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49章 她是你什么人?

时间:2018-05-23作者:鱼不语

    戴安娜半夜给田历打了通电话,他接通的时候状态迷糊,看样子已经睡了。

    “这么晚打电话,怎么了?”田历问。

    戴安娜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你在法国订的那批牛肉,是正规渠道吗?”

    田历闻言,停顿片刻,声音都清醒了不少,“是啊,怎么突然这么问?”顿了顿,“出什么事儿了?”

    戴安娜把晚上餐厅的事儿一说,田历正色道:“你放心,我就算自己投机也绝对不会拖你下水,这批牛肉的来源渠道正规,随时可以接受任何部门的审查,我不在夜城,来外地办事儿,你等我明天订最早的航班回去。”

    戴安娜道:“我也是怕有什么问题会牵连到你,先跟你说一声,如果一切符合规格,那就不怕查。”

    田历问:“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说是食物中毒,卫生局那边食品检测很安全,现在工商又怀疑走私,我怎么觉着一出出就是故意冲你来的?”

    戴安娜如实回道:“我也不清楚,但确实这一桩桩的事儿出的蹊跷。”

    如今只能等工商那边的审查结果。

    常景乐始终惦记着这个事儿,隔天一早就亲自跑了趟工商局,想直接跟他们局长路斌通通气,然而路斌不在,他碰到盛宸舟。

    盛宸舟说:“路局去外地出差了,你有什么事儿吗?”

    常景乐本不愿和盛家人多走动,然而这会儿找不到路斌,盛宸舟这个局长秘书可能是知道最多的人,他只能如实相告。

    得知常景乐为何而来,盛宸舟道:“是昨晚的事儿吧?那我还真不知道。”

    常景乐说:“你能帮我打听一下吗?”

    盛宸舟没有摆谱,应声说:“我去问一问,你在我办公室等一会儿。”

    常景乐坐在盛宸舟办公室沙发上,等了能有十几分钟的样子,盛宸舟回来了,两人目光相对,常景乐道:“有结果吗?”

    盛宸舟把门关好,看着常景乐回道:“我问了下昨晚加班的同事,他说结果已经下来了,确定有走私食品。”

    常景乐眉头轻蹙,昨晚戴安娜发微信给他,说田历今天回夜城,能保证牛肉来源渠道正规,如果田历都敢打包票,那是什么东西出了差错?

    常景乐问:“有说是什么食品吗?”

    盛宸舟回道:“牛肉,他们从餐厅中带回来的牛肉,经检测是日本神户牛肉,这种牛肉从2011年起就被列入禁止进口食品之一。”

    常景乐说:“她家的牛肉我吃过,绝对不是神户牛肉,说是从法国运来的,渠道随时可以查。”

    盛宸舟道:“下面的检测过程有专门的人员把关,我看不到,目前我这边的结果是这样的。”

    说罢,他又补了一句:“你吃到的不是神户牛肉,不代表她那里没有这种牛肉,现在的走私物品辗转多个国家也不稀奇,直接从日本走私入境,风险更大,我们前阵子也刚查到一批非法走私物品,从国外到进夜城,一共辗转了四个国家,十几个大小城市。”

    常景乐既不是警察也不是工商局的人,跟盛宸舟掰扯黑白对错没有用,他出声问:“如果真是这种情况,要怎么处罚?”

    盛宸舟说:“最新的食品安全法对走私这一块儿的定义并不完善,目前大致分三种,一种是经营者拥有的违规产品数量,第二种是违规产品对消费者造成的伤害程度,还有一种涉嫌金额,以及经营者场所的规模大小。”

    “你朋友那家店我听说过,现在夜城最火的餐厅,我从外面经过,看着占地面积不小,又是高端消费水准,如果最终确定,保不齐要判刑的。”

    常景乐听到判刑二字,一颗心像是被火拷完又扔到冰窖里,当真是冰火两重天。

    他生气田历连累戴安娜,又心疼她现如今的处境。

    沉默片刻,他看向盛宸舟问:“能私下解决吗?”

    盛宸舟说:“涉嫌走私,现在下面的同事还确定了,事情很难办,我这个级别怕是压不下来,你找找路局吧。”

    常景乐从盛宸舟那里拿到路斌的电话号码,等到出去就打了,路斌没接,常景乐发了短信,自报家门,半小时后路斌给他回了一条,说正在忙,稍后联系他。

    餐厅今天歇业,网上开始有负面评论,说昨晚在queen用餐的顾客爆料,接连几人食物中毒被120接走,还有人微博实名爆料,说自己就是受害者之一,餐厅方面目前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好消息往往需要大力包装才能一传十十传百,然而坏消息不用任何人推波助澜,自己就能滚雪球似的发酵扩展。

    韩春萌是在网上看到消息,赶紧告诉了宋喜,宋喜又打给戴安娜,得知是真的,就昨晚那么会儿的功夫,事情就演变成如今这样。

    宋喜上午有一台手术,趁着午休时间和韩春萌一起跑去戴安娜那边,戴安娜一夜未睡,熬的眼眶下面一团黑,宋喜蹙眉道:“出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韩春萌道:“小麦也没跟我说。”

    戴安娜道:“我不让他说的,本以为没什么。”

    大家都挺忙的,能别影响就别影响。

    宋喜问清前因后果,出声道:“我给治笙打电话。”

    戴安娜说:“别麻烦他了,他那么忙。”

    宋喜道:“再忙自己家的事儿也得解决。”

    乔治笙接到宋喜的电话,平时她这个点儿都没空,心情好,他问:“想我了?”

    宋喜一本正经的说:“回家再想你,跟你说个事儿……”

    乔治笙听言,“我让元宝去问问。”

    宋喜应了一声:“不能让王妃受委屈。”

    乔治笙说:“知道。”宋喜的娘家人,哪有受委屈的道理。

    这边电话刚挂,乔治笙马上又接了常景乐的,说的是同一件事儿。

    乔治笙道:“戴安娜是宋喜的娘家人,她是你什么人?”

    摆明了调侃加挑衅。

    常景乐知道瞒不住,停顿几秒,若无其事的回道:“我心上人。”

    乔治笙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低沉着声音道:“你也有今天。”

    从前常景乐肆意妄为,成天揶揄乔治笙,如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没有妻,保不齐大家谁先结婚,谁当光棍儿。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