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11章 贵人

时间:2018-05-11作者:鱼不语

    宋喜办事儿快刀斩乱麻,说约许顺平,当天就约。

    她拨通宋元青给她的电话号码,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脑子里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对白。

    不多时,手机中传出一句:“喂?”

    男人的声音,带着陌生和沉稳。

    宋喜提着一口气,出声叫道:“许叔叔,您好,我是宋喜,宋元青是我爸爸,不好意思冒然打给您,没有打扰到您吧?”

    对方稍愣,紧接着很温切的回道:“没有没有,原来是小喜啊……”

    他叫宋喜小名的时候,带着一股说不出的亲切感,像是认识她很久很久,可宋喜却是第一次跟他接触。

    两人寒暄了几句,许顺平主动道:“我知道你找我什么事儿,你哪天有时间,我们出来见一面。”

    宋喜道:“许叔叔看您那边的安排,我这里随时都可以。”

    许顺平道:“我看看……那就明天吧,明天你方便吗?”

    “方便。”

    “那明天中午11点,我在广德楼二楼等你。”

    宋喜道:“我来订包间,等许叔叔过来一起点菜。”

    许顺平道:“我来订,你是小辈儿,怎么能让你请我吃饭。”

    宋喜道:“听说您刚调回国工作,这顿饭算是我给您的接风宴,下次您有时间,我一定赴您的约。”

    两人争抢了一番,最后许顺平无奈道:“好吧,那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挂断电话,宋喜微不可闻的松了口气,本以为就算是宋元青的朋友,她有求于人,还是这么大的事儿,对方身居要职,也一定会高高挂起,没想到竟然客气的让她有些无措。

    到底是她低估了宋元青跟许顺平之间的交情,还是她的错觉有误,她总觉得,许顺平对她更像是对一个相识并且相熟多年的长辈。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了许顺平这条路,总归是很好的。

    宋喜这头已经安排好所有行程,乔治笙那头打来电话,他刚忙完,元宝跟他提了这茬,他这个当事人是圈儿内最后一个知道的。

    电话接通,他第一句便是:“累不累?”

    宋喜说:“什么累不累?”

    乔治笙低沉着声音道:“跟爸一个月才见一次面,还操心这些烂事儿,聊点儿高兴的。”

    宋喜道:“爸一直惦记着,再说也没有不高兴,事情解决了大家才开心。”

    乔治笙最不想让家人惦记,如今却让老丈人在牢里替他谋划,老婆替他奔波,心里很愧疚。

    虽然他没讲出口,但宋喜感觉得到,她隔着电话对他说:“我爸从来没教我出了事儿要躲在家人后面,一家人才要并肩作战,而且这叫事儿吗?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乔治笙说:“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宋喜道:“别,现在正是紧张时刻,人多眼杂的时候,暗地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看,我去比你去要方便的多。”

    再怎么说,宋喜也是宋元青的女儿,宋家官场沉浮多年,哪怕宋元青失势,宋喜跟一些叔伯长辈见面也叫人挑不出多大的毛病。

    当官儿的很怕被人抓到把柄,更不愿被人知道跟商人之间私下有来往,如果这中间有个合理的桥梁,那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祁丞会看上宋媛的原因,说穿了不过是这个身份,像是拿到了直通的绿卡。

    “你忙你的,我忙我的,我们分工合作。”宋喜把工作中的利落劲儿搬上来,干脆直接。

    乔治笙却低声似吃味似发酸的说了句:“搞得跟合作伙伴一样。”

    宋喜猝不及防的笑了一下,随后‘翻小肠’道:“之前是谁想跟我当合作伙伴来着?”

    乔治笙道:“你毛遂自荐的。”

    宋喜美眸一挑,“我倒是想安静低调的当个美女子,是谁总给我摆脸色,一副我是拖油瓶的嫌弃脸?想想当初那日子,现在还想哭呢。”

    的确,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宋喜没少‘遭罪’。

    乔治笙求生欲还是很强的,往事悠悠不堪回首,那就别回,他云淡风轻的问:“晚上吃什么?”

    宋喜哭笑不得:“生转话题啊?”

    乔治笙说:“我叫人买了很多新鲜食材,晚上回家吃饭。”

    宋喜准备好要给他逼到死角,却不知不觉被他带上了一条美食的不归路。

    隔天上午宋喜十点半就到了广德楼二层包间,本想这种时刻宁来早不能来晚,没想到刚坐下不久,店员就敲门带了一位中年男人进来,虽然没见过许顺平,但眼前这人一看穿着打扮,马上就能跟昨天电话中的人对应上,是很儒雅又很温和的一个人。

    宋喜暗道幸好自己提前了半小时,不然就是许顺平等她了。

    起身往前迎,待到店员关门之际,宋喜微笑着叫道:“许叔叔您好,初次见面,我是宋喜。”

    许顺平看着宋喜,眼底有光,像是惊讶她竟然长这么大了,然而这些都是宋喜想象的,他并没有说出口。

    “来这么早?”他问。

    宋喜说:“没其他事儿就早点儿过来了,许叔叔也来这么早。”

    许顺平说:“刚回夜城,这边交通很容易堵,早点儿出门,免得路上耽误时间。”

    宋喜站着给许顺平倒茶,态度恭敬,语气谦逊,面面俱到。

    许顺平接过茶杯的时候道了谢,让她坐下说话。

    宋喜如实道:“许叔叔是很早就去国外了吧?我小时候好像没见过您,但我爸说跟您认识好多年了。”

    许顺平点点头,“我跟你爸爸的确认识好多年了,那时候你还小,可能只有十一二岁,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如果在路上看见,我一定不敢认。”

    宋喜跟许顺平闲聊,得知他这次是全家搬回夜城,说:“您很忙,改天我约阿姨和弟弟一起吃饭。”

    许顺平微笑着颔首,“他们看到你也一定很开心。”

    宋喜以为这只是句客套话,没往心里去,后来整顿饭的时间,两人都聊得很好,许顺平也很坦诚的告诉宋喜,只要这边能提供谭闫泊确凿的违法乱纪证据,他一定会严格的秉公处理,不会受任何人左右。

    宋喜听到这句话就放心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许顺平也有种素未谋面,但初次见面就好像认识很久的错觉,直觉告诉她,许顺平不会害她,非但不会害她,还会尽全力帮她。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