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81章 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

时间:2018-06-05作者:鱼不语

    宋喜跟韩春萌正在办公室里面私聊俞靖瑶来道歉的事儿,韩春萌还在感慨,“你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可恨之人也惯会装可怜,关键咱们还都看不了可怜,希望她这次能长点儿记性,不然下回再惹着你,神仙都救不了她。”

    乔治笙这个点儿在开会,宋喜知道,所以还没有跟他联系,对俞靖瑶这种人,她特别不喜欢,也觉得给点儿教训没有错,之所以心软不是冲俞靖瑶,而是看在俞靖瑶爸妈的面子上,大人辛辛苦苦打拼一辈子攒下来的基业,总不能败在孩子嘴欠上面,只愿这次机会给完,俞靖瑶能长点儿心。

    两人面对面坐着,宋喜手里的牛奶还没喝完,忽然房门被人匆匆敲响,常年在医院工作的人,神经都是紧绷的,宋喜马上知道有事儿,赶紧起身过去开门。

    房门打开,护士长站在门口,急声道:“宋主任,手术室那边刚来电话,送来一个车祸患者,需要咱们科的医生赶紧上去。”

    宋喜习惯了冲在一线,没想过派其他人过去,当即回道:“我来。”

    护士长说:“你刚下手术台,要不要找徐医生?”

    宋喜已经疾步往外小跑了,“不用,让他休息一会儿。”

    乘电梯来到手术室,刚到门口就看见骨科副主任,两人打了个照面儿,彼此询问之后发现都是为同一个患者来的。

    车祸是手术中最常见也是比较复杂的类型,患者往往身体多处受伤,经常是几个科室的医生同时配合完成手术。

    一起进了手术室,这才看到手术室中已经到了一个神经外科的医生,护士说患者颅内出血,要进行脑部手术,躺在台上的人脸被盖着,几名护士正在做术前准备,患者身上的外套已经被脱掉,有人负责剪上衣,有人负责剪裤子……

    宋喜不是从那些被血染红的破碎衣料上辨认出患者是谁,她是恰好瞥见女人左手腕处的装饰手链,二十分钟前她刚刚见过。

    抬起手,她掀开挡在患者脸上的蓝色消毒布,当看到是俞靖瑶时,难免神色一变。

    一旁的骨科副主任问:“认识?”

    宋喜眼中还有未收回的意外,机械的点了下头,神经外科的医生跟着问:“是你什么人?”

    医生每天在手术台上跟死神抢时间,保不齐什么时候定睛一瞧,被送来的就是亲朋好友,怕此人跟宋喜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台手术宋喜做不了,就像医者不能自医一样,医生是人不是神,没有哪个医生心理素质可以强大到替身边熟人开刀动手术的地步。

    宋喜知道大家是在担心她,很快回神儿,出声说:“没事儿,只是认识而已,刚刚才见过。”

    三个人里面,骨科副主任年纪最大,沉稳的说:“世事无常啊,开始手术吧,我这边的操作相对简单一些,宋主任和陈医生时刻注意一下病人的血压和各项指标。”

    宋喜应声,吩咐护士盯紧仪器,三人同时分工进行手术。

    宋喜戴着手术帽和口罩,一张脸上只露出大大的眼睛,原本黑白分明的瞳孔,细看之下,映照的是一片血肉模糊,俞靖瑶伤的不轻,不光是心脏这一处,身体多处外伤,颅内也有淤血。

    拿着手术刀,她神情一贯专注认真,这一刻心里什么念想都没有,甚至不记得躺在这里的人是俞靖瑶。

    手术中途,仪器发出绵密的紧急提醒声,是患者指标明显波动,骨科副主任头都没抬,毕竟他的操作影响不到这些,宋喜也没抬头,因为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心脏创口出血很少,神经外科医生抬起头,护士说是颅内大出血。

    耳边是神经外科医生在指挥,小护士忙得脚下生风,医生一个个稳如泰山,待到仪器上的跳动趋于平缓,宋喜问了句:“没事儿吗?”

    神外医生回道:“没问题。”

    这边手术在进行期间,另一边交警和院方也都纷纷联系了俞靖瑶的家属,俞靖瑶还没从手术室里出去,俞勇峰和俞母已经匆匆赶到长宁医院,据传车祸很严重,俞母在走廊就甩了俞勇峰一个大巴掌,哭喊着说:“瑶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都不要活了,你给我去死!”

    人站在食物链的顶端,看似可以主宰一切,但在天灾**面前,脆弱的像是一只蚂蚁,俞母对于俞靖瑶的现状无能为力,也无法估计她的将来,所以只能将所有恐惧发泄在已知且健康的人身上。

    俞勇峰一天之间遭受事业和亲人的双重打击,整个人颓然的像是行尸走肉,大白天眼眶下陷,双目无神。

    医院护士见惯了各式各样的患者家属,除了上前拦着,说些安慰的话之外,也没有其他办法。

    手术足足做了三个半小时,宋喜的心脏部分是最先完成的,离开手术室的时候,她看到外面站着一男一女,两人中间隔着不下三米的距离,同样都是贴靠在墙壁上,但她一眼就看出两人是一家的,并且猜到他们很可能是俞靖瑶的父母,因为两人脸上带着相似的绝望感。

    宋喜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只能默默走开,连着做了两台手术,她精力有些透支,去茶水间拿巧克力和牛奶,等回到办公室,正好瞥见桌上的手机在响。

    屏幕上显示着‘老公’字样,宋喜接通,乔治笙问:“去哪儿了?”

    宋喜说:“刚下手术台。”

    乔治笙道:“你今天不就早上一台手术嘛,谁又给你加了?”

    他对她说话温柔,但温柔中隐藏着要埋怨别人的不悦,近期两人都在努力造人阶段,他都不想让她来医院工作,最后的妥协就是她少工作,她倒好,背着他偷偷加班。

    宋喜有些疲惫的坐在椅子上,出声回道:“没人让我加班,医院临时送来一个车祸的。”

    乔治笙道:“没有其他医生吗?”

    宋喜说:“我上去之后才看见,是俞靖瑶。”

    乔治笙淡淡的,“是她。”

    宋喜说:“她今天来找我道歉,想让你放过她家里,之前你说上午要开会,我就没给你打电话,她离开前后也就二十分钟左右,在送来就是出车祸之后了……”

    她心情有些低落,是对生命的敬畏,世事无常,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