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31章 记得要找我

时间:2018-05-18作者:鱼不语

    “小喜妈妈出国多年,也有了自己的生活,我不好强求她回来,一直以为她很好,直到老许告诉我她的情况,我才知道她当年做过这么大的手术……”

    提到陆方淇,宋元青眼底的神色柔和又歉疚,奈何他终究是弥补不了,一如当初他给不了陆方淇想要的生活,可能这辈子,他注定亏欠她的。

    对面乔治笙听完这些过往,也对陆方淇有了些了解,他特别心疼宋喜,薄唇开启,轻声说:“喜儿是嘴硬心软的人,嘴上说着不想,其实心里一直都很在乎。”

    不然也不会看到陆方淇就失控,她一定特别想妈妈吧。

    宋元青眼底的愧疚之色更浓,微垂着视线,叹气道:“小喜妈妈是很好的人,是我当初做的不够好,我们分开我要负大部分的责任,我以为我加倍对小喜好,可以弥补她缺失的一部分母爱,但这些年她心里始终有个结,无论我还是她妈妈,都不希望看见她不快乐…治笙,现在你也是小喜最亲近的人,她妈妈回来了,你找个机会,让她们见个面,把当年的误会解开吧。”

    乔治笙应下了,除了宋元青和陆方淇之外,这世上第三个最爱宋喜的人就是他,想当初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提到她妈妈,宋喜反应很冷漠,那时他不过是抱着看客的姿态,而此时,他虽不能感同身受,却能疼她所疼。

    宋喜一个人在家,哭够了合上相册,告诉自己不要再想,无论是身在国外的陆方淇,还是今天碰见的面熟女人,她们都不曾认她,不是吗?

    既然不认,她也不会再想,就凭宋元青出事儿,陆方淇都没有露面这一点,她永远都不会原谅。

    避免不再胡思乱想,宋喜躺下睡觉,然而闭上眼睛,脑海中都是那张熟悉的脸,她捏着被角,强忍鼻尖酸涩,心底一遍遍的叨念,不想,她一点儿都不想,陆方淇不是个好妈妈,她干嘛要想一个从来都不想她的人?

    太多年,宋喜一直这样别扭压抑着想念的心,她不得不撕开伤疤,让旧的疼痛冲刷新的思念,日复一日,直到麻木,直到骗过了自己,以为真的不想了。

    好不容易才睡着,宋喜不知道乔治笙会突然回家,所以旁边放着擦眼泪的纸巾,枕头也是湿的,乔治笙走到她身旁的时候,心底无比的柔软,也很容易揪的发疼。

    抬手轻轻拨开她被眼泪黏在脸颊处的碎发,搁着从前,宋喜睡觉特别死,根本不会醒,可此时他稍一动作,她马上睁开眼,眼底带着哭红的红血丝以及猝不及防的茫然。

    “是我。”乔治笙赶紧说了句。

    宋喜盯着他的脸,几秒后才回过神儿,软糯的声音道:“你怎么回来了?”

    乔治笙伸手摸她的脸,低声回道:“怕你一个人在家里偷偷哭。”

    宋喜嘀咕,“我哭什么…”

    她就是这样嘴硬,哪怕眼睛通红也死不承认。

    乔治笙坐在床边,看着她道:“我刚去医院了。”

    宋喜没反应过来,“去医院干嘛?”

    乔治笙说:“去看今天被劫的孩子。”

    宋喜问:“他怎么样?”

    乔治笙道:“一点儿皮外伤。”说完,他打量宋喜的神情变化。

    宋喜垂着视线,很轻的声音说:“那就好。”

    他看出她还想再说别的,然而等了几秒后却没说,乔治笙主动道:“喜儿。”

    “嗯?”

    “有件事儿跟你说。”

    宋喜侧躺着,眼皮一掀看向乔治笙,“怎么了?”

    乔治笙把手伸进被子中,拉着她的手道:“今天被劫的孩子叫许乐,是许顺平的儿子。”

    宋喜微肿的眸子一瞪,明显的惊讶。

    乔治笙看着她,唇瓣开启,轻声道:“还有,许乐的妈妈姓陆,陆方淇……她也是你妈妈。”

    宋喜一眨不眨的看着乔治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身体也一动不动,她在努力将内心的惊涛骇浪化作表面的风平浪静,她不愿让人看出她有多在意,哪怕在乔治笙面前。

    乔治笙喉结微动,稍稍用力握了握宋喜的手,低沉着声音说:“喜儿,你妈妈做过脑部手术,她不是不回来找你,只是不记得了……”

    宋喜能听到一个声音,是自己在自己耳边说:冷静,不要哭,一定不要哭。

    但眼泪却不争气的往上翻涌,他很快便看不见乔治笙的脸,乔治笙抽了纸巾帮她擦眼泪,说他去见了宋元青,把这些年陆方淇的经历讲给她听。

    “我带了陆阿姨的日记本和录像回来。”

    乔治笙没有问宋喜要不要看,因为结果很明显,她一直都是个嘴硬心软的小朋友,一如当年十一二岁的年纪,她对陆方淇的印象也固执的停留在那时,因为那时不光有乍离的痛苦,更多的是忆不完的快乐时光。

    他将袋子放在床边,摸了摸宋喜的头,温柔的说:“我去给你做点儿吃的,一会儿下楼吃饭。”

    乔治笙起身离开,帮她把门关上,宋喜抬手抹掉眼泪,将袋子中的日记本和dv机掏出来。

    翻开日记本,第一页第一行字:我最爱的女儿,小喜……

    眼泪让宋喜看不清字,记忆中模糊的脸和今天在餐厅里碰见的女人,终于重叠在一起,模样,声音,仿佛什么都没有变。

    宋喜一边哭一边瞪大眼睛,从第一页第一行字,到最后一页最后一个字,她中途数度看不下去,放声大哭,十几岁的年纪,她也曾偷偷躲在房间里,蒙着被子大哭,过去和现在,她没有变过,同样不变的还有陆方淇,陆方淇对她的爱,从来不曾改变。

    看完厚厚的一本日记,宋喜又打开年代久远的dv机,里面全是陆方淇录给自己听的话,那时她还年轻,是宋喜记忆里的模样,对着dv摄像头,陆方淇说:“小喜,我已经跟你许叔叔交代过了,如果手术不成功,可能这是我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妈妈很爱你,真的很爱你,我希望自己可以是你的榜样,哪怕一辈子只教会你一件事,无论你将来爱上谁,嫁给谁,妈妈都希望你能一直幸福快乐,如果不快乐了,不要难为自己,人生很长,我们希望一切尽如人意,也接受所有的不如意……“

    “我不是个好妈妈,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圆满的童年,但你始终会长大,也会有嫁人的那一天,妈妈愿你无忧无虑,就算遇到坎坷,也有不惧一切的勇气,还有,我很爱你,我也很怕会忘记你,如果哪天妈妈真的不记得你了,你一定要记得回来找妈妈……”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