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798章 这不是万幸

时间:2018-05-08作者:鱼不语

    佟昊终于知道乔治笙为什么要蒙住宋喜的头,因为不愿意脏了她的眼。

    有乔治笙在,宋喜用不到他来保护,佟昊默默地转过身,来到桌边,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把牛排刀。

    不算里面的,外面的总共四个人,佟昊用牛排刀将他们的手脚戳了对穿,这种不死人却疼死人的折磨方式,以及他们撕喊求饶

    的救命声,勉强可以平复他怒气的冰山一角。

    当他拎着窄细的银色刀子走向其中一个人时,那人哆嗦着被戳穿的手掌,眼睛血红,流着眼泪道:“救,救命……”

    佟昊蹲在他面前,刀子横在对方脖颈处,男人瞬间哽咽,止不住的浑身哆嗦。

    佟昊却连哭声都不愿意听,不耐烦的‘嘘’了一声,这一声不大,却特别管用,男人马上咬紧牙关挺着。

    佟昊的手中的刀在男人脖颈处来回转动,人为鱼肉,他为刀俎,男人心脏狂跳,几秒后,很小的声音道:“求你了,别杀我,我

    错了……再也不敢了。”

    佟昊说:“她们是不是也这么求过你?你放过她们了吗?”

    男人狡辩道:“我也不想的,是谭凯……他说有他爸和盛家罩着,我们劝不动。”

    佟昊问:“谭凯他爸是谁?”

    “株海市长谭闫泊。”

    “哪个盛家?”

    “盛,盛市长,谭凯说他爸跟盛市长是很好的朋友,无论他做什么,都会有盛家给他撑腰。”

    话音刚落,男人瞳孔骤然一缩,佟昊手中的牛排刀,捅进他的身体里。

    待到拔出的那一刻,男人才仿佛拔上了一口气,缩在地上嘎巴着嘴,一如被开膛破肚却仍有神经跳动的鱼。

    佟昊表情很淡,沉声道:“人心总比人想得要险恶的多,你的恶只敢面对那些善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你见过什么叫恶吗?”

    说着,他又往男人身上戳了一刀,男人毫无力气,沙袋一样瘫在那里,瞳孔有些涣散,心里却意外的清楚,他懂了,所谓人心

    险恶,其实是一恶不如一恶。

    人都有劣根性,欺软怕硬,为非作歹,逼良为娼,不过是仗着家里面有些权势,无所顾忌罢了,这世道最公平的就是报应,有

    时候不是正义不会缺席,而是报应从来不会缺席。

    什么是正义?

    什么是邪恶?

    让邪恶的人忌惮,这辈子都不敢再为非作歹的,应该不会是正义,而是比他们更加‘邪恶’,恶到他们想想都头皮发麻。

    佟昊在外面解决杂碎的时候,洗手间里面早就没有声音了,宋喜感觉有人碰她的腿,整个人激灵着往后缩,乔治笙抱住她,“不

    怕,是我。”

    他单手解开宋喜腿上的皮带,就这样将蒙着外套的她打横抱起往外走,常景乐也来到戴安娜面前,蹲下身子,看着她,温柔的

    说道:“没事儿了。”

    戴安娜想点点头,可神经却不受控制,面部肌肉集体罢工瘫痪。

    常景乐看着这样的她,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心疼,对她伸出手,他轻柔的声音说:“我扶你起来。”

    戴安娜机械的将手交给常景乐,他用力握住,她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他将她拉起来之后,她腿不听使唤,上半身跟着往前

    ,脚却还停留在原地,眼看着人要摔,常景乐果断的抱住她,抚着她的后背,低声念叨:“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当她完全置身于一个绝对安全的怀抱中时,各种惊恐委屈的情绪才纷纷涌上,她揪着常景乐衣服的一角,很想大声哭,却哭不

    出来,唯有身体微微发抖,低声呜咽。

    常景乐心疼的不行,双臂收紧,用力抱着她,在她耳边道:“别怕,我不会再让人欺负你。”

    人在有安全感的情况下才敢毫无保留的释放情绪,戴安娜额头抵着常景乐的肩头,慢慢的,哭声越来越大……

    乔治笙将宋喜抱出餐厅,也不管这一过程有多少人看见,他脸色煞白,不知道的还以为被放了血的人是他。

    上了车,车子平稳前行,他小心翼翼的想要将盖在宋喜头顶的衣服掀开,宋喜却下意识的拽着不放,她没有哭声,只有瑟瑟发

    抖。

    这一刻乔治笙既想死又想杀人,他恨不能现在拿把枪回去把谭凯射成筛子。

    宋喜蒙着衣服,像是要把自己囚禁在不见人的黑暗里面,仿佛这样就不用面对之前经历过什么。

    乔治笙没有强迫她,只隔着衣服将她抱在怀里,轻柔又紧绷。

    他赶到的时候,宋喜和戴安娜的衣裤都还在,那帮杂碎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变相的折辱,可乔治笙不想用万幸来形容……什么

    叫万幸?万幸她们只是受了皮肉之苦和精神折磨吗?

    于他而言,碰了就是死罪,不能饶恕。

    之前在餐厅洗手间里,有那么一刻,他想让宋喜看看,看看杂碎的血流干了,她的心情会不会舒畅一点儿?还是他叫谭凯彻底

    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她才能觉得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乔治笙心疼的想死,宋喜就算性子再倔,她也只是一个柔柔弱弱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小女人而已,他揣在兜里怕丢了,含在嘴里

    怕化了,疼在心尖儿上的人,却被别人肆意的欺辱,他不能想,轻轻一想就要发疯,更何况宋喜亲身经历了一切。

    杀人他都不怕,他只怕她难过。

    回翠城山的路上,宋喜一直蒙着乔治笙的黑色外套,被他一动不动的抱在怀里,他以为她受了这样大的打击,怕是一时半会儿

    缓不过来,结果半小时后,她主动开了口,声音隔着一层衣服,很低,闷闷的发出来。

    他仔细一听,原来她问:“王妃在哪儿?”

    乔治笙从未有过的温柔口吻,像是大声喘气都会吓到她,轻声回道:“别担心,她没事儿,常景乐和佟昊都在。”

    宋喜的双臂从外套下伸出,找到乔治笙的腰,紧紧地搂住,贴在他心口处道:“我没让他碰我……”

    这几个字烙铁一般的烫在乔治笙心头上,他用力抱紧她,‘嗯’了一声。

    天知道她是怎么扛到他来,鬼知道她经历过什么,那时候她心里一定很想他吧?想他来,想他赶紧带她走。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