反问:“干嘛?你也想当爸?”

    顾东旭道:“不想被你落下。”

    乔治笙从后面走上来,不冷不热,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还想追我?”

    顾东旭很快看了眼乔治笙,没敢搭腔。

    宋喜怀孕的消息来得太过突然,就像平地一声雷,没在夜城打响第一声,倒是先在冬城小范围传了个遍。

    元宝得知后第一反应就是偷偷摸摸在乔治笙耳边说了句什么,乔治笙不置可否,宋喜好信儿问:“他说什么?”

    乔治笙压低声音回道:“说我不用被人担心身体有问题了。”

    这事儿还得从陈烨咸吃萝卜淡操心,向乔治笙推荐袋鼠精说起,男人最怕的就是被人误会不行,更何况是乔治笙这种从小到大被供着的主,陈烨被他从办公室里赶出来,出门就看到元宝,怕遭报复,陈烨向元宝吐了苦水,谁料这事儿成了元宝调侃乔治笙的底料。

    乔治笙最近琢磨要不要派陈烨去非洲工作两年。

    多事之秋,原本大家心情都不好,宋喜怀孕的消息就像冬季里的阳光,直暖人心,在新的小生命面前,其余的事情都不算事儿。

    当晚韩家接到警局通知,说是韩洋在派出所里受伤被送到医院,韩家人闻讯赶去,韩母哭得歇斯底里险些晕厥,韩父也要靠顾东旭扶着才能站稳,韩春萌强忍悲恸,前去跟派出所的人交涉,整个过程韩家人表现出与生俱来的演技,让一旁的律师都颇为感慨,这一家子都入错行了。

    每一环都在元宝的设计之中,剩下的就是步步反扑,这样得场合不适合宋喜参加,宋喜隔天在乔治笙的陪同下返回夜城,她当天下午还有一台手术,刚开始乔治笙死活不同意她上,宋喜也是个急性子,出声回道:“你去看看,我们这行无论女医生还是女护士,不到**个月临产前谁矫情的说要放假了?是,我不需要工作你也能养的了我,医院是你开的,请假随便,可我没觉得自己哪里特殊了,且不说我身体好好的,单说病人手术书上已经签了我的名字,我要对病人负责的。”

    任何人都别想在宋喜的职业上指手画脚或者企图干预,这也是宋喜的底线之一,乔治笙一看她不吃硬的,转而道:“那你量力而行,做完这台手术之后,我陪你系统检查一下,看看还有哪里需要注意,如果医生让你多休息,你就不能再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了。”

    宋喜讲道理,点头说:“可以,我会遵医嘱。”

    乔治笙一副管不了她又担心到心事重重的模样,宋喜挽着他的手臂,软声道:“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

    乔治笙说:“你又不是妇产科医生。”

    宋喜道:“没吃过猪肉我还没见过猪跑?”

    乔治笙说:“你连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

    宋喜美眸一挑,“我就算是妇产科医生,不到一个月我也察觉不到,你以为医生身体里安b超了吗?”

    乔治笙不说话,宋喜晃了下他的手臂,“别怕,只有粗心的爸爸,没有大意的妈妈,我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你放心,我一定生个特别漂亮的宝宝。”

    乔治笙面色禁不住柔和起来,出声道:“女孩子可以漂亮点儿,男孩子漂不漂亮无所谓。”

    宋喜说:“怎么无所谓,你要是不好看我能看上你吗?”

    乔治笙知她开玩笑,淡笑着说:“长相就随缘吧。”

    宋喜说:“能随父母的东西干嘛随缘?大萌萌说得好,咱俩的孩子,就算挑缺点长也不会难看。”

    乔治笙笑容微敛,“你有缺点吗?”

    宋喜下意识的道:“我……”

    话一开口后知后觉,他在打趣她,话锋一转,宋喜开始认真端详乔治笙的脸,几秒后,她‘啧’了一声:“你也没什么缺点。”

    乔治笙睨着宋喜,看着看着情不自禁的俯身吻她,空气变得暧昧,他抓着她的手,待轻轻将她压在沙发上时,宋喜睫毛一掀,偏头道:“不行。”

    乔治笙也睁开眼,“怎么了?”

    宋喜道:“怀孕前三个月要禁欲。”

    乔治笙混沌的眼底浮着两个大字:是吗?

    宋喜抬手顺了顺乔治笙的黑发,故意可怜的口吻道:“心疼你,打今儿起又要重新吃斋念佛了。”

    乔治笙眼中的欲念仍在,低头亲吻宋喜的额头,薄唇开启,出声说:“我忍得住。”

    宋喜‘扑哧’一声笑出来,“话别说得太满。”

    他是什么样的人,外人不清楚,她能不知道?

    之前戴安娜喝多了开荤腔,说宋喜从前是夜夜笙歌,现在是夜夜笙哥,当时宋喜又不好意思又想笑,暗道戴安娜就是个天才,这都说得出来。

    不过乔治笙也真是戴安娜说的那样,没他在身边,她是辗转难眠,有他在身边,她是夜不能寐,如今勤勤恳恳,她终于怀了,他老人家像是退役的老黄牛一样,就这样被放到冷板凳上,宋喜想想都觉着又心酸又可怜。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