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77章 同样的忧虑

时间:2018-06-05作者:鱼不语

    宋喜跟韩春萌往回走的途中,碰到从宴会厅迎面走出来的顾东旭,他特地来找她们两个的,见两人面色各异,韩春萌又心事重重,他出声问:“怎么了?”

    宋喜没有隐瞒,三言两语解释清楚,随后道:“你最近多看着点儿大萌萌。”

    言外之意昭然若揭,以防盛家报复。

    顾东旭面色一沉,这事儿怪不得韩春萌,搁着谁都要起冲突,只是谁的心上人谁心疼,顾东旭当场拉住韩春萌的手,她掌心一片滑腻,俨然是出了好多汗,他低声道:“没事儿,有我在呢。”

    宋喜也说:“不怕,天塌了我给你顶着。”

    韩春萌看向宋喜,轻声说:“我是不是又给你们惹事儿了?”

    宋喜勾起唇角,揽着她肩膀道:“我还没夸你呢,打得好,嘴欠就是短揍。”

    顾东旭从旁道:“没吃亏就好。”

    三人站在宴会厅门口说话,不多时祁未从里面走出来,见状,眸子微挑,“我刚在里面没看到你们,怎么都在这儿站着?”

    宋喜低声说:“盛浅予心脏病突发,刚刚打了120,估计马上就会有车过来接。”

    祁未明显意外,顾东旭直白的道:“萌萌刚在洗手间跟人吵了两句,她不知道盛浅予有心脏病,不好意思叔叔大寿的日子,还给你添麻烦。”

    韩春萌满眼歉疚,“抱歉祁未。”

    祁未后知后觉,很快回道:“别这么说,意外谁也不想的,你们先进去坐,这边我来处理。”

    今天祁家设宴,各行各业有身份的人全都来了,若是在这样的场合,有人被120接走,传出去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子,也不知祁未联系了什么人,120到的时候安安静静,直到把盛浅予接走,宴会厅里的宾客都一点儿未曾察觉。

    俞靖瑶几人也跟着跑了,反倒宋喜,顾东旭和韩春萌全程坐下来,原本韩春萌也问:“我们要不要先走?”

    宋喜说:“走的不是有病就是心虚,我们为什么要走?”

    直到整个生日宴结束,宋喜来祁沛泓面前跟他道别,祁沛泓笑着说了些客套话,叫祁未送他们下楼。

    下楼的时候,宋喜问:“怎么样了?”

    祁未回道:“我哥去了医院,等会儿我跟他联系,有消息我通知你。”

    宋喜是不大想知道盛浅予的情况,也明知贫血性心脏病不至于要了命,但毕竟事情牵扯韩春萌,她知道总比不知道强,点头应声:“麻烦你了,希望没给你们造成太大的影响。”

    祁未勾唇微笑,“不算事儿。”

    说完,他又意味深长的补了一句:“早知道你们关系不大好,我们更应该安排妥当,避免见面,是我们没做好准备。”

    宋喜说:“计划没有变化快,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家也都尽了力,谁也不用自责。”

    电梯门在一楼打开,祁未送几人往酒店大门口走,宋喜说:“别送了,楼上还有那么多客人,你快点儿上去吧。”

    顾东旭也拍了拍祁未的肩膀,男人之间没有太多的客套话,一个眼神儿就够了。

    等到祁未转身上楼,顾东旭问宋喜:“你去哪儿?我送你。”

    宋喜说:“我去找治笙,坐保镖的车就行,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不用管我。”

    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总要提前跟乔治笙打声招呼。

    乔治笙在公司,宋喜去的时候,他还在开会,陈烨给她准备了很多零食点心,宋喜半开玩笑的问了句:“你们是在公司开甜品店了吗?”

    陈烨微笑着回道:“是老板让我们预备着,这样您随时过来,随时都能吃到。”

    宋喜猝不及防的被暖了一把,知道乔治笙会把她的所有事情放在心上,只是没想到这么上心而已。

    陈烨跟宋喜打了声招呼,出去工作,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吃东西,不多时房门被人推开,她还以为是乔治笙,结果抬头一看,是元宝。

    宋喜道:“快来吃东西。”

    元宝走到宋喜对面坐下,出声道:“听陈烨说你来了,笙哥那边儿估计还要一会儿,你什么事儿,急不急?”

    宋喜不拿元宝当外人,直言回道:“今天我们去参加祁沛泓生日宴,大萌萌听到俞靖瑶跟人嚼我和治笙的舌根,两边吵了几句,后来盛浅予来了,大萌萌说她明显拉偏仗,就怼了她两句,说怪不得治笙不要她,我人品帅她十万八千里,盛浅予当场犯了心脏病,让120接走了。”

    宋喜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很轻,不是故意轻描淡写,而是摆明了站韩春萌,觉得韩春萌一点儿错都没有。

    元宝却听得心惊胆战,果然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战争。

    “我看盛家八成不会就这么算了,万一他们要找大萌萌的麻烦,我绝对不可能忍着,先过来跟治笙打声招呼,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宋喜说。

    元宝应声道:“的确不会这样算了……他们想找萌萌的麻烦很容易,我是担心萌萌只是个引线,盛家十有八|九会找你和笙哥的麻烦。”

    大家都想到一起去了,若是从前,宋喜心底一定会焦躁烦闷,觉着给乔治笙添堵,让他难办,可如今她猜盛家跟宋元青坐牢有牵扯,那么盛家不动则以,但凡动了,就更加肯定她的猜测。

    若真如她想的一般,对方叫她流离失所,叫宋元青沦为阶下囚,那她跟方盛两家的仇就是不共戴天,乔治笙是她老公,自然要站在她这边,小事儿她会心软,大事儿她从不手软,立场坚定的不能再坚定。

    元宝见宋喜眼底燃着一团莫名的火焰,还以为她是在生盛浅予的气,殊不知宋喜看盛浅予,早就不是情敌,而是宿敌,她们之间注定不能和平相处,哪怕没有乔治笙。

    两人面对面坐着聊天,差不多大半个小时的样子,乔治笙推门进来,陈烨已经告诉他宋喜来了,他进门时眼底藏着高兴。

    元宝起身叫了声‘笙哥’,说东西放在桌上,随后跟宋喜告别,迈步离开,房间中只剩宋喜和乔治笙两人,他走到沙发边,在她身旁坐下,宋喜从自己吃剩的蛋糕上舀了一勺递到他唇边,乔治笙张口接着,出声道:“刚刚开会的时候我还在想,你会不会突然过来找我。”

    宋喜轻笑着道:“愿望成真了。”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