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803章 左右为难

时间:2018-05-09作者:鱼不语

    这种涉及颇广且不光彩的事情,向来不会在明面上处理,网上查不到任何关于京北路裸|男的消息,但不代表这件事儿就这么完了。

    警察局那边的人私底下知会了常斌,常斌得知常景乐也参与进去,马上把常景乐叫回家。

    常景乐知道瞒不住,也没想瞒,回家的路上已经做好被常斌痛骂的准备,果然到家刚一开门,玄关处的蒋文娟就朝他挤眉弄眼,是恨铁不成钢,又怕钢挨炼。

    常景乐换了鞋,一声不吭的往里走,到了客厅,看到沙发处坐着抽烟的常斌,叫了声:“爸。”

    常斌视线微垂,像是没听见,兀自抽烟。

    常景乐有自知之明,也没敢坐,蒋文娟走进来,视线打量,替常景乐找了个台阶下,“坐那儿,好好听你爸说话。”

    常景乐道:“不坐了。”

    说罢,他主动对常斌道:“爸,对不起。”

    常斌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中,淡淡道:“我约了孙文,下午你跟我一块儿去医院看他儿子。”

    常景乐闻言,面不改色的道:“他儿子还没死?”

    常斌明显面色一沉,蒋文娟从中打岔,“乐乐,听你爸的。”

    常景乐拉着脸道:“我什么都能做,叫我去看一个败类,我怕脏了眼。”

    此话一出,常斌看向常景乐,绷着脸问:“其他的我说什么你都能做?”

    常景乐不置可否,可能是看出话中圈套,父子俩隔桌对视,空气中弥漫着一触即发的剑拔弩张。

    果然,常斌下一句便是:“我让你离那个姓戴的女人远点儿,以后都别跟她来往,我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也不用你去孙家道歉。”

    常景乐一眨不眨的回视常斌,唇瓣开启,不急不缓的回道:“不行。”

    常斌忍无可忍,打从常景乐进门开始,他就憋着一肚子的恶气,一压再压,终是忍不住爆发,伸手指着常景乐,他怒声道:“反天了你!”

    蒋文娟赶紧上前来拉常斌,蹙眉道:“说话就说话,发这么大脾气干什么?”

    常斌大声道:“你的好儿子,出手就打得人残废,断子绝孙,我不该发脾气吗?!”

    “孙文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人家嘴上不来找咱家的麻烦,估计心里早就恨得牙根儿痒痒,巴不得找人私下里弄死他……”

    到底是气多一点儿还是担心多一点儿?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当父母的永远会替子女想到今后的一百步,会叫的狗不咬人,常斌是怕常景乐做得太过,得罪人得罪的太狠,如果不让对方多少出口气,保不齐会逼得人狗急跳墙。

    同样都只有一个儿子,他怎么敢拿常景乐的命去赌?

    他如此为常景乐打算,可常景乐……

    一时气涌心头,常斌当即觉得心口那里绞痛的不行,马上神色就变了,蒋文娟见状,挽着他的手臂,紧张的叫道:“老常,老常……”

    常景乐也有些慌,“爸……”

    蒋文娟指使常景乐把药拿来,喂了常斌几颗药,扶着他坐在沙发上。

    常斌几分钟才缓过来,脸色稍微好点儿,蒋文娟红着眼眶道:“有话你就好好说,发这么大脾气干什么,不知道自己心脏不好吗?”

    常斌闭眼靠在沙发背上,张口道:“就这一个儿子,要是保不住,我怕哪天我不小心先走了,没有人照顾你。”

    蒋文娟道:“说什么呢,呸!”可喉咙却哽住了,眼泪止都止不住。

    常景乐也一刹那的扎心,给蒋文娟递了至今,然后对常斌道:“爸,我错了,你别生气。”

    常斌仍旧闭着眼睛,低声说:“儿子长大了,很多事儿由不得父母,我们竭尽所能想给你最好的,但在你眼里,可能觉得我们多事,给你添麻烦,成了你的负担。”

    “没有。”

    “你不用否认,谁没年轻过?我跟你妈也都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当初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撮合我们,我们也不喜欢父母之命,总觉得自己找的一定比家里人介绍的好,但我跟你妈这些年一路走过来,不也很好?再回首从前,我们都很庆幸,幸好当初选择了对方,没有一时意气走了弯路。”

    “没吃过亏的人都不怕吃亏,无论过来人说多少话,你都可以义无反顾,你觉得我们烦,但我们是真见不得自己的孩子走弯路,哪怕被先也要一再嘱咐……事实证明我们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你还是为了那个姓戴的女人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常景乐出声打断,声音平静轻缓,“爸,你看过餐厅当晚的监控视频了吗?那帮杂碎做了什么事儿你知道吗?如果我跟治笙再晚到一会儿,我都不敢想象宋喜和戴安娜会发生什么。”

    “你从小就教我,人要有正义感,我做错了吗?就因为孙浩泽是孙文的儿子,还是因为戴安娜离过婚,我就不该管?”

    常斌沉默良久,开口回道:“我不可能跟三五岁的你讲人情世故,但你今年二十八了,不用我教你,你也明白正义是相对的,这么不顾一切的后果是什么,你想过吗?你为了一个女人不惜连自己都搭进去的时候,想过你妈跟我吗?你小的时候,我不光教你做人要有正义感,我还教你要孝顺,知道父母把你养大不容易。”

    常景乐垂下视线,睫毛挡住眼底的神情,沉吟数秒,他低声道:“是我没考虑周全,让你和妈担心了,但如果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

    事情已经过去了,可他脑海中仍旧清晰浮现戴安娜被人欺负时的画面,从前他只觉得对她有好感,但那一刻,他终于认清,不止是好感,也不只是喜欢,可能比喜欢还要多得多,他不是鲁莽的人,却做了鲁莽的事,并且清醒的时候,仍旧‘死不悔改’。

    常斌不讲话了,一旁蒋文娟哭着对常景乐说:“乐乐,就当妈求你了,我们可以不帮你介绍女朋友,你能认认真真再找一个吗?”

    常景乐说:“妈,我很喜欢她,看不得别人欺负她,看不得她受委屈,八成也见不得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知道我是什么人,除非我自己觉得不行,别人越劝分,我越想跟她在一起。”

    蒋文娟哽咽,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最后还是常斌开了口,很轻的声音说:“走吧,一个人在外面照顾好自己,没什么事儿就不用回来了。”

    他口吻轻到别说生气,就连正常的关心都觉得很淡,但常景乐立刻就听懂常斌的意思,他是说,只要常景乐决定要跟戴安娜在一起,那就别回这个家。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