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06章 拒不道歉

时间:2018-05-09作者:鱼不语

    宋喜在家突然打了个喷嚏,身旁韩春萌道:“真不用去医院看看吗?”

    宋喜闷声回道:“不用,喝点儿热水就好了。”

    这两天她请假没去医院上班,谎称感冒,恰巧夜城近日突然降温,几场大雨就把季节一下子从夏天拉入秋天,晚上只是十几度,宋喜也是惊吓加上火,竟然真的感冒了。

    戴安娜跟韩春萌来家里看她,宋喜跟戴安娜统一口径,都没敢告诉韩春萌,不然以她的胆子和脾气,没吓死也要气死。

    知道有人来家里陪她,乔治笙才离开,腾地方给她们姐妹说话,几人窝在客厅沙发上,一边撸猫一边聊天,中途宋喜接了顾东旭的电话,得知她生病,想来家里看她,宋喜道:“来吧,正巧王妃和大萌萌也在。”

    顾东旭闻言,略微一顿,随后低声道:“那你们聊吧,我有空再去看你。”

    待到电话挂断,怀抱缅因猫的戴安娜出声问:“谁啊?”

    宋喜说:“东旭。”

    戴安娜道:“他来不来?”

    宋喜道:“说手头还有点事儿,明天再过来。”

    其实顾东旭是为了避开韩春萌,因为每次见面两人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头强颜欢笑,一转身又要难过好久。

    宋喜也是怕韩春萌想多,所以找了个辙。

    戴安娜轻叹一口气,颇为感慨的道:“俩苦命鸳鸯,赶上牛郎织女了。”

    韩春萌低头撸猫不说话,宋喜道:“我支持他俩苦一段儿,如果这么苦还是想在一起,那就分不了,现在苦点儿,以后好日子还长着呢。”

    韩春萌一声不吭,眼泪却掉在雪碧的头顶上,戴安娜离她近,抽了纸巾递给她,哄着道:“你看,刚夸你坚强,你就掉链子。”

    韩春萌擦了擦眼泪,低声回道:“已经很强了好吧?”

    宋喜道:“是啊,搁从前早就啕嚎大哭了。”

    戴安娜为了逗韩春萌,手里虚假攥了个话筒拿到她面前,出声问:“采访一下当事人的心情,这几滴眼泪是因为什么?”

    韩春萌一瘪嘴,强忍着眼泪说:“很想他。”

    很多时候都是最直白的言语才最窝心,没有任何的修饰和遮掩,简单的一句我想他,惹得宋喜心里酸酸的,戴安娜更是抬手摸了摸韩春萌的头,“哎呦,好了好了,不哭不哭,他也想你。”

    这句话可说坏了,原本韩春萌还能憋一憋,此话一出,她哇一下子,愣是把怀中的银白色缅因猫吓得炸了毛。

    宋喜急得直咳嗽,伸手指着韩春萌的方向,不知在担心人还是担心猫。

    场面一度搞笑的混乱,以至于宋喜手机上出现一个陌生来电,她没有多想就接了,“喂?”

    “是宋喜吗?”

    “我是……”嗓子有些痒,她背过脸咳嗽了一声,正巧电话中的人说了什么,她没听见,只能重新问:“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谭市长的秘书。”

    宋喜心想哪个谭市长,结果脑海中忽然闪过谭凯的脸,虽然乔治笙一直不告诉她谭凯的身份,但她也有自己的圈子,最近很多人都在传,说是京北路事件涉及官员子弟,当时她怀疑过谭凯,但后来说是检|察院的,她没细打听,对于那天的事情,她想起来都觉着恶心,没想到今天会接到这样的一个电话。

    不远处戴安娜还在哄韩春萌,宋喜不着痕迹的起身去别处接,声音冷静的回道:“有什么事儿吗?”

    “谭市长想约你见个面。”

    宋喜说:“见面就不必了,无论道歉还是什么,我都不需要。”

    男人道:“宋小姐,我想你误会了,即便是道歉,也是你跟谭凯道歉,谭市长只想给你一个补救挽回的机会。”

    宋喜隔着电话都能听出对方冷静话语下的猖狂,怒极反笑,她出声道:“是我耳朵有问题还是你们脑子有问题?你们谭市长不知道他儿子因为什么挨打吗?”

    一上来就自报家门,谭市长的秘书,笑话,当宋喜没见过高官还是没见过世面?别说只是个秘书,就算谭闫泊亲自给她打电话,她也是这个态度。

    男人闻言,声音平静的回道:“宋小姐,我个人建议你做人要留余地,今天医院下来通知,我们谭市长的儿子确定植物人,这辈子都要在床上躺着,你觉得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植物人?

    宋喜心底不由得沉了一下,她在医院待了好多年,见惯了生老病死,却唯独植物人这种不生不死的现象最为磨人,如果是家里条件不好的,往往在下诊断书的时候,一狠心拔了管子也就算了,就怕那种家里条件很好,钱有的是,但人没了,简直就是每分每秒都在煎熬。

    那晚乔治笙在她头上蒙了外套,她只听到声声惨叫,猜得到谭凯不会好过,但万万没想到,植物人。

    她没有可怜谭凯,只是出于本能有些惊愕。

    趁着宋喜没说话的空挡,男人道:“宋小姐什么时间过来医院一趟?”

    宋喜拿着手机,声音恢复如常:“谭市长亲人出了这样的意外,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让我道歉的话,我觉得我没做错什么,反倒谭市长该检讨一下,是不是平日里对子女的管束过于宽松,才酿成今天这样的结果。”

    男人沉声道:“那你是不打算和解了?”

    宋喜说:“我们之间唯一的和解办法就是互相扯平。”

    不然叫她去给谭凯道歉?拿她当什么了,又拿乔治笙当什么了?

    男人停顿片刻,出声说:“你会为今天的决定付出代价。”

    说罢,不等宋喜回答,对方兀自挂断。

    宋喜不知道,男人在讲电话的时候,通程开着外音,谭闫泊就在一旁听着。

    谭凯已经被确诊植物人了,管子一拔,随时跟死人一样,谭闫泊疼的恨不能把自己的命换给他,怒极,他只想要宋喜的命,本想把她骗过来,谁料她连在电话里都那么‘猖狂’,可见盛浅予说的不假,有些人就是恃宠而骄。

    尤其是宋喜那句,因为什么挨打不知道吗?说的那样的有恃无恐,让他恨极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夜城前副市的千金。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