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28章 最失望的就是希望

时间:2018-05-16作者:鱼不语

    众人原地等候,最先到场的是交警,随后是最近派出所的警察,司机代替女人说清了整个过程,包括宋喜在内的其余人,都是好心帮忙追车的。

    乔治笙不到十五分钟就赶来了,下车往人堆儿里走,看到宋喜跟女人站在一块儿,他第一反应就是,好像,宋喜的眉眼和中年女人之间有股说不出的相似感,站在一起就该是一家人。

    不动声色,乔治笙走上前,“喜儿。”

    宋喜闻声一看,没有当众叫他名字,佟昊也跟来了,出声说:“已经派人去堵了。”

    正巧话音落下,他手机响了,电话接通,两秒后道:“人没事儿吧?”

    宋喜看着他,他专心接电话,“我们现在过去。”

    电话挂断,宋喜问:“怎么样?”

    佟昊说:“人追到了,在济仁医院。”

    此话一出,女人眼睛瞪大,像是一瞬间的呼吸不畅,张开嘴,动了一下才发出声音:“乐乐怎么了?”

    佟昊回道:“没有大事儿,受了些轻伤,主要是吸入过量乙醚,先送医院去检查一下。”

    女人想上车,结果脚下迈了一步,腿软险些没摔倒,宋喜是所有人里反应最快的,几乎是本能的一把扶住,女人双眼望着不远处的车辆,宋喜将她扶到车边,看着她坐进去。

    司机也跟着上了车,宋喜临关车门之前,说了句:“阿姨,别担心,没事儿了。”

    女人太紧张了,连个谢字都忘记说,只充满感激的目光看了宋喜一眼,就这一眼,足够了。

    黑车开往医院方向,乔治笙看着宋喜,她原地站着,不知怎么眼泪就掉下来,断了线一般,一滴接一滴,没有痛苦的表情,唯有流泪的画面。

    宋喜平日里不是个爱哭的人,乔治笙更是宠着,不舍得惹她伤心,此刻见状,他吓了一跳,赶紧把她拉到身前,低声问:“怎么了?”

    宋喜什么都没说,只一头扎进乔治笙怀里……她不愿意承认,她的确很想陆方淇,疯狂的想念,是那种不敢轻易打开心上的开关,因为知道一旦打开,她自己都没有能力关掉。

    十几年了,她嘴上说着不想,不孤单,其实只是害怕失望罢了,这个世界最让人失望的就是希望,她受够了这份苦,所以宁愿大声的宣告,她不需要。

    可今天她看见一个跟陆方淇年轻时很像的女人,像到她产生了错觉,这人就该是陆方淇,可如果对方是陆方淇,为什么她都认出来了,对方却一点儿都不认得她?

    宋喜眼睁睁看着男孩儿管女人叫妈妈,看着那么像自己妈妈的人,给别的孩子宠爱,为别的孩子担心流泪……也许是她认错人了吧,可能她这辈子注定不会有妈妈疼了。

    乔治笙搂着宋喜,大手扣着她的后脑,无声安慰,佟昊正在吩咐善后,无意间看了一眼,随后默默地别开视线。

    当天乔治笙送宋喜回家,看她心情低落又不愿意多讲话,本想在家陪她,宋喜开口说:“你去忙吧,我没什么事儿,就是累了……晚上回来再跟你说。”

    乔治笙抱着她,哄了半晌才离家,宋喜一个人上楼,三楼床头柜最下面一层,里面好几本相册,最底层最靠里面的一本,宋喜抽出来,翻开第一页,那是年轻时的陆方淇,抱着只有三四岁的她,在公园人工湖边照的。

    这本相册宋喜最少有三四年的时间没打开过,哪怕在宋元青出事儿,她最孤独无助的时候,心里无数次的问,妈妈在哪儿,她也没有打开,她像是在跟自己较劲儿,只要没翻开,就不算想念,她没有输,输给那个一走就不再回头的女人。

    看着相册中年轻漂亮的面孔,跟今天看到的中年女人有七八分的相像,一个人坐在地毯上,宋喜终是忍不住啜泣出声。

    妈妈……

    她有多少年没开口喊妈了?

    如果不是跟乔治笙假戏真做,如果不是能喊任丽娜一声妈,怕是这辈子她都无缘再叫这个字了。

    眼泪掉在相册上,模糊了照片中陆方淇的脸,宋喜一边哭一边伸手擦掉,擦着擦着,哭声更大。

    无论二十七岁还是十七岁,她永远都是那个求而不得的小孩子,无论人前伪装的多么完美,可内心的渴望永远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甚至瞒过了宋元青,连他都觉得,可能她早就忘了陆方淇。

    但这是妈妈啊,有谁能忘得了妈妈?

    宋喜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像是把这么多年的委屈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乔治笙看出宋喜情绪不对,她又不愿意说,他只能叫人去查,查什么,自然是那个跟宋喜长得很像的中年女人,结果很快就查到了,毕竟医院那边有人盯着,说是许顺平很快来了医院,出事儿的是他儿子,许乐,女人是他妻子,陆方淇。

    陆方淇。

    乔治笙乍听这个名字,难免心下一沉,宋元青前妻,宋喜的亲生妈妈,她一直讳莫如深的人。

    可今天宋喜明明喊她阿姨,如果是认出来了,以她的脾气,怕是不会开口说一个字,而陆方淇也完全没有当宋喜是女儿,到底怎么回事儿?

    对宋喜,再小的事儿也是大事儿,乔治笙明明下午还有其他安排,结果临时推掉去找宋元青,这事儿必须得弄明白,毕竟事关宋喜生母,他丈母娘。

    宋元青看到乔治笙,第一反应就是宋喜怎么了,他很担心,结果乔治笙面不改色,平稳的道:“喜儿没事儿,是我有点事儿想问您。”

    宋元青问:“什么事儿?”

    男人之间说话不必拐弯抹角,乔治笙直言道:“许顺平的现任妻子,是喜儿的妈妈吧?”

    宋元青闻言,眼底有一闪而逝的躲避,随后面色如常的应声:“是,你打听过了?”

    乔治笙说:“我没有刻意调查许顺平,是喜儿今天无意中看到方阿姨,但是方阿姨好像不认识喜儿。”

    宋元青几乎微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口气,“小喜跟她碰面了?说什么了吗?”

    乔治笙道:“方阿姨没认出喜儿,喜儿也只喊她阿姨……但喜儿一定看出来了,心里很难受。”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