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34章 有对比就有要求

时间:2018-05-19作者:鱼不语

    ,!

    宋喜挑衅的后果就是被乔治笙抱上二楼,弄到她哭,他说他还许愿今年就让她怀上,为了证明许愿是灵验的,他卖力卖到宋喜差点儿跟他绝交。

    其实有时候哪怕是宋喜都不能理解他的‘温柔’,他想用这种方式给她排忧解压,让她可以发泄一下,睡个好觉而已,当然了,如果顺道再怀个孕什么的,就更皆大欢喜了。

    ……

    近乡情怯,宋喜盼了这么多年,当陆方淇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了。

    二十七岁的人,还像七岁的小朋友一样纠结为难,越是想跨近一步,越是小心翼翼的退守原地,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打破现如今的平静。

    幸好隔天许顺平主动联系她,说是想见她一面,宋喜自然不会拒绝,两人约了地点,第二次碰头。

    这次见面比上次无形中增添了很多不言而喻,许顺平不仅是宋元青的故友,还是宋喜亲生妈妈的现任丈夫,宋喜喊一声许叔叔,许顺平笑着应声。

    落座之后,许顺平主动提及昨日之事,“昨天你老公来医院,我才知道是你救了乐乐,你没受伤吧?”

    宋喜摇头,“我没事儿,昨天开车追了一段儿,没追上,最后乐乐也不是我救下来的,总之他没事儿就好。”

    许顺平眼里有感激,看着宋喜,似是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开口道:“小喜,说实话我很不好意思见你,这些年瞒着你跟你爸爸,也没让你妈妈回来看过你…很想跟你见面,又怕跟你见面,因为无论我说什么,都没办法弥补你这些年缺失的幸福。”

    加之现在宋喜又间接救了许乐,许顺平更是愧疚难当,说话的功夫就红了眼。

    宋喜见状,开口道:“许叔叔,您千万别这么想,我昨晚还跟治笙说,是我该谢谢您,谢谢您把我妈妈照顾的这么好,我看得出来,她这些年过得很快乐。”

    许顺平红着眼眶道:“是我太自私,一心想着怎么让她快乐一点儿,明知道你这些年不见她,一定会很想念……”

    宋喜昨天哭了太多,今天双眼皮还是单的,闻言,她微笑着回道:“我觉得自私点儿好,最起码作为丈夫而言,您给了我妈妈最想要的生活。”说着,她停顿两秒,“这些是我爸给不了的。”

    许顺平没有抬头看宋喜的脸,这些年陆方淇忘得彻底,他却是每一件事儿都记得,忘了的人很潇洒,记得的人很煎熬。

    过了一会儿,许顺平主动道: “你妈妈还跟我问起你,说让我找昨天帮忙的人,你准备什么时候去看她?”

    宋喜问:“她现在在医院陪乐乐吗?”

    “嗯,乐乐手臂骨折了,要在医院住几天。”

    宋喜道:“那我正好去看看乐乐。”

    许顺平点头,温和的道:“你妈妈还记事儿之前一直都很惦记你,你慢慢跟她说,我怕她一时接受不了。”

    宋喜看他小心翼翼的模样,更加坚信了爱情不分年龄,遇到对的人,他永远都会把她宠成孝子,怕她惊,怕她扰,给她温暖港湾,许她一世安稳。

    心下感动,宋喜声音也放柔和了,开口回道:“许叔叔,我正想跟您商量这件事儿。”

    许顺平很认真的听着,宋喜说:“我不打算告诉她过去的事情,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你们一家三口和睦幸福,我也知道她一直都是爱我的,这就够了。”

    许顺平眼底是不掩饰的讶异,他以为宋喜等了这么多年,是一定要认回陆方淇的,这件事儿他还没跟许乐说过,也是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宋喜说:“小的时候不懂事儿,总觉得父母在一起才叫幸福,现在长大了,谈过恋爱,也结了婚,越发理解感情这个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无论长辈还是孩子,都干预不了。”

    “我曾想过如果当时他们告诉我真相,我能不能理解,我可能似懂非懂,然后在不成熟的年纪树立不正确的爱情观,影响今后一生,也许就是怕这样,他们才宁愿选择让我误会,不是我爸妈做错了,也不是您做错了,活到现在我也能坦然的原谅从前的自己,因为年少无知。”

    “我昨天就想好了,我不是一定非要喊她妈妈,只要我心里知道她是,我会对她好,就像她手术之前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记得我是谁,她忘记我不要紧,我还记得她啊。”

    宋喜对着许顺平微笑,眼眶含着眼泪。

    许顺平一个大男人,官至副部,宁可流血都不流泪的人,此刻却控制不住的眼睛发酸,眼泪往下掉。

    点着头,他半晌才道:“小喜,许叔叔谢谢你……”

    谢谢她的不忍之心,谢谢她让他最爱的人免受伤心。

    宋喜在许顺平这里看到了爱情的模样,回家后跟乔治笙叨念,他三分不满三分挑衅的问:“我让你看不到爱情的模样吗?”

    宋喜心底笑他发酸,嘴上却不动声色的回道:“如果我有一天不记得你了,你会像许叔叔对我妈那样,十年如一日的对我吗?”

    乔治笙道:“不记得更好。”

    宋喜美眸一瞪,“干嘛?后悔找我了,想趁我失忆另谋他人?”

    乔治笙面不改色的说:“我们的开始太差了。”

    以至于让她对爱情和婚姻的幻想大打折扣,一度觉得也不过如此。

    宋喜寻到他的点,盛气凌人的气势缓缓降下,重新温顺的躺在他怀里,出声说:“我这人还是很心软的,看在你现在对我这么好的份儿上,从前可以既往不咎,但你要保证以后只能更好。”

    乔治笙道:“我现在只知道,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

    宋喜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忍俊不禁,笑着道:“后悔了吧?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不是打从见我就要穷追不舍了?”

    乔治笙回道:“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孩子现在都能下地打酱油了。”

    他最近特别执迷孩子,无论什么话题都能扯到孩子身上,宋喜见过母爱泛滥的,没见过父爱爆棚的,毕竟他也才二十八岁,其他人还在耍单儿的年纪,他却成天想当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