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771章 宠上天

时间:2018-04-28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乔治笙提前回家,在小杰的卧室门口看到伏在床边讲故事的宋喜,她讲的还是连本戏,之前是狮子王大战蜜獾,今天是狮子王大战眼镜蛇,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宋喜的背影,看不见小杰脸上的表情,她故事讲的绘声绘色,他只担心小杰晚上听这个,真的睡得着觉吗?

    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乔治笙怕她突然转身会害怕,所以故意弄出一点儿动静,宋喜转头看到他,随后关了床头灯,迈步往外走。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宋喜问。

    乔治笙说:“谈完了。”

    “这么快,批文怎么样,下来了吗?”

    乔治笙说:“下来了,魏沣找了盛家,晚上去赴约的时候看到盛浅予了。”

    宋喜稍顿,紧接着面不改色的道:“盛家帮忙弄批文,什么条件?”

    “刚开始说占股百分之二十,后来又说百分之十,我拒绝了。”

    宋喜说:“百分之十不多了,那片地一年起码赚十几亿。”

    乔治笙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几秒后说:“我为什么拒绝,你不知道?”

    宋喜闻言,忍不住勾起唇角回道:“当然知道了。”

    站在他身前,双臂环着他的腰,两人贴在一起,她扬着下巴,看着他说:“你是怕我生气,但是一年十几亿欸,我都心动了。”

    乔治笙淡淡道:“当我没见过钱?”

    宋喜唇角扬起的弧度更大,“你这话说出去真不怕挨揍,怎么一年十几亿在你这儿都不算钱?”

    乔治笙说:“我不像你,我没掉钱眼儿里面。”

    宋喜说:“也就是我视金钱如粪土,你换大萌萌和王妃试试,她们两个听到都得难受半个月。”

    乔治笙不理会她的打趣,俊美面孔上完全是正经的神情,薄唇开启,轻声说:“我们不缺钱,我不要你受一点儿委屈,更何况是为钱受委屈。”

    宋喜扬头看着他,原本心里真没什么酸涩或是别的感受,可看着看着,眼眶忽然发热滚烫,她一头扎进他怀里,忍着鼻酸道:“放心吧老公,我以后努力帮你赚回来。”

    乔治笙搂着她,低声道:“谁要你给我赚钱了?你是我老婆,又不是我员工。”

    宋喜说:“我现在不就在给你打工?”

    乔治笙说:“我要养你,你不让我养。”

    宋喜说:“我这么优秀,不能关在家里当金丝雀,应该放出去造福于民。”

    乔治笙说:“我还差你一面‘为人民服务’的锦旗吧?明天叫人给你送去。”

    宋喜晃了几秒才想到,当初答应给乔治笙治失眠,他承诺治好了就叫人给她送锦旗,她都忘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你不提还好,早知道你天生跟正常人不一样,我就不用绞尽脑汁帮你调理了。”

    乔治笙说:“我现在睡眠比从前好多了,以前看的都是庸医,也没人告诉我睡不着是缺个老婆。”

    宋喜忍俊不禁,拿眼睛翻他,暗道他的不正经只有她懂。

    乔治笙晚上没吃饭,宋喜给他做了一碗豪华版的疙瘩汤,她原本吃过了,打着陪他吃‘点儿’的旗号,结果吃的跟他一样多。

    吃太饱也不能马上睡觉,宋喜干脆拉着乔治笙出去遛弯儿,最近应她要求,玫瑰园周边的栅栏和墙上都挂了星星灯,一到晚上灯光亮起,玫瑰和星光争相斗艳,一眼望过去,真说不上是谁更好看。

    偌大的院子,宋喜跟乔治笙手拉手从左到右,每到一处宋喜总要说点儿什么,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玫瑰能开到几月?过阵子天冷了怎么办?”她有些担心这么漂亮的景色只能看一季。

    乔治笙说:“我叫人去挑茶花了,秋天可以种茶花,冬天移几颗梅花树过来,你有空规划一下,什么地方种什么。”

    宋喜没想到他连这些都想到了,忍着高兴,佯装淡定的问:“我要什么你给什么,不怕给我惯坏了?连我爸都说,我这人宠就可以了,不能太惯。”

    乔治笙说:“这就叫惯了?”一副‘你也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口吻。

    宋喜侧头瞧着他,挑眉道:“那什么叫惯?你给我举个例子。”

    乔治笙看着前方,面色无异,淡淡道:“目前为止,你的要求距离我能达到的极限还有非常大的距离,我也想知道我能把你惯成什么样,所以你要努力了。”

    宋喜一时间无法用语言百分百描绘此时此刻的情绪,憋了半晌才道:“以后谁再说你是乔和尚,我跟谁急!”

    没见过这么会说情话哄老婆开心的和尚,也没见过这么会做浪漫事儿让老婆高兴的和尚。

    丫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假和尚,宗旨就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两人在院子里面边溜达边聊天,看到地上掉下的玫瑰花瓣,宋喜忽然道:“你明天给我准备一把铁锹。”

    乔治笙说:“干什么,想学黛玉葬花吗?”

    宋喜当即乐出声来,“你懂我。”

    说罢,她又认真的嘀咕了一句:“其实收集一下也行,有空给你泡玫瑰茶做玫瑰点心吃。”

    乔治笙一脸正色的接道:“你在逼我让院子里寸草不生。”

    宋喜咻的侧头抬眼看向他,佯怒道:“嫌我做的东西难吃?”

    乔治笙道:“也不是特别难吃。”

    “那是多难吃?”

    “一般吧。”

    “一般好吃吗?”

    “一般难吃。”

    宋喜抬手要去戳乔治笙的肋骨,他反应很快,平日里都是直接攥她的手,今天似是心情很好,所以往旁边跑了两步,宋喜追上去,他跑的更快。

    她在后面边追边笑,“我第一次看见你跑,原来你会跑……”

    乔治笙一瞬间的迟疑,到底该跑还是该停下,他怎么就不会跑了?长这两条大长腿是当摆设的吗?

    宋喜趁他迟疑,一个健步冲上前,本来抬手都能碰到他的衣服,乔治笙忽然提速,眼看着就把她甩在身后。

    宋喜追不上,言语攻击,“你是兔子吗?”

    乔治笙说:“你连兔子都不如。”

    宋喜闻言一咬牙,边跑边道:“你别让我追上……”

    其实她也没想到追上之后能怎么样,放狠话是无可奈何时的传统。
小说推荐