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30章 忘记的人最难过

时间:2018-05-18作者:鱼不语

    当宋元青还是个小官儿的时候,陆方淇已经很有名了,她是政法大学人文学院的老师,因为自身条件优异,追她的人当真从二环里排到五环外,然而她还是选择在最好的时候嫁给宋元青。

    打从怀上宋喜开始,她就孕吐反应明显,完全没办法工作,当时政法大学最多只有三个月的孕假,没办法,陆方淇只能辞职在家当全职太太。

    宋元青每天政府家里两头跑,有时候路过家门口都得回去看她一趟,所以陆方淇难过也觉得值,宋喜还没出生的时候,她就说过:“要是男孩儿就叫乐,女孩儿就叫喜,平安喜乐,一辈子快乐幸福就好。”

    宋喜五岁之前,整个家庭氛围还是特别融洽温馨的,那时宋元青官职不高,一天除了正常的工作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可以陪老婆孩子,因此宋喜童年里仍有跟宋元青和陆方淇一起游玩儿的画面。

    宋元青事业心很强,野心也大,他这辈子注定不甘心只是小打小闹,所以随着他事业的起步,陆方淇为其开心的同时,也逐渐觉得跟宋元青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他一出差就是一个多礼拜,忙极了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她想他了,可能唯有从电视新闻上能看得到。

    她没办法像个普通女人一样抱怨,因为明知道自己的老公不是普通人,他有他的事业,有他的报复,所以很长时间以来,陆方淇是在努力压抑自己,试图调节心情,让自己可以适应如今的生活。

    但这样的做法非但没有让她好过,反而让她更加迷茫,为什么要结婚?结婚只是为了外人眼中羡慕的官太太吗?这些年宋元青的官职倒是一直在升,可她的幸福感却每日愈下。

    她开始习惯他的早出晚归,习惯他到家之后一进书房就开始忙工作,有时候饭都顾不得吃,她习惯了两人躺在一张床上却没有话讲,也习惯了所有的不开心,没错,她是习惯了,只是不开心也是真的。

    陆方淇开始觉得惶恐,惶恐不为别的,而是她渐渐感觉不到跟宋元青之间的爱了,当初是因为爱情才结的婚,余生漫长,她不能想象年复一年日如一日的重复这样的生活,她会疯掉的。

    她试图跟宋元青聊聊,看他能不能多少抽出点儿时间给这个家,她不需要做高官太太,她希望还像从前那样,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

    但结果很明显,宋元青即便嘴上答应,但实际上也根本无法满足,这样压抑的生活,陆方淇足足过了七年。

    七年时间,她幻想过忍一忍,也许不久之后就会好的,但是没有好,宋元青的官儿只能越做越大,而他能分给她的时间,只能越来越少,她不止一次动过想要离婚的念头,但是看看宋喜,宋喜还是很开心,她只需要偶尔看见爸爸,知道他是爱她的就够了。

    可能这就是爱情跟其他感情都不同的地方,陆方淇知道宋元青没有出轨,也没有不爱这个家,只是,她也感觉不到他爱她,像从前那样,挤出时间也要看她一眼。

    陆方淇得抑郁症也有两年多了,一直在偷偷调节,有一阵儿她觉得身体特别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原来是脑袋里面长了一颗肿瘤,位置不太好,手术有风险,她听后很冷静,可以说是丝毫波动都没有,也没哭。

    当天回家一切如常,给宋元青打了个电话,问他今晚回不回来吃完饭,宋元青有约,她就跟宋喜两个人吃,席间她忽然问:“小喜,你爱爸爸多点儿还是爱妈妈多点儿?”

    宋喜吃着饭,随口回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陆方淇说:“真话。”

    宋喜道:“爱我爸多点儿吧。”

    “为什么?”

    “我爸那么忙,出差还不忘给我带礼物,关键男人不就该顶天立地撑起整个家吗?我爸是咱家顶梁柱,在我心里跟超人一个级别。”

    宋喜崇拜的第一个人,就是宋元青,这也跟陆方淇早年间的教育有关,她觉得一切情感都要有仪式感,无论老婆还是孩子,对宋元青都该是崇拜的。

    她教的很好,在宋喜心中,宋元青是完美的,因为他那么忙,只要挤出丁点儿的时间陪伴,于宋喜而言就是弥足珍贵的,反之陆方淇每天都在,宋喜习以为常。

    在年少时的宋喜心里,宋元青辛苦打拼养着全家人,让她和妈妈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他不是英雄谁是?

    压垮牛的最后一根稻草有很多,陆方淇决定跟宋元青离婚也不是一时冲动,她没办法跟那个年纪的宋喜解释什么是爱情,更何况每个人对于爱情的定义本就不同,陆方淇只想等宋喜长大的时候,可以面对面的跟她说:“妈妈想给你当个好榜样,生活是自己的,开不开心只有自己知道,永远不要难为自己。”

    但陆方淇没想到,她一心想当个好榜样,可结局却是让宋喜失望。

    她跟宋元青从提离婚到办手续,前前后后拖了两三个月,期间宋元青有挽回,但陆方淇心意已决,宋喜是这个家中最后一个得知结果的人,她没有任何发言权,知道就已成定局。

    十一二岁的年纪,懵懵懂懂,似知非知,宋喜也不知怎的就把陆方淇定义为一个抛夫弃女的人,也许是陆方淇没有说出原因,也许是宋元青半夜里不睡觉默默抽烟的身影,她曾看过宋元青掉眼泪,所以红着眼眶问:“妈为什么要走?”

    宋元青说:“你妈妈在这里过得不开心。”

    可能就是这句话,让年少时的宋喜觉的,陆方淇是个太不负责任的人,什么叫不开心?哪里就不开心?她不开心就走了,剩下的人会开心吗?

    宋元青鲜少跟宋喜提起陆方淇,因为觉得她还小,说了也听不懂,后来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半年的样子,她无意间得知陆方淇身边有了新的男朋友,这一刻她彻底炸了,所有的前因后果全都通了,她将陆方淇钉在不忠不义的道德架上,她用漠视去反抗,每每看到陆方淇伤心的目光,她都会觉得痛快,但痛快是一时的,痛却是一辈子的。

    从此宋喜将妈妈这两个字隔绝于生活之外,她说她不想妈妈,她说这些年只有她跟宋元青相依为命,当她知道宋元青找了董俪珺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孤零零的,只有她一个人。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