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778章 领证

时间:2018-04-30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宋喜是跟乔治笙聊天的时候,无意中听他说了一句:“听说富润和万恒的合作没谈成。”

    万恒是顾东旭家公司,富润是苗苗家开的,宋喜马上问:“因为什么?”

    乔治笙道:“具体什么原因不知道,之前说是板上钉钉的,不知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宋喜兀自琢磨,嘴里低声念叨:“最近也没听大萌萌说什么啊。”

    乔治笙道:“也未必是私人原因,没准儿就是合作出了问题。”

    宋喜道:“你不也说之前是板上钉钉的嘛,怎么会突然就崩了?”

    乔治笙又不是万恒和富润的,哪里知道的这么仔细,刚要说找人帮她问问,宋喜是个急性子,翻身拿起手机道:“我问问东旭。”

    宋喜私下微信找他,顾东旭回的很快,她问:大萌萌在身边呢嘛?

    顾东旭回道:洗澡呢,怎么了?

    宋喜道:你们家跟富润的合作谈的怎么样了?

    顾东旭说:掰了。

    他用的不是没谈成,而是掰了,宋喜忙问:怎么回事儿?

    顾东旭道:苗苗她爸那意思,让我跟胖春分手跟他女儿在一起,我直接给怼了,怼完就掰了呗。

    宋喜能想象到顾东旭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那种吊儿郎当不以为意的模样,她很快回道:你没跟大萌萌说啊,她都不知道。

    顾东旭道:跟她说什么,她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说不定还要找苗苗她家评理去。

    宋喜看到这句差点儿乐出来,但心里还是有些着急的,打字道:就这么掰了,你爸妈那头怎么交代?

    顾东旭道:塞上耳朵挨顿骂就完了,你别告诉她,省得她心眼儿小,自己瞎琢磨。

    宋喜说:小爷,我没看错你,干哪行都这么横!

    顾东旭说:怎么着,你还以为我会见异思迁吗?

    宋喜说:你可以试试。

    顾东旭说:不敢,怕你跟王妃撕了我。

    宋喜靠在床头处打字,一边打字还一边乐,乔治笙忍不住侧头瞄了她一眼,明显的备受冷落后的嫉妒,然而宋喜没看到,倒是被七喜给看见了,它迈着猫步走到乔治笙身旁,转了个圈儿,窝在他侧腰处。

    等到顾东旭说韩春萌洗完澡出来了,宋喜才打了声招呼收起手机,头一歪靠在乔治笙身上,她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出声道:“等到东旭和大萌萌结婚的时候,你要以小舅的身份出席,我要以十年好闺蜜好兄弟的身份出席。”

    乔治笙说:“有空多想想自己结婚的时候。”

    宋喜扬头道:“我们不是结婚了吗?”

    乔治笙眼睛盯着手中书,薄唇开启:“结婚证都是元宝去领的。”

    不提还好,提起来宋喜就生气,她转身躺回自己的位置,也不管七喜乐不乐意,一把揽进怀中。

    乔治笙放下书,俯身从后面抱住她,在她耳旁轻声道:“我已经打好招呼了,明天起来,去民政局办证。”

    原本宋喜已经闭上眼睛,闻言,睫毛动了动,几秒后终是忍不住睁开,偏头道:“你跟我一起去?”

    一般人都不会有此一问,结婚证哪有一个人去办的,不过宋喜之前就属于一个人去的,有过阴影,所以需要一再确认。

    乔治笙听了心疼,‘嗯’了一声:“我们去办张新的。”

    宋喜心底一阵阵的翻腾,脸上却风平浪静,还故意道:“不办也行,又不是没有。”

    乔治笙说:“以前那张不算。”

    宋喜见缝插针的问:“那这么久我们都不算夫妻了?”

    乔治笙说:“就算没证你也是我老婆,谁敢说不算?”

    他上来霸道劲儿简直不讲道理,宋喜‘切’了一声,唇角却忍不住高高扬起。

    虽说感情到了,形式可以忽略,可有哪个女人不重视自己的婚姻呢?没有婚礼不穿婚纱也就算了,就连结婚证都是她跟另外一个男人去办的,说出去也不像话。

    如果乔治笙不提,宋喜不会总想这茬,但他提了,她还是特别高兴。

    宋喜来大姨妈,最近几天乔治笙过着和尚一般的生活,夜里睡觉,她身前搂着猫,头顶趴着猫,身后被他抱着,四周都很暖和,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之际,她好像听到乔治笙在她耳边念叨了一句:“老婆,我爱你。”

    她很想回一句我也爱你,奈何瞌睡上来,谁也挡不住,视线一黑,再睁眼已是第二天早上。

    周末,民政局放假的日子,宋喜跟乔治笙乘车来办证,他穿着黑色衬衫,乍一看一如既往的不苟言笑,但细看之下,浑身的气场跟从前已截然不同,多了为某人而沉淀的温顺。

    宋喜穿了条黑红方块格子裙,领口处是可爱又不失女人味儿的蝴蝶结,她将长发束起,整张脸露出来,更显五官精致艳丽。

    两人上楼的时候,乔治笙不说话,宋喜侧头道:“心里想什么呢?”

    乔治笙没撒谎,低声回道:“有点儿紧张。”

    这倒是宋喜没想到的,她当即乐了一声,开口说:“我就不紧张,毕竟不是第一次。”

    一回生两回熟,她逗他,企图从他脸上看出点儿笑模样来。

    然而乔治笙是真的紧张,说不出为什么,跟宋喜同一屋檐下这么久,当夫妻也不是一天两天,说重新办证也是他的提议,但此时腿往楼上走,竟然……微微的有些抖。

    宋喜调侃道:“你不是恐婚症吧?要不我们回去,不办了。”

    乔治笙拉着她的手一紧,侧头问:“还好吗?”

    “什么还好?”

    “我需不需要化妆?”

    这话的确是从乔治笙嘴里说出来的,千真万确,一点儿水分没有,宋喜乐得差点儿上不去二楼。

    两人说说笑笑来到二楼照相室,一个陌生男人微笑着跟两人打招呼:“笙哥,嫂子。”

    宋喜颔首,男人示意红背景前的一把长椅,“我来给你们拍照。”

    两人坐下,宋喜很自然的勾起唇角,面前摄影师说:“笙哥跟嫂子再靠近一点儿……欸,好,笙哥可以微笑一下吗?”

    乔治笙何时坐下让人拍过照?除非是三岁之前没主见的时候。

    如今让他对着摄像头笑,他试着牵动唇角,自己都觉着有些僵,摄影师没敢挑刺儿,拍了几张让宋喜和乔治笙自己看。

    宋喜笑的一如既往的好看,乔治笙意料之中的僵,她当然要小声说他,摄影师靠的很远,真心实意的希望自己听不见。

    照片拍了好几次,宋喜都不大满意,最后她只能威胁乔治笙说:“你不笑得自然一点儿,我们就要一直拍,你会更尴尬。”

    事实证明,这个恐吓立竿见影,重新又拍了几张,相机中乔治笙的笑容连男摄影师都暗自说好看。

    照片拍完,剩下的就是制作结婚证,还有宣誓。

    其实宣誓环节是可以省略的,但乔治笙主动拉着宋喜站在台前。

    偌大的地方只有三个人,刚刚帮他们拍照的人暂代颁证员的职务,出声问:“乔先生,宋小姐,请问你们是自愿结婚吗?”

    “是。”两人异口同声。

    “下面请二位面朝国旗,跟着我一起宣誓。”

    “我们是自愿结成夫妻,从此刻开始,我们将一同肩负起婚姻给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今后无论苦乐,我们都一起面对,孝敬父母,教诲子女,互相尊重,互相扶持,我们一定能坚守今日许下的誓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