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71章 逐渐明了的局势

时间:2018-06-05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许顺平出事儿,宋元青提醒要小心方盛两家,如今许乐又突然接到陌生人的挑拨电话,宋喜当然会想到某些人,只不过这又是一起有怀疑动机却没有结果的‘无头案’,一如许乐被人当街绑架,哪怕抓到劫匪,也审不出幕后指使者。

    宋喜跟许乐交了心,两人约定好将计就计,既然对方想挑拨离间,那他们就来个顺水推舟。

    许乐毕竟是个半大孩子,宋喜哪怕嘴上说着跟他组队,但也不会真的把他陷入危险当中,说是近段时间少联系,或者私下联系,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坐实许顺平和乔治笙之间有‘嫌隙’。

    本想请许乐吃个饭,这回饭也吃不成了,许乐特别认真的说:“姐姐,待会儿我先出去,你随后再走,我会表现出特别不开心的样子,至于你什么状态,自由发挥吧。”

    宋喜忍着笑,“成,拼演技的时刻到了。”

    商量完,许乐拿起书包,还没等走到门口,脸已经撂下来,等到拉开房门往外走的那一刻,还真是气势汹汹,像极了这个年纪的叛逆小子。

    宋喜等他摔门离去,这才不紧不慢的起身,随后面无表情的往外走。

    开车去老宅的路上,乔治笙给她打了通电话,还是担心。

    宋喜道:“聊完了,等回去跟你说。”

    车子开到老宅门口,宋喜下车碰到同样出现在门前的凌岳和乔艾雯,凌岳手里大包小揽,颇有女婿见丈母娘的范儿。

    三人碰头,乔艾雯打招呼,“嫂子,你一个人回来的?”

    宋喜道:“你哥已经到了,我路上临时有点事儿耽搁了一会儿。”

    三人一起进门,家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小杰系着围嘴拿着鸭腿,客气的扬手要给乔艾雯吃,乔艾雯马上甩锅给凌岳,“给姑父吃,姑父饿了。”

    小杰闻言,举起‘狗啃’的鸭腿给凌岳,凌岳有些心理洁癖,但又不能辜负了孩子的一番好意,只能暂时用手拿着。

    任丽娜出来迎接,接的是宋喜和凌岳,乔治笙也出来了,他眼里只有宋喜。

    一家人围在桌边吃饭,乔艾雯调侃小杰,问他幼儿园里有没有合眼缘的漂亮小姑娘,任丽娜嗔怒:“你能不能教孩子点儿好的?”

    乔艾雯道:“这么无忧无虑的年纪,不谈恋爱难道谈工作谈事业吗?”

    宋喜从旁笑的不行,她就喜欢听乔艾雯和任丽娜吵架。

    任丽娜假装绷着脸道:“就你这样的,以后有了孩子也教不好。”

    乔艾雯不以为意,“不是还有老凌呢嘛,我也是个孩子,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到时候让他一起教我们两个。”

    任丽娜管不了乔艾雯,转而对凌岳道:“这么个女儿落你手里,你辛苦了。”

    凌岳微笑,“不辛苦。”

    乔艾雯在桌下偷偷踢凌岳的腿,朝他挤眉弄眼暗送秋波,凌岳秒懂她的意思,悄悄地回视一眼,示意她老实点儿。

    饭后活动是乔艾雯带着小杰撒欢儿,任丽娜跟凌岳聊人生,宋喜跟乔治笙来到单独房间,她说:“有人给乐乐打电话,告诉他我妈就是他妈,还让他离我远点儿,不然他们一家三口都会有麻烦…是个女人打的。”

    乔治笙一贯的面色冷静,薄唇开启,“我叫人查。”

    宋喜道:“号码我都没看,查也肯定查不到,是个女人,知道所有真相,我爸说过要提防方盛两家,你说会是谁?”

    乔治笙猜到宋喜想说谁,他想说没有证据,但根据以往的先例,最好不要在敏感时刻否认女人的第六感,不然往后讨论的观点就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他在包庇某人。

    他已经提前想好了几种回答的结局,所以稍顿过后,乔治笙道:“你心里想的是谁?”

    宋喜道:“我想说盛浅予,但没有证据。”

    她直白不加掩饰,说完看着乔治笙,乔治笙面不改色的接道:“无论是谁,只要站在我们的对立面,我都不会手软。”

    宋喜想听的正是这句话,目光如炬,她声音压低却莫名笃定的道:“我最近一直有个想法,你说我爸的事儿,会不会跟方盛两家有关?”

    乔治笙没有马上表态,宋喜继续道:“之前无论我怎么问我爸,他都咬死了不肯透露一个字,逼急了才说他有他的计划和布局,不想让我参与,但最近谭闫泊的事儿一出,他肯定知道谭的背后是谁,也担心他们在暗我们在明,所以提前跟你透话,让你小心提防。”

    “夜城上一任市长是程德清,他是我爸老师,他退休后上面没有马上安排人接任,虽然我爸不跟我聊官场上的事儿,但我也清楚,他是最有可能接程德清班的人,结果我爸被人诬陷贪污坐牢,不到半年盛峥嵘就从渝城调任夜城,我不否认盛峥嵘在政治上的业绩和成就,但现在想来,会不会太顺理成章了一点儿?好像我爸的离开,就是为了要给他让位。”

    女人的第六感本就是上天赋予的额外礼物,加之宋喜本身又特别聪明,她会给出这样的假设,乔治笙丝毫不意外,毕竟打从宋元青叫他提防方盛两家开始,他就隐约觉着宋家的敌人应该是方盛无疑。

    现在宋喜也开始怀疑了,乔治笙说:“最近这段时间局势敏感,我可以叫人跟爸联系,但有些话还是不经第三人的口更安全,等我找个机会亲自进去跟爸聊聊。”

    宋喜沉下面色,眼底也是一片幽暗,沉默半晌,她开口道:“如果坐实了是盛峥嵘抢我爸位子,方家在背后推波助澜,那我跟他们势不两立。”

    只要想想宋元青受的委屈遭的罪,宋喜浑身上下充斥着戾气,乔治笙抬起手臂将她揽到怀里,声音温柔又沉稳:“是我们跟他们势不两立。”

    他不会再让宋喜一个人,无论对方是谁,多少人,她的敌人就是他的敌人。

    宋喜搂住乔治笙的腰,贴在他心口处道:“我不想让你有危险,但我不能让任何人欺负我家人,我忍不了。”

    乔治笙说:“不用忍,有我在。”

    宋喜收紧手臂,如果终有一战,她宁愿在战斗中流血牺牲,也绝不做缩头乌龟,贪图失败后敌人奖赏的安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