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32章 后脑勺都有魅力的男人

时间:2018-05-19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乔治笙的离开只是为了给宋喜足够的独处空间,待到他再上楼之际,看到宋喜背对门口,侧躺在床上,走到床边,她闭着眼睛,小声啜泣,怀中抱着陆方淇的日记本和年代久远的dv机。

    她没有睡着,只是不愿睁开眼睛面对,乔治笙坐在床边,伸手摸她的脸,什么都没说,只一个动作,宋喜忍不住眉头一蹙,眼泪从浓密的睫毛下涌出。

    “别难过了,她一直都爱你,只是忘了告诉你。”

    乔治笙声音很轻,带着心疼的温柔,宋喜止不住啜泣出声,他一言不发的陪着她,知她想了太久,盼了太久,也怨了太久,这股情绪积压在心底多年,早晚都要发泄出来的。

    宋喜翻过身,把脸埋进乔治笙腰腹间,用力的抱着他,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缓心底的悲伤。

    他任由她哭,待到哭声渐止,他抚着她一抽一抽的后背,低声道:“我现在陪你去医院找她?”

    宋喜的脸仍贴在他身上,摇了摇头,不去。

    乔治笙道:“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的时候才孤单,给她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宋喜揪着他身上的衣服,半晌才闷声回道:“我不是生气……”

    她声音沙哑沉闷,似是下一句特别窝心,喉咙一哽,停顿片刻才继续道:“她忘记我的这些年,应该过得还好吧,虽然只见过许顺平一面,但我看得出他是个好人,幸不幸福都写在脸上,我觉得她现在是幸福的……”

    喉咙酸涩,宋喜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控制住哽咽,很低的声音道:“她幸福就好了,我不想再让她想起伤心事儿。”

    想到当年自己对陆方淇的种种‘冷暴力’,现在都像是回旋镖一般扎在了自己心上,宋喜几乎不敢细想,得知自己得了脑瘤的陆方淇是以何种心情写满了一整本日记,录满了整个dv,她那样害怕忘记,哪怕回忆很痛,却仍视如珍宝。

    十一二岁的宋喜不懂,如今她终于懂了,会不会太晚?又如何补偿?可能她能返还给陆方淇最后的温柔,就是不必打扰吧。

    乔治笙知道宋喜是刀子嘴豆腐心,却不知她的心能柔软到这种地步,她日夜思念的人,如今就近在眼前,而她竟然选择……不打扰。

    不是不想,而是太想,想到只希望对方好就足够了。

    大手抚在宋喜侧脸处,乔治笙低沉着声音说:“你可以不马上告诉她,但你也不用刻意回避她,你们是母女,没有谁能刻意抹掉血缘的存在。”

    他一句话似乎点醒了宋喜,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她不知道该悲还是该喜,刚刚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陆方淇是爱她的就够了,她无意强迫陆方淇非要想起她是谁,只要幸福就好。

    但乔治笙说,不用刻意回避,这话让宋喜重燃希望,是啊,她可以不必戳穿,她就是宋喜,她以现在的身份也可以去看陆方淇。

    把脸从乔治笙身上抬起,宋喜红肿着一双眼,望着他,可怜巴巴的道:“她现在还好吗?”

    乔治笙说:“我之前去了趟医院,许乐没事儿,她情绪也还稳定……想去看她吗?我陪你过去。”

    宋喜吸了吸鼻子,闷声回道:“我现在这样,还是别去了。”

    她怕自己见到陆方淇会忍不住失控。

    乔治笙抽了纸巾帮她擦眼泪鼻涕,出声说:“别哭了,起来洗把脸,下楼吃饭。”

    宋喜道:“不想吃。”

    乔治笙说:“不能不吃饭。”

    宋喜道:“我现在这种心情,你觉得我还吃得下饭吗?”

    乔治笙平静的道:“怎么吃不下?这是好事儿,我要是你,比平时吃的还要多。”

    宋喜又不是小孩子,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哄好的,枕在他腿上,她发呆的望着房顶,轻声道:“心里说不上是难过多一点儿还是开心多一点儿,总之已经满了,不饿。”

    乔治笙俊美的面孔上分外柔和,如今他对宋喜有的是耐心,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喜怒无常,摸着她的头发,他声音低沉悦耳的说道:“没听过那句话吗,哭着吃过饭的人,一定可以走到最后,我猜你妈妈也一定哭着吃过饭,她想活下去,因为活着才有跟你见面的可能。”

    他就是有这种本事,可以不动声色的说所有话,宋喜却是完全抵抗不了这样的言辞,脑海中闪过陆方淇哭着吃饭的画面,她情绪再次失控。

    乔治笙说:“我不用你坚强,你想哭就哭,但是饭必须得吃,我做的,你不给面子我会伤心的。”

    宋喜一颗心不够乔治笙揉巴的,他总有办法戳到她心缝里,她重新翻身滚到他腰间,脸埋在他身上,把眼泪鼻涕甚至是口水蹭在他价格不菲的毛衣上。

    乔治笙等她哭的差不多,将她打横抱起走近浴室,宋喜被放在浴缸边缘,他洗了毛巾帮她擦脸,天生冷漠的脸,此刻眼底却愿意为她变得柔软,宋喜喉头动了动,开口叫道:“老公…”

    “嗯?”

    微微噘着嘴,宋喜觉得今天就是‘丢脸日’,她每说一句话都想哭,说什么都想掉眼泪,憋了半天,这才咽下酸涩,闷声道:“谢谢你。”

    乔治笙面不改色,“谢我什么?”

    宋喜说:“所有。”

    所有他为她做的事情,说过的话,哪怕是一个眼神儿,无声的抚慰,她知道,她远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金刚不坏无坚不摧,幸好有他在,她不用一天二十四小时保持坚强,在他这里,她就是个没有任何铠甲包裹的寻常女人。

    乔治笙闻言,薄唇开启,如常的口吻,淡淡道:“我不用你谢我,听话就好了。”

    说着,他将毛巾搭在一旁,转身背对宋喜,“我背你下楼吃饭。”

    宋喜双臂搭在乔治笙肩膀处,他微微用力就将她整个人提起来,脚不沾地被他从三楼背到一楼,途中她伸手抚摸他的后脑,一下一下,特别轻柔,让乔治笙想到她平时撸猫的样子。

    他问了句:“干嘛?”

    宋喜回道:“我现在看你后脑勺都觉得特别有魅力。”

    乔治笙说:“正面没魅力吗?”

    宋喜说:“你转过来我看看。”

    乔治笙微微侧头,本想走个形式,结果宋喜扬起下巴凑上前,在他侧脸处用力亲了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