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35章 再见,还是当年模样

时间:2018-05-20作者:鱼不语

    宋喜缓了两天才敢去医院看许乐,一来平复始终红肿的眼睛,二来她也需要时间去调整心情。

    她去之前已经跟许顺平打好招呼,他在电梯口处接她,电梯门打开,宋喜怀抱着一捧花,手上提着蛋糕盒。

    花是淡粉色的郁金香,看病人很少有人送郁金香,宋喜也不过是借花献佛,记忆中陆方淇好像很喜欢在家里摆上一束,太多年了,她印象很模糊,却仍旧希望某人可以高兴。

    跟许顺平并肩走在走廊中,他侧头对她道:“我说你今天要来,你妈妈很高兴。”

    宋喜微笑,却有些紧张无措,“是吗?”

    许顺平想补偿宋喜,想让她跟陆方淇的关系更近一些,但又怕说错话,毕竟如今的陆方淇不记得宋喜是谁,只一心想感谢救了许乐的恩人。

    两人说话间走到病房门口,宋喜心砰砰跳,尽管在家里和来时的路上练习了无数遍,可这会儿还没等看见陆方淇本人,她喉管已经开始泛酸了。

    许顺平很在意宋喜的感受,没有冒然推门,而是侧头看她,目光似是无声的询问,准备好了吗?

    宋喜暗自在心中给自己打气,行的,一定行的,点点头,她朝着许顺平微笑。

    许顺平推开房门,走在前面,病房中套着一个小走廊,因此还没看见人的时候,他就先出声说:“方淇,小喜来了。”

    很轻微的声音,是陆方淇在迈步往外迎,不多时,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宋喜面前,陆方淇穿着一套米色的高领长裙,衬着那张被岁月温柔以待的宁静面孔,她看起来不像是五十几岁的人,顶多像是四十出头。

    唇角勾起,她笑着望向宋喜,主动开口说:“快进来,可算是又见到你了。”

    宋喜刹那间鼻酸,那些练习过无数次的话语早就抛诸脑后,她觉得眼前已经蒙了一层淡淡水雾,当真是用了十几二十年的自控力,这才勉强忍住。

    她开口,叫了声:“阿姨。”

    声音很紧,并非宋喜所愿,实在是嗓子眼儿已经勒住了。

    脑子很懵,宋喜下意识的将怀中郁金香捧给陆方淇,道:“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

    陆方淇尴尬接过,笑着道:“你看,是我们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你还给我买花。”

    宋喜后知后觉,赶忙道:“我来看乐乐。”

    陆方淇侧头看向病床处躺着的男孩儿,出声道:“还不叫人,昨天就是这个姐姐开车去救你。”

    许乐穿着一身蓝白条的病号服躺靠在病床上,右手臂打着石膏,帅气的面孔上也有部分擦伤,不过总体来说气色还不错,看着宋喜,他明显已经被教导过,所以直接道:“谢谢宋喜姐姐,多亏你不顾危险去救我,我脚踝扭伤,医生不让我下床,我就不下去感谢你了。”

    宋喜不敢再看陆方淇,借故跟许乐说话转移视线。

    “不用谢,你没事儿就好,早上吃饭了吗?”

    许乐礼貌回道:“没吃,不饿。”

    陆方淇从旁道:“什么不饿,你就是挑食,这也不

    吃那也不吃。”

    许乐有些赌气却没有回嘴,许顺平就要严厉一些,“不许跟你妈妈耍脾气,大早上吃什么汉堡?医生都叫你吃清淡一点儿。”

    十一二岁的孩子早就有了自尊心,不愿意当着外人的面被数落,想发脾气又不敢,憋闷着不讲话,陆方淇心疼,迈步上前摸着他的头,柔声道:“你听话,除了汉堡还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买。”

    宋喜不着痕迹的注视着陆方淇落在许乐头上的那只手,皮肤很白,手指仍旧像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一样纤细修长,无名指处戴着简单样式的指环,跟许顺平手上的是一对。

    心头猛然一酸,有些感情是不受理智控制的,比如宋喜可以很理智的说,许顺平,陆方淇和许乐是一家三口,她希望他们幸福,但此刻站在这里,看着陆方淇宠爱自己的孩子,宋喜难免窝心,她也想喊一声妈妈啊。

    许顺平知情,加之心细,马上看出宋喜的窘迫,不管陆方淇,直接训斥许乐,“包子油条随你选,这儿是夜城,吃什么汉堡。”

    许顺平不是光在宋喜面前做做样子,对许乐他向来比较严厉,许乐不敢跟他呲毛,垂下视线不说话。

    宋喜是很聪明的人,知道许顺平故意给她找平衡,赶紧收回上涌的情绪,她勾起唇角,淡笑着道:“乐乐,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说着,宋喜把蛋糕盒放在桌上,盒子长宽都有三十几厘米,周边印着queen的标记,盒盖打开,里面分成六格,每一格里面都有一款不同口味的蛋糕。

    许乐看见蛋糕忍不住露出惊喜之色,长到一米七也没用,毕竟是小孩子,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差点儿要用打石膏的手去拿,陆方淇手快一步拦住,帮他拿了一块儿巧克力的。

    许乐接过,倒是没有急着往嘴里送,而是抬眼看着宋喜道:“姐姐,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蛋糕?”

    宋喜回道:“你忘了大前天去queen买蛋糕的时候,我就坐在吧台边上?”

    许乐着实没注意,这个年纪的孩子,还不会对美女格外关注,他当时的点都在陆方淇不让他选四种口味上。

    许乐看见蛋糕原地满血复活,连带着对宋喜都倍儿有好感,一口气吃完一块儿巧克力蛋糕,这才想起问:“他们家这么早就营业了吗?”

    宋喜说:“他们要早上十点才正式营业,这些是我昨晚就买好带回家的。”

    许乐咧开唇角,“谢谢姐姐。”

    这句谢才是发自内心的,不用人教。

    眼看着姐弟俩相谈甚欢,许顺平很是欣慰,暗道宋喜懂事儿,陆方淇也抽空对宋喜道:“听说你爸爸跟乐乐爸爸是老朋友了,他太忙,没空出来吃饭,那中午我跟你许叔叔一起请你吃顿饭好吗?”

    陆方淇很温柔,跟记忆中差不多,宋喜很怕跟她目光相对,因为酸涩总会一股一股的往上涌。

    手指悄悄地掐着掌心,宋喜佯装淡定的回道:“您别客气,乐乐还在住院,您跟许叔叔专心照顾他,等乐乐出院再说。”

    许乐吃人的最短,很有眼力见儿的道:“没事儿,你们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还有医生护士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