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08章 渔翁失利

时间:2018-05-10作者:鱼不语

    鉴于乔治笙从不说空话,言出必行,无论谭闫泊还是盛峥嵘都很紧张他口中的三天期限,如果三天一到,谭闫泊还没带着谭凯回株海,乔治笙到底会如何做。

    谭闫泊是铁了心要跟乔家周旋到底,盛峥嵘则抱着翁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暗道如果乔治笙敢派人来医院杀人,那就别怪他抓个现行,叫人有去无回。

    乔家是块儿巨大的蛋糕,所有人都想独吞,实在不行分一杯羹也成,同样,如果与乔家为敌,那乔家就是个无比巨大的威胁,如今乔治笙不仅不站盛家,还跟宋元青的女儿搭在了一起,这于盛家而言,无疑是左膀右臂断其一,还长在了敌人的身上。

    盛峥嵘想想都夜不能寐,不敢冒然动手,只能伺机行动。

    盛浅予私下辗转,通风报信,叫乔治笙一定不要派人去医院,医院那边很多特警和警卫员把守,看不见的地方还有暗哨,这个消息是通过元宝的嘴传到乔治笙耳中,乔治笙不动声色的道:“无论谁想保谭凯,都是乔家的敌人。”

    这句话被原封不动的传回盛浅予那里,她当时愣了好久,每一次都是她心存旧念给他提醒,每一次他都冷言相对,拒她于千里之外。

    她为他好,他不知珍惜,宋喜正在将他推至众矢之的,他却浑然不知。是不是非要等到走投无路的那天,他才能幡然醒悟,知道谁才是对他最好的人?

    如此想着,盛浅予也索性不再管他,人总是要经历过疼痛才知道什么是最舒服的位置。

    转眼,三天大限已到,别说谭凯所在的病房楼层,就是整栋医院都被明里暗里的警卫守得水泄不通,就算是只苍蝇也飞不过。

    谭闫泊依旧留在病房,他非要亲眼看着谭凯才安心,盛峥嵘在办公室,他没有那闲工夫亲自盯梢,守株待兔就够了,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医院没有多出不速之客,相反,倒是少了人。

    少了谁?

    少了这些天一直照看谭凯的主治医生,不光是主治,全部能跟谭凯搭上边儿的医护人员,在第三天通通集体消失不见,电话联系不上,家里人也说不知所踪,一时间谭凯像是被架空了,别看他成天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但身体需要的药和各种检查,免不了众人伺候,还有那些分不清是管什么的仪器,身体各处的管子,外行人看了就只有一个字:懵。

    这种情况下,跟慢刀子割肉逼死谭凯有何区别?

    谭闫泊给盛峥嵘打电话,当时盛峥嵘在开会,他联系不上人,这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眼看着谭凯头顶的输液袋即将滴空,就像眼睁睁看着儿子的命即将走到尽头。

    谭闫泊急着叫医院找人来帮忙,然而药还没等换上之际,他接到一个电话,里面的人只说了一句话:“担心药有毒,谭凯死得更快。”

    一如身边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将他的慌张焦躁恐惧尽收眼底,看着他丑态百出,然后在他神经最紧绷的时刻,咔嚓一下,剪断。

    谭闫泊彻底崩了,从政多年,他见过各式各样的手段,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自诩身经百战,可谭凯却是他最致命的软肋,人一旦有软肋就会怯懦,怯懦滋生恐惧,恐惧使人头脑不清。

    盛峥嵘可以冷眼旁观理智分析,那是因为事不关己,谭闫泊却是时刻身处在‘丧子’之痛里,他等不到盛峥嵘回话,也等不到上面派医护人员下来,他妥协了,叫人递话给乔治笙,他这就带谭凯回株海,前提是保证谭凯的命。

    这话传过去不到十分钟,医护人员拿着当时那包‘有毒’的药,当着谭闫泊的面儿给谭凯换上,有毒没毒,不过是乔治笙一句话罢了。

    宋喜说的没错,谭凯会有今天,一定跟谭闫泊平日里的教育有关,能养出一个嚣张跋扈儿子的父亲,大抵也不会讲理到哪儿去,谭闫泊这些年升的很快,自以为背靠方家,是方耀宗的得意门生,无论官场还什么场,大家都要逢迎着给几分面子,岂料这回一下子踢到铁板上,看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谭凯,一辈子争强好胜,拼了命的往上爬,为谁辛苦为谁忙?

    盛峥嵘一个会开完,听说谭闫泊已经准备包机带谭凯回株海了,他赶紧过去医院‘探望’,问清了来龙去脉之后,勃然大怒。

    “没有王法了,在夜城的地界,我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闫泊,你就带着谭凯好好在这儿住着,我倒要看看乔家到底有什么能耐!”

    谭闫泊已经吃过一次亏,最开始以为盛家会无条件的站他,结果盛峥嵘再三规避,始终没有替谭凯出头,他就是以为凭盛家在夜城的位置,乔家不敢轻易来犯,所以才公开挑衅,可结果呢?

    所有的情绪都放在心底,面上谭闫泊只淡淡道:“不了,我带他回去,来夜城也有几天了,株海那边很多事等着我去处理。”

    盛峥嵘宽慰半晌,在谭闫泊临走之际还道:“我不信抓不到乔家的把柄,你给我点儿时间。”

    谭闫泊说:“这次过来给你们添麻烦了,有时间来株海,我好好招待。”

    盛峥嵘道:“自家人不说两家话,带谭凯回去好好养着,我也帮你联系一下这方面的专家,别担心,会好的。”

    好听话谁不会讲?

    谭闫泊又岂会看不出什么是真兄弟什么是假客套,无外乎碍着自己也是靠方家才起身,盛峥嵘是方耀宗的女婿,他能说什么?

    患难不仅见真情,还见交情,此次一遭,谭盛两家的关系势必不会像从前一样紧密,这也是盛峥嵘真正勃然大怒的理由,乔治笙几次三番触动他的利益,是可忍孰不可忍,再这么下去,外人怕不是以为盛家要看乔家的脸色行事。

    为了修补谭盛两家的交情,同样也为了显示盛家在夜城的地位,在谭闫泊带着谭凯回株海不久,政府‘慢半拍儿’公开了京北路事件,严肃呵其暴力,有恃无恐,挑衅夜城安全的行为,故此要给与严厉打击。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