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61章 一步步浮出水面

时间:2018-05-30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小杰面试的幼儿园附近就是一家夜城的老字号饭店,早餐很出名,乔治笙牵着宋喜的手,她挽着他的手臂,他包着她的手踹在外套口袋里,两人平时出门就上车,鲜少有这样压马路的机会,虽然天气冷,宋喜心里也是高兴的。

    饭店是旧时王府的院落改的,高墙红门,这才早上九点过,门前停车位已经停满了,宋喜和乔治笙刚走到门口,她无意间抬头一瞥,前方几米外正欲跨过门槛儿的女人背影甚是熟悉,几乎是下意识的,宋喜稍稍扬声叫道:“阿姨?”

    前方女人闻声转头,跟宋喜七八分相像的一张脸,柔和沉静,正是陆方淇。

    宋喜忍不住勾起唇角,迈步往前迎,乔治笙跟着她一起,待到走近,宋喜笑着道:“阿姨,您一个人来的?”

    陆方淇做过脑瘤手术,记忆功能受损,不仅会逐渐忘记过去的事儿,就连昨天发生的一些细节,她也会很快忘记,说的好听点儿是‘金鱼记忆’,说的再直白一点儿,就是提前患有老年痴呆的症状。

    跟宋喜才几天没见,此时她望着宋喜的脸,眼中明显的露出茫然之色,宋喜听许顺平跟她讲过,可明明前几天两人才坐在一起吃饭,这会儿陆方淇又不认识她,她心酸无比,眼泪刹那间浮上眼眶。

    努力牵起唇角,宋喜主动出声提醒:“阿姨,我是许叔叔朋友的女儿,我叫宋喜,前几天刚去医院看过乐乐,乐乐很喜欢吃我朋友餐厅的蛋糕,我答应下次去看他的时候给他带,正巧这两天我朋友餐厅没开张,等我明天就过去看他。”

    宋喜一连说了几个关键人物,陆方淇努力从记忆中搜寻,四五秒后,她微笑着道:“是你啊,不好意思,我记性很不好,没认出来。”

    宋喜眼泪含在眼眶中,笑着回道:“没事儿的,我刚刚看着好像是您…您一个人过来的吗?”

    陆方淇指了个方向:“司机在那边等着,我过来给乐乐买点儿早餐。”

    说话间,她将目光落在乔治笙脸上,宋喜见状,主动介绍:“这是我老公。”

    乔治笙礼貌颔首,“您好,我是乔治笙。”

    陆方淇点点头,“你好,小伙子长得真帅气,两个人站在一起叫人赏心悦目。”

    宋喜道:“乐乐也很帅啊,等他长大了也叫他给您找个漂亮儿媳妇。”

    陆方淇说:“其实我更喜欢女孩儿,只可惜没有女儿福,你爸爸妈妈一定很开心,有你这么个漂亮优秀的女儿,找的女婿又这么好。”

    宋喜眼眶中聚集的眼泪啪嗒一下坠落,猝不及防,她赶紧伸手抹了一下,笑着道:“天太冷了,我有点儿迎风流泪。”

    乔治笙抬手帮她擦干,“进去说吧?”

    陆方淇也道:“是啊,别在这儿站着了,正是风口。”

    三人一起往里走,没人回头,也没人注意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白色私家车,车上两个人,驾驶席处是盛浅予,副驾处坐着方慧。

    方慧望着消失在视线中的身影,半晌没有回神儿,盛浅予早就习惯了扎心,就算不亲眼看见,她也知道如今乔治笙跟宋喜在一起,看见不过是多疼几分罢了,原本她停好车就要下去的,是方慧让她等一等。

    此时见方慧若有所思,盛浅予不动声色的问:“怎么了?”

    方慧道:“你刚才听见没有,宋喜喊她什么?”

    盛浅予淡淡道:“好像喊得阿姨…那个女人是谁?”

    方慧说:“陆方淇,你没听说过很正常,我们那个年代整个夜城都出名的大美女,宋元青的前妻。”

    听到前面盛浅予都面无表情,只听到最后一句,她忍不住脸色一变,侧头看向方慧,“那她跟宋喜…”

    方慧眉头轻蹙,“她是宋喜亲妈,宋元青跟她也就生了宋喜一个女儿,就算陆方淇改嫁,宋喜怎么会喊她阿姨?”

    盛浅予琢磨着道:“我看陆方淇刚刚好像还认不出宋喜。”

    方慧说:“陆方淇改嫁许顺平,移居国外十多年,中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盛浅予眼中很快闪过一抹惊诧,“你说陆方淇现任是许顺平?”

    方慧意味深长,“可不是,原来宋元青和许顺平还是不错的关系,结果陆方淇跟宋元青离婚之后又嫁了许顺平。”

    盛浅予问:“那宋喜这些年跟许顺平和陆方淇之间有没有联系?”

    方慧道:“不清楚。”

    盛浅予道:“你们说许顺平刚回国任职不久,按理说他没必要拿谭闫泊开刀,可如果你说宋喜的亲妈是许顺平的现任妻子,那他揪住谭闫泊不放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方慧眼底露出复杂神情,“你爸也早就想到这层关系,他甚至怀疑许顺平在这个当口回国任职,为的就是帮宋家,除了有陆方淇这层关系,宋元青和许顺平的私交也不能忽视。”

    盛浅予道:“爸是担心宋元青在牢里也会有动作?”

    方慧说:“你以为呢,当初宋元青的案子是你外公亲自监审亲自判的,未免夜长梦多,也是快刀斩乱麻,可怕就怕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宋元青上头还有个‘党帅’,只要有他在,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

    盛浅予终是眉头轻蹙,沉默片刻,出声道:“如果真像爸担心的这样,那这次谭闫泊被抓进去,许顺平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不问出点儿什么来,谭闫泊就别想出来。”

    方慧叹气,“是啊,我们现在担心的就是许顺平不肯松口,谭闫泊又能挺多久,咱们家在株海的一些买卖,谭闫泊就算不知道十成十,也知道个五六分,他在里面一天,我们就一天睡不了踏实觉。”

    盛浅予说:“如果做不动许顺平的工作,那就只能从谭闫泊下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谭凯目前还在医院养病呢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理智的近乎冷血,这话已是明显的提醒,方慧低声道:“威胁是迫不得已的手段,不到最后关头不能轻易用,就怕谭闫泊会有逆反心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盛浅予道:“不会的,这次谭凯在夜城出事儿我就看出来,谭闫泊把谭凯看得比命还重,他可以自己去死,但不会让独生子先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