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784章 她在的地方才是家

时间:2018-05-03作者:鱼不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宋喜给顾东旭打电话的时候,顾东旭还在陪客户吃饭,听说韩春萌今天不怎么对劲儿,他说:“是吗?我们没吵架啊,等会儿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随后顾东旭打给韩春萌,韩春萌接了,他问:“你怎么了?”

    韩春萌说:“没怎么。”

    顾东旭道:“小喜说你今天不对劲儿。”

    韩春萌说:“没事儿,我成天风一阵雨一阵,可能大姨妈要来了吧。”

    最近这一个月两人时不时的吵架,彼此心累的同时,也对吵架产生了一种负担感,都希望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惹对方不高兴,濒临小心翼翼。

    韩春萌尽量说的云淡风轻,口气也很好,顾东旭也努力照顾对方的情绪,出声道:“我这边还得两个小时,你别等我,早点儿睡。”

    韩春萌道:“你忙,我没什么事儿,不用担心。”

    电话就这么挂了,韩春萌坐在新的出租屋里大哭,顾东旭陪客户陪得三心二意,心底莫名的……不踏实。

    戴安娜发现韩春萌不在顾东旭那里,马上打给她,韩春萌接通后说去找麦喆玩儿了,戴安娜狐疑着道:“你真没什么事儿?”

    韩春萌回道:“大姐,我好着呢,你们别成天把我当智障一样看着。”

    她这比喻还真没错,几个人里,属她最傻,从前韩春萌觉得人傻点儿也好,傻人有傻福嘛,但今天她才陡然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争前恐后的想要做聪明人,因为聪明人才会打提前量,聪明人才会预知很久之后的风险,然后提前做好防备。

    傻子不会,傻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甚至被人逼到没有退路,她傻了那么多年,如今的开窍是用尊严和撕心裂肺的心痛换来的。

    告诉戴安娜和宋喜不必担心,韩春萌在新房子里面边哭边收拾,这么热的天,她竟然忘开空调,汗水和泪水全都混在脸上,好多次她都想把手里的东西用尽全力砸在地上,不然心底快要炸裂的情绪无以宣泄。

    可事实上她还是动作轻缓的摆放好,整理的条条有序,东西砸坏了不要买新的吗?买新的不用钱吗?

    乔舒欣最瞧不起的就是她寄生虫一样扒在顾东旭身上,保不齐以为她住进顾东旭家里,就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

    韩春萌没有跟乔舒欣解释,她从来没有伸手管顾东旭要过一件贵重物品,倒是街头巷尾的小吃和零食,她常嚷着让他上供。

    在顾东旭那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她是攒了一些钱,房租,水电,还有她来长宁之后多的补贴,这些在乔舒欣眼中,都是她巴结后的好处。

    如果是苗苗住在顾东旭那里,同样的事情,乔舒欣一定不会这样想,只因为苗苗家里面有钱。

    这世界很多时候就是戴着有色眼镜在看人,有钱家的孩子占别人的便宜就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钱人家的孩子哪怕对方主动给,结果也是心机婊一个。

    韩春萌之前是不喜欢乔舒欣,觉得她嫌贫爱富,但今儿是第一次,她打从心里滋生出一股深深地无奈感。

    乔舒欣开口就是上亿的合同,她没有,苗苗却是一句话的事儿。

    她不喜欢乔舒欣,也不喜欢苗苗,可乔舒欣和苗苗却互相喜欢,这样说明什么?可能她真的不是那个世界的人吧。

    最伤人的话,莫过于当朋友可以,但是当恋人,不合适。

    韩春萌从晚上九点多收拾到夜里十二点半,地板都是蹲着用旧毛巾擦的,夜深人静,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还是吓了她一跳。

    心慌着起身走到茶几旁,低头一看,屏幕上显示着‘东旭’来电字样。

    韩春萌心情很平静,划开接通键,“喂。”

    手机中传来顾东旭很沉的声音:“你在哪儿呢?”

    韩春萌回道:“我在家。”

    顾东旭说:“我也在家。”他找遍了几个房间,都没有她的踪影。

    韩春萌心平气和的说:“我找了房子,搬出来了。”

    “……”顾东旭没有马上接话,韩春萌以为他会骂她有毛病,事实上顾东旭的确有这股冲动,然而话到嘴边,他依旧低沉着声音问:“怎么了?我又做错了什么事儿了?”

    韩春萌不怕他脾气差骂人,就怕他这样耐着性子放低自己,本以为自己已经哭干了所有眼泪,可以平静的跟他对话,然而刹那间的鼻酸和哽咽,她根本回答不了。

    长达五秒的沉默,顾东旭再次问:“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韩春萌用力攥紧拳头,用指甲去戳掌心的软肉,疼痛从心底转移到手上,她不着痕迹的调整呼吸,随后正常语调道:“这么晚了,你先睡觉吧,等明天我们出来聊聊。”

    顾东旭说:“你这样我还怎么睡?”

    他又问了一遍她在哪儿,韩春萌知道,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明白,他能把天给掀翻了。

    她说了具体地址,精确到几单元几室,顾东旭在手机里面沉默良久,韩春萌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其实刚开始顾东旭不信她真的搬出去了,以为又是闹别扭,不是藏在戴安娜那里,就是藏在哪个酒店。

    可这个从没听过的陌生地址让他瞬间酒醒了大半,电话挂断,他从自己家赶到韩春萌的新住处,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

    凌晨一点多,韩春萌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听到有人拍门,无一例外的心底一沉,起身去开门,门口处立着衬衫西裤打扮的顾东旭,没有风吹都能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精味道,韩春萌弯腰拿了双女士拖鞋放在进门处,口吻平常的问:“你不是自己开车来的吧?”

    顾东旭跨步进来,换了拖鞋跟她往里走,这里的面积还没有他那儿五分之一大,巴掌点儿的空间,依旧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关键很有家的感觉,原本放在自家床头边的公仔,现在摆在沙发背上,原本放在自家茶几上的马克杯,现在放在这边的桌子上。

    他随处可见熟悉的东西,原以为这些都是自己的,包括韩春萌,可现在它们连带她,说走就走,随便落户在哪儿,倒显得他是唯一被留在原地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