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73章 都不简单

时间:2018-06-05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晚上回家,宋喜跟乔治笙提了一嘴,要去参加祁沛泓的生日宴,乔治笙随口说:“祁氏最近挺乱的。”

    宋喜好奇问:“怎么了?”

    乔治笙道:“外面传祁沛泓身体应该是扛不了多久,原来祁丞一直是公司执行总裁,祁沛泓休养之后他就暂代董事长一职,全权处理公司事务,按理说祁丞就该是下任董事长人选,结果祁沛泓突然把小儿子弄去公司,刚开始在中层工作,最近提了副总裁,很多人都在猜,祁沛泓是不是另有他意,现在祁氏内部分两个帮派,一面儿站祁丞,一面儿站祁未。”

    宋喜道:“都是一家人,谁当董事长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难道自家兄弟也要明算账了?”

    宋喜是独生子女,加之本身不是爱争抢的性子,所以不大理解亲人之间也适用‘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定律。

    乔治笙说:“祁沛泓在,他们是一家人,等祁沛泓不在了,亲兄弟也要分家的。”

    宋喜道:“祁丞这么老谋深算又善于背后阴人的人,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压祁未一头,我倒真希望祁未做主,这样以后你也少些麻烦,省得祁丞总跟你面前蹦跶。”

    乔治笙面色如常,意味深长的道:“别高看了祁丞,也别小看了祁未,祁家最后到底谁做主,现在还很难说。”

    宋喜闻言,抬眼看着他道:“怎么说?”

    乔治笙道:“祁丞跟在祁沛泓身边十几年才在公司积攒下自己的人脉,祁未才进祁氏多久?现在站他这边儿的人不在少数。”

    宋喜道:“老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就祁丞的人品,朝夕相处的人谁看不出来?如果祁未人品足够好,再会做人一些,我也宁愿跟个心眼儿好点儿的老板。”

    乔治笙说:“还有这次祁沛泓生日,祁未亲自去医院请你,他说是祁沛泓的意思,其实也是他的意思,我猜这次的生日宴,会是祁家两兄弟的人脉军备竞赛,如果不信,你到时候去看。”

    在乔治笙肯定的说出这番话之前,宋喜当真没有多想,她只想到祁未大抵想通过她向乔治笙表示,他跟祁丞不一样,没想到祁家背地里还有这么多说头。

    沉默片刻,宋喜说:“那你觉得我还要去吗?”

    乔治笙反问:“为什么不去?”

    宋喜道:“现在外面几乎都知道我跟你在一起,我就代表你,我去会不会让人误以为你在站队?”

    乔治笙面色淡淡:“站队又怎么了?我站谁不站谁,用得着他们管?”

    宋喜就喜欢乔治笙这副不可一世的劲儿,同样的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就是猖狂,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理所应当,没有人会说乔治笙狂傲,因为单单乔治笙这三个字,已经代表了绝对压制。

    临睡觉之前,宋喜念叨着:“祁沛泓过七十大寿,我送什么好?”

    乔治笙搂着她,轻声说:“睡吧,我帮你想。”

    她以为他随口一说,结果隔天回家便在桌上看到一个长方形锦盒,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李可染的一幅画,她打给乔治笙,他说让她拿去送礼,免得还要费时间想。

    宋喜笑着道:“你是哆啦a梦吗?”

    乔治笙问:“听过,它是什么?”

    宋喜知道他没童年,跟他解释:“就是叮当猫,可以许愿,要什么有什么。”

    乔治笙一本正经的说:“要真是这样,我许愿我们马上能有孩子。”

    宋喜道:“你想孩子想疯了吧?”

    乔治笙说:“女人三十五岁之后要孩子就对身体不大好了,我们要是想要三个孩子,现在就得抓紧。”

    现在一个都还没影,他已经在想三胎的事儿,宋喜笑着调侃他,心里却特别暖,也是很认真的想要怀孕。

    周六,顾东旭开车载着宋喜和韩春萌一起赴宴,宴会设在祁氏旗下的一家五星酒店,顶层,一共开了五十桌,桌数不多,但应邀到场的都是有些身份的人。

    过了签到区往里走,韩春萌最先看到祁未,她眼放亮光的道:“妈呀,太帅了。”

    今天这样的场合,大家都穿着偏正式的衣服,祁未一身剪裁得当的黑色西装,内里是浅色条纹衬衫,颜值当道的社会,的确耀眼的发光。

    顾东旭横了韩春萌一眼,沉声说:“我还没死呢。”

    韩春萌道:“在人家大寿的日子,死什么死啊?”

    两人兀自斗嘴,祁未已经侧头看来,宋喜露出微笑,他勾起唇角走来,出声打招呼。

    “我正想下去接你们。”

    顾东旭说:“不用接,人这么多,你忙你的,我照顾她们两个。”

    祁未笑着拍了拍顾东旭的肩膀,随后道:“进去坐。”

    安排好顾东旭和韩春萌,祁未又小声对宋喜说:“我爸在里间,他说你来了让我带你先过去一趟。”

    宋喜跟祁未来到酒店单独包间,他站在门口敲门,听到声音后才推开房门,宋喜跟在祁未身后走进去,包间很大,右边是一张圆桌,绕桌一圈已经坐了七八个上了年纪的长者,祁沛泓坐在最中间的主位。

    祁未出声道:“爸,这位就是宋喜。”

    宋喜勾起唇角,礼貌颔首:“叔叔生日快乐。”

    祁沛泓比原来要消瘦很多,但看着精神头还不错,笑容和蔼的说着谢谢。

    宋喜手中抱着装画的锦盒,桌上有人爱画,问能不能打开看看。

    宋喜把锦盒交到祁未手上,祁未打开给众人看,是李可染的《暮韵图》,桌上两个年纪大的老人特别可爱,戴着眼镜眯着眼睛仔细端详。

    祁沛泓也要起身,宋喜帮祁未拿着画,祁未过去搀扶。

    待到祁沛泓走至画前细看,宋喜知道他是很给面子,所以微笑着道:“叔叔您过七十整寿,我也不知送您什么礼物好,您是属牛的,正好这副图里有牛,祝您身体健康,惬意人生。”

    祁沛泓笑着点头,“好,好,李可染这幅画,画的就是生活中的平静和惬意,谢谢你,我很喜欢。”

    这边正说着话,房门又被敲响,祁沛泓似是不大想说话,所以给了祁未一记眼神儿,祁未侧头道:“请进。”

    房门推开,只有一只男人的胳膊,却未见人,明显是帮人开门。

    下一秒,一个女人率先迈步走进来,宋喜定睛一瞧,心底顿时不爽,当真是讨厌的人请讨厌的人,祁丞把盛浅予带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