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93章 权势的通行证

时间:2018-06-07作者:鱼不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为被韩洋打伤的人正在医院重症监护,所以韩洋被当地派出所拘留,并且不许保释,韩父带着元宝和律师一起过来,刚开始派出所的人态度并不友善,韩父只说想看一看韩洋,对方就面带轻慢,正眼都不瞧,随口道:“先去那边等着吧。”

    很显然韩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样对待,并没有意外,刚要带着元宝和律师去一旁等待,律师已经开口问道:“要等多久?”

    穿着制服的男人眼皮一掀,看向对面男律师,律师又没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穿着正装打着领带,拎着公文包,谁看了都知道职业的样子,他穿的很正常,因此片儿警出声回道:“让你等就等着,哪来这么多问题?”

    律师面不改色的说:“现在韩洋身上没有任何控告罪名,警方拘留他,打的是妨碍治安管理条例,顶多是罚款,就算你们不许保释,我们罚款早就交过了,家属拥有正常时间探视的权利,难道我们普通民众跟你们询问一下多久,你们都懒得回吗?”

    海威法务部的大律师,平日里帮乔治笙处理的都是想不到的复杂案件,派他下来对付这些小人物,都是杀鸡用了宰牛的刀,他声音不大,却句句抓理,片儿警终于开始正视面前男人,律师懒得废话,干脆自报家门,“我是韩家聘请的律师,要跟韩洋了解一下当天的具体情况。”

    片儿警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虽然没有明显的态度变好,却声音如常的说道:“我们这边探视有探视的规矩,你们稍等一会儿,我进去看看。”

    片儿警走后,韩父眼带担忧,却没有出声,元宝猜到他在担心什么,低声安抚,“叔叔,您不用担心他们背地里给韩洋穿小鞋,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联系上冬城警察总局的一把,跟他打过招呼,他会跟分局的一把手说,估计下面还没有传达到,下次您再过来,他们就不会是这样的态度了。”

    韩父听韩春萌说过,宋喜如今嫁的老公特别厉害,但没想到他们一开口联系的就是冬城警察总局的一把手,惊讶之余,他下意识的说:“谢谢,太谢谢你们了。”

    元宝微笑。“叔叔别客气,我跟萌萌私下里关系也很好的,我还在她那里偷学了好几道菜。”

    元宝知道韩春萌会做菜,看来说关系好就不是客套,韩父跟元宝聊了几句,一直提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几分。

    小片儿警进去后不到三分钟,再出来时跟着一个明显有职位的警官,两人一同走来,小片儿警面上早就换上了恭敬表情,对韩父道:“这是我们刘局长。”

    中年微胖男人主动笑着伸出手,“您好,我是刘强。”

    韩父来了派出所这么多回,哪里见过一把手,都是下面人接待,态度也都特别差,如今局长跟他握手,韩父简直受宠若惊。

    刘强道:“我才知道您带人过来,前几次您来的时候,我都不在,刚听说下面人对您态度不好,我刚才已经严厉批评过了,您老别跟这些小年轻一般见识。”

    年轻的男片儿警当即对韩父说:“叔叔,对不起,刚刚我接待上态度有问题,以后不会了。”

    韩父下意识的说:“没事儿没事儿。”

    元宝见惯了这些为权势折腰的虚与委蛇,轻声提醒韩父,“叔叔,咱们进去吧?”

    他声音不大,但普通话字正腔圆,一点儿东北口音都没有,刘强眼尖,看出对方不是本地人,加之总局一把亲自打电话来嘱咐,叫他仔细对待,想必韩家这是找到人撑腰了。

    刘强亲自把人带到探视房,韩洋被人带出来,在派出所关了不到三天,整个人的精神头都被磨没了,年纪轻轻一身颓气。

    韩父看着眼眶含泪,主动出声介绍,“这两位都是你宋喜姐姐的朋友,他们特地从夜城赶过来帮忙的。”

    韩洋懂事儿,看向元宝和孙律师,点头道:“谢谢哥。”

    元宝说:“客气的话留到出去再说,他是律师,我们现在需要你详细复原当天的全部经过,包括小细节。”

    此话一出,韩洋下意识的激动,扬声道:“我根本没把他打成重伤!”

    律师道:“你先别激动,慢慢说。”

    韩洋坐在椅子上,双手因为紧张不自觉的交缠在一起,视线微垂,他开始复述当天情景。

    数日前他跟单位同事一起去吃宵夜,大概夜里十点多钟,烧烤店又进来一帮人,都是男的,年纪也都在二十五到三十之间,韩洋这桌有女同事,对方有人喝多了,一再言语上的调侃,刚开始这边人不想搭理,结果对方蹬鼻子上脸,北方汉子脾气躁,吵了两句就开始动手。

    韩洋说:“我是轮了那人一酒瓶子,直接打在脑袋上面,可当时他什么事儿都没有,只额头上破了点儿皮,见了血,走的时候他好好的,所有人都看见了,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进了重症?关键我爸妈去医院看他,对方家属根本就不让见人,只让医生出来打发,说的一个邪乎,摆明了讹我们!”

    律师拿出本子,面不改色的说:“把当天在场的同事联系方式告诉我,尤其是被骚扰过的女同事。”

    这些人都是韩洋的目击证人,韩洋的手机被派出所没收了,元宝出去一句话就给要回来。

    律师在里面跟韩洋谈,韩父仿佛看到了希望,再次对元宝表示感谢。

    元宝说:“叔叔,咱们待会儿直接去趟医院吧?看看患者什么情况。”

    韩父道:“家属情绪很不稳定,也挺不讲理的,我们去了几次,根本看不见人。”

    元宝说:“没关系,待会儿咱们过去,您不用说话,我来办。”

    韩父点点头。

    律师跟韩洋聊了不到半小时就出来了,节奏这么快,韩父还有些担心,元宝见状,主动问律师,“怎么样?”

    律师道:“据我从韩洋那里得到的信息,对方十有八|九是想讹钱,最好亲眼看一下患者的伤势,我猜对方既然敢咬的这么死,那患者身上最起码有三项以上的‘重伤’证明,就算身体上没有明伤,要么就是打着有精神类疾病或者遗传性隐疾的幌子,像是这种借口,法官也很难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